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12

重订布鲁塞尔1号法规:你需要知道的一些事

有关管辖权和判决执行的新规定现已在欧盟全境适用

布鲁塞尔1号法规[1] 对欧盟诉讼律师的重要性已经是众所周知。它的规则既规定了欧盟法院在民商事争议方面的管辖权,又规定了判决在其他欧盟成员国获得承认和执行的条件。布鲁塞尔1号法规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欧盟司法区,在其中防止平行法院程序,并使得司法判决的流通更加容易。

经欧盟委员会广泛咨询,欧盟议会和理事会已通过新的布鲁塞尔1号法规:重订法规[2],从而进一步改善和简化欧盟内部的跨境诉讼。

重订法规将适用于法院程序,后者是它的一个重要适用领域。重订法规自2015年1月10日起在所有欧盟成员国适用,包括丹麦和英国。

布鲁塞尔1号法规(第2条)对管辖权做出如下一般规定:针对欧盟被告的诉讼应在被告住所地法院提起。重订法规(新法第4条)保留了这一规定。其他管辖权依据(第5条)也保持不变(新法第7条)。最重要的变化涉及管辖权协议、未决诉讼规则和平行诉讼、与仲裁有关的法院行动,以及判决的执行。

重订法规的重要变化

新的管辖权规定删除了某些案件中的欧盟住所地被告的条件

一般而言,如果并且只有在被告的住所地位于欧盟时,布鲁塞尔1号法规才适用,并作为成员国法庭管辖权的依据。如果被告住所地不在欧盟,该法规仅在“专属管辖”情形才能适用。根据布鲁塞尔1号法规第22条,这些情形包括不动产争议、法人所做决定的效力以及知识产权的登记。

今后,更多涉及住所地不在欧盟的被告的争议将适用布鲁塞尔法规的管辖权规定。除上述“专属管辖”情形外,在下列情况下,重订法规也取消了被告住所地位于欧盟这一条件:(i)根据新法第17条和20条的定义,被告依据消费者合同或雇用合同不属于消费者或者是雇主;以及(ii)双方签署一份管辖权协议,约定争议由欧盟成员国法庭管辖。

新的规定强化了管辖权协议

在平行诉讼情形,布鲁塞尔1号法规规定首先收到争议的法庭享有管辖权,不论双方是否曾达成专属管辖协议,约定由其他欧盟法庭管辖。这一优先管辖规则导致一种令人无法满意的情形,即争议双方可以自己选择提起诉讼的法庭,不顾双方此前的合同约定。这导致一些成本高昂的管辖权问题和法律程序的过度延误。这一拖延策略通常被称为“鱼雷诉讼”。

鱼雷诉讼的终结?

管辖权协议独立于主合同适用。

重订法规也规定,管辖权协议独立于合同的其他条款,并可以分割。这一新规定使得管辖权协议在基础合同无效时仍然有效。此外,根据重订法规,决定管辖权协议效力的法律是该协议选定的法庭所适用的法律,而不是基础合同适用的法律。

住所地不在欧盟的当事人签署的管辖权协议也受保护。

重订法规第25条删除了要求管辖权协议的一名或数名当事人的住所地位于欧盟这一条件。因此,所有指定争议由欧盟成员国法庭管辖的管辖权协议现在均适用重订法规的规定,并受到防范“鱼雷诉讼”规定的保护,即便该协议的签署方不是欧盟当事人。

有关欧盟以外法庭审理的未决平行诉讼的新规定

根据布鲁塞尔1号法规,如果成员国法庭享有管辖权(例如,被告住所地位于该成员国),则它必须行使该管辖权,即便欧盟以外的法庭已经受理争议或被认为更适合管辖该争议。

重订法规通过引入第33条和34条两条新规定,尝试部分解决这一问题。这两条规定授予成员国法庭在某些情形下,在第三国法庭审决之前暂停审理的权力。这些情形包括:(i)诉因或诉讼当事人相同;或(ii)关联诉讼。

这些规定将普通法上的“不方便审理法院”规则引入了布鲁塞尔法规体系当中。它们使得根据布鲁塞尔规定有管辖权的法院在某些情形下能够暂停审理,并认定第三国法庭更适合审理争议。

这些规定还强化了双方约定由非欧盟法院管辖的管辖权条款。然而,非欧盟法院应当首先受理争议这一要求则没有意义。这会导致如下风险,即当事人努力向根据重订法规享有管辖权的欧盟法院提交诉讼,从而希望打破原有的非欧盟法院管辖的协议,或者只是为了拖延诉讼。2005年海牙《选择法院协议公约》生效后能够减少这一风险,但目前只有美国、欧盟和墨西哥签署。

排除仲裁的新解释

1968年布鲁塞尔公约和此后的布鲁塞尔1号法规一直明确规定将“仲裁”排除在其适用范围之外。这一简单排除的做法导致了一些复杂的法律问题以及欧盟法院的一些令人困惑的判决。

在表面简单的“仲裁”一词后面隐藏着大量与仲裁有关的法院诉讼,如(i)有关仲裁协议效力或范围的诉讼;(ii)附属于仲裁的诉讼,包括仲裁庭指定和对仲裁员异议的诉讼;(iii)有关仲裁裁决执行或废止的诉讼;以及(iv)对承认诉讼协议效力的法院判决的执行的诉讼。

重订法规前言部分第12条确认,这些与仲裁有关的诉讼均排除在布鲁塞尔法规管辖和执行体制之外。

West Tankers一案的判决是否被推翻?

重订法规至少部分上推翻了欧盟法院在C-185/07 Allianz v West Tankers案中的判决。在这个案件中,欧盟法院判定,在欧盟境内的平行仲裁或诉讼情形,成员国法院,包括仲裁地法院,应当暂停程序,直至首先受理争议的法院做出判决。重订法规明确规定,成员国法院在这种情况下不再受布鲁塞尔规定的约束。就任何有关仲裁协议的争议,它们现在可以自由适用国内法律,包括1958年《纽约公约》,并可以命令双方启动仲裁,尽管在其他欧盟成员国法院诉讼尚未审结。

值得注意的是,重订法规没有改变现有的诉讼禁令规定。如果这些禁令涉及其他成员国法院的程序,则该等禁令在欧盟不适用,即便是在一些禁令支持仲裁协议的案件当中。欧盟法院一再认定,“欧盟内部”诉讼禁令违反了法院之间相互信任的原则,而这一原则是布鲁塞尔体系的重要基础原则。

商事主体应当注意,存在保护英国仲裁协议可执行效力的诉讼禁令的替代救济。在West Tankers案中,仲裁申请人成功获得一项判决赔偿违反仲裁协议损害的裁决。这一裁决被英国法院执行,同时英国法院还认定这一损害赔偿裁决不违反欧盟法律。

承认和执行判决的新规定:认可程序的废除

重订法规最重要的进步之一是认可程序的废除。根据新法第36条和39条,当事人要求欧盟法院承认或执行外国欧盟判决的,无需再取得执行法院的“执行公告”。承认和执行程序简化为提交:

a. 满足证明其真实性条件的判决副本;

b. 根据新法第53条出具的证明;以及

c. 相关成员国主管司法机关要求的上述文件的翻译件。

这些新规定能够极大地节省当事人的时间和成本,有利于判决在欧盟内部的流通。但是,短期内似乎无法看到改善。布鲁塞尔1号法规已经被废止,但它对2015年1月10日之前提起的法律程序仍然适用,因此,大量的司法判决仍然适用认证要求。而且,许多成员国法院累积的诉讼将使得重订法规的效果在中长期内才能得以显现。

更多信息请联系专业律师Juliette Huard-Bourgois

[1] 2000年12月22日(EC) 44/2001号欧盟理事会《关于民商事问题管辖以及判决的承认和执行的法规》

[2] 2012年12月12日1215/2012号欧盟法规

主要联系人

“一带一路”文章系列

我们带领您一起探索“一带一路”倡议带来的机遇,为您提供全面的专业服务。

南半球投资:全球房地产投资者指南

对于考虑澳大利亚房地产投资的人士,“南半球投资”可帮助他们快速了解可能遇到的法律、税务及结构问题。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与您的行业相关的服务。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增强您的体验并帮助我们改善网站。请参阅我们的隐私政策以获取更多信息。如果您继续浏览网站而不更改设置,我们将假设您愿意收到这些Cookie。您可以随时更改Cookie设置

    有关我们使用哪些类型Cookie的更多信息,请参阅我们的Cookie使用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