2020/04/16

英国高等法院:贷款人在根据贷款协议行使自由裁量权时,不受善意行事的广泛义务约束

Morley(商业名称 Morley Estates)诉苏格兰皇家银行 [2020] EWHC 88 (Ch)

概要:

在最近Morley(商业名称 Morley Estates)诉苏格兰皇家银行 [2020] EWHC 88 (Ch) 一案中,英国高等法院对贷款人在根据贷款协议行使自由裁量权时,是否受诚信义务的约束作出了裁定。

高等法院认为,贷款协议不构成“关系”合同,因此银行根据该协议行使合同下的自由裁量权时,仅受为合法商业目的并非对借款人恶意造成困扰而行使权利的义务约束。高等法院还认为,虽然遵守监管标准关系到银行是否履行了以合理的专业能力并谨慎的为客户提供银行服务的义务,但银行是否遵守了其内部政策和程序将不会纳入考虑。

作为房地产开发商的原告同时声称,银行在贷款协议的谈判中发出了威胁,相当于恐吓和经济胁迫。高等法院认为,银行是在进行商业谈判。尽管发出了启动破产程序的威胁,但这些威胁不足以构成经济胁迫或恐吓。

事实:

本案原告某商业地产开发商( “Morley”或“原告”)要求被告银行( “银行”或“被告”)赔偿其2010年在英格兰北部的部分商业地产投资组合(“投资组合”)中蒙受的损失,该投资组合于2006年抵押给银行,以签订7500万英镑的贷款融资协议(“贷款协议”)。2009年贷款协议期满时,Morley无法全额偿还债务,以银行为受益人担保的投资组合价值大幅下降。

从2007年开始,由于投资组合价值下降,银行试图重组贷款,Morley与银行进行了多次谈判。双方之间的争议还涉及违反贷款协议条款,包括协议项下的财务承诺和支付义务。发生金融危机后,双方关系恶化。银行认为,对整个投资组合进行“预先打包”破产管理出售或许是被告的最佳选择。

2010年8月,原告和被告签订了多项协议(“协议”),据此,Morley同意向银行支付总计2050万英镑作为部分投资组合的对价,并将投资组合的剩余部分转让给银行的一家子公司(“West Register”)。   

理据: 

原告声称: 

  1. 银行违反了以合理的谨慎和专业能力提供银行服务的(在侵权和合同方面的)义务。 此外,谨慎标准应包括遵守相关监管规则,以及银行遵守其自身政策和程序,这些政策和程序规定在采取强制措施之前,优先考虑帮助陷入困境的企业脱离困境并恢复正常商业运营的业务。原告提出,如果银行没有违反这些义务,原告本不会签订协议;

  2. 银行违反了合同中规定的秉承善意且不为与寻求银行合法商业利益无关的不明目的行事的义务。  此外,原告宣称贷款协议应被视为“关系”合同,因此需要双方之间更高标准的合作、沟通和互信 ; 

  3. 银行通过使原告承受更高的利率并在2009年获得投资组合的重新估值来“迫使”原告违反财务承诺(“2009年估值”),精心策划了违反贷款协议的情形;同样,如果没有发生这些违约,原告也不会签订协议;

  4. 银行未善意出售被抵押资产,且未采取合理措施达到合理可取得的最佳价格,违反了其作为抵押权人应尽的义务,  并且向West Register预先打包出售不具备相互独立的当事双方之间的公平交易的特征;及

  5. 银行通过威胁促使原告订立协议,构成了侵权式恐吓,原告对此有权获得损害赔偿;协议是在经济胁迫下签订的,因此应被撤销,法院应判予原告损害赔偿或公平补偿,以代替协议的撤销。

对于原告提出的理据,被告银行反驳如下: 

  1. 银行否认存在违反任何义务的情形,理由是在正常商业关系过程中和与谙熟谈判技巧的交易对手的谈判中施加了合法的压力 。此外,银行的内部政策和程序与确定谨慎的标准无关。另外,即使银行违反了使用合理专业能力和谨慎的义务,这也不会导致原告订立协议;

  2. 基于双方无需合作来履行各自的义务,银行对将贷款协议归类为“关系”合同这一点提出了质疑;

  3. 银行承认被告必须是为了合法的商业目的要求行使估值的权利,而不是为了对原告恶意造成困扰。银行表示,其已为该等商业目的获得2009年估值,以确认其有权采取强制行动,从而提高其在重组讨论中的谈判地位;

  4. 如果未能达成协议,银行拥有绝对的合同权利传达任命破产管理人的意图,且该等传达因而是合法的。此外,没有比公开市场出售投资组合更合理的预期情形能够筹集到超出原告所欠的7500万英镑的资金,预先打包出售的对象将是一个单独的实体,银行不仅不会以低于实际价值的价格出售投资组合,而且此等出售还将大大节省交易成本,这也构成适当的商业目的;及

  5. 银行认为原告即使在没有发生违约的情况下也会签订协议,因为原告无法从其他渠道获得所需的资金。

判决:

驳回原告的主张

违反义务

法院没有质疑银行在向原告提供贷款服务时行使合理专业能力和谨慎的义务及其遵守监管标准的义务。但是,银行的内部政策和程序可能与所需的谨慎标准无关,也不能与制定行业专业标准的规则相提并论。 此外,贷款协议并非一份“关系”合同,而是一项“普通贷款协议”,且重组谈判符合公平和商业原则 。另外,银行在考虑讨论期间提出的各种提议时的行为没有低于所需的合理谨慎和能力标准,也没有违反银行作为贷款服务提供者的义务。

法院指出,银行要求偿还贷款的权利是契约性的,不可任意裁量。关于银行获得2009年估值和收取违约利息的合同自由裁量权,这种自由裁量权在其合法权限范围内,并且是为了与银行的商业利益相关的目的而行使的,而不是为了对原告恶意造成困扰。 

法院进一步指出,随着房地产市场的下跌和被告证券价值的恶化,期望银行无所作为是不现实的,银行的行为与其商业利益有着合理的联系,其约定重组贷款协议的企图必须放在当时金融危机背景下看待。

关于被告策划原告的违约行为以使其能够没收投资组合这一理据,银行没有任何必要策划上述违约行为,因为在获得2009年估值之前原告就已经明显违反贷款价值承诺,而2009年估值只是提供了其违约的证据。  

恐吓与经济胁迫

关于原告基于恐吓和经济胁迫的侵权行为提出的损害赔偿的理据,法院考虑了原告声称的威胁。原告陈述,被告曾威胁称,除非原告签署双方同意的交易,否则银行将任命破产管理人,并在预先打包的基础上,以低于实际价值的价格和/或未经适当的市场测试和/或出于不正当的目的,将投资组合出售给West Register。

经查明,并无证据表明存在以低于实际价值的价格或出于不正当目的出售投资组合的任何威胁。关于所指控的威胁的其余内容,法院概括称,在不存在恶意的情况下,只有当发现被告威胁要采取非法行动,  并且进行恐吓的侵权行为同样要求威胁包含采取发出威胁的个人没有合法权利做出的行动的意图时,才可以提出有效的胁迫索赔。

法院强调,如果采用传统的分析方法,银行威胁要作出的行动很可能会构成银行作为抵押权人以不合法且有缺陷的方式履行义务。考虑的因素包括:银行和West Register之间不存在真正的分离,两个实体的商业利益紧密一致,以及缺乏对市场进行适当测试后的估值。然而,法院作出结论,在本案中,银行的立场是,原告在如何进行破产管理方面没有经济利益,因为原告在投资组合中可能没有股权。在此基础上,任何违反通常规定的银行抵押权人义务的行为都不会给原告造成损失。这种不寻常的情况是由于贷款的无追索权性质(无法要求原告个人偿还债务)造成的。  

法院认为,银行威胁中存在非法行为的证据是不明确的,因为这种威胁可能是非法的,也可能不是非法的,但法院得出结论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可以被归类为“正常商业谈判压力的激烈角力”。  法院进一步裁定,被告声称原告已确认协议,其依据是原告在之后的五年多以来都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撤销这些协议,而且撤销这些协议为时太晚。出于上述等原因,恐吓和经济胁迫的理据被认定无法成立,损害赔偿的主张被驳回。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您可能感兴趣

    The UK’s Chancellor announced on 8 July 2020 a string of measures aimed at kick starting the UK economy

    09 July 2020

    The Full English is back with its half-year bulletin on key corporate and commercial themes from the UK Courts in the first half of 2020

    08 July 2020

    A break from the usual corporate and commercial case review for the Full English team as we tuck into a data protection case

    08 July 2020

    Houldsworth Village Management Co Ltd v Barton [2019] EWHC 3590 (Ch)

    08 July 2020

    与您的行业相关的服务。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增强您的体验并帮助我们改善网站。请参阅我们的隐私政策以获取更多信息。如果您继续浏览网站而不更改设置,我们将假设您愿意收到这些Cookie。您可以随时更改Cookie设置

    有关我们使用哪些类型Cookie的更多信息,请参阅我们的Cookie使用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