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27

亚洲私募基金市场接下来会怎样?

作者:John Sullivan (合伙人,新加坡),李帼孙(资深律师,香港)与蔡宗明(实习生,香港)

如近期数据显示,在两年的低迷之后,亚太私募股权(PE)领域在2014年展现了有史以来的最佳表现,交易金额与退出活动均飙升至新纪录,分别为810亿美元与1110亿美元(贝恩公司《2015年亚太私募股权报告》)。

仔细观察亚洲私募股权市场,在融资、交易与退出方面全方位地展现出令人鼓舞的迹象。提升的活动水平也已经在市场引发了有趣的趋势,许多普通合伙人(GP)采用新的策略与方法,力图在日益拥挤的市场里从同行中脱颖而出。

这些进展与前些年的挑战形成鲜明对比,在2011年前的高期望之后,分析人员将亚洲私募股权市场描述为“被现实打击”。然而,有待观察这些活动水平是否将延续至2015年及未来。

更宽泛地说,亚洲的私募基金市场(包括其他另类资产类别,例如房地产与基础设施)正处在一个有趣的关头,宏观经济与人口因素意味着长远而言对亚洲投资的需求增多。随着亚洲日益成为资本来源地及投资目的地,我们还看到亚洲有限合伙人(LP)的出现。

私募股权融资与交易

与2013年相比,2014年对私募股权融资更有利,聚焦亚洲的普通合伙人融资359亿美元,令人印象深刻,较上年增长18%。 鉴于所有未使用资本,融资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放慢进展。而且由于交易竞争激烈,也存在对资产价格上涨及廉价债务融资的通货膨胀影响的担忧。

在交易方面,2014年也是强劲的一年。贝恩公司指出,交易金额与退出活动突破了历史记录(虽然国家之间存在差异)。与此同时,仍有大量现金。贝恩公司估计,亚洲的普通合伙人在2014年末持有超过1320亿美元的未使用资本。

虽然有人认为市场如今人满为患,但是由于有限合伙人倾向于知名品牌,亚洲的许多小型基金继续在募集资金方面挣扎。

这一结果是由众多区域性重量级机构的交割支撑起来的,如CVC Capital Partners、TPG Capital及凯雷集团分别对超过35亿美元、33亿美元及39亿美元的亚洲导向型基金进行了交割。

受欢迎的私募股权投资策略

在传统上,该区域的普通合伙人关注的是向需要资本注入以扩张或重组的相对成熟的公司提供成长资本。虽然成长资本基金将继续作为受欢迎的基金类型,但是,对于在其旗下公司取得更大控制权益的并购资金的兴趣似乎在不断增加,这是由于有限合伙人在见识到后期好坏参半的结果后,对少数股权愈发谨慎。

贝恩资本对国美电器的投资为成长资本投资如何会失败提供了著名的示例。在2009年,这家美国私募股权公司在电器零售商中购买了少数股权,但是由于公司竭力保持盈利,该收购引发了旷日持久的公司治理大战。贝恩资本在2015年1月将其剩余股权就其交易前股价打折出售。

其他替代资产类别——房地产与基础设施

更广义上的私募基金市场包括其他替代资产类别,例如房地产与基础设施。我们已经看到,近年来对能源基础设施基金的兴趣增加,而且预期受基本投资需求驱动,在一段时间后会出现进一步专业化的基金类别,例如采矿与资源基金、农业/农业综合企业及木材基金。

虽然“房地产”市场与私募股权有某些共同特征,但是存在一些差异。某些相关房地产投资的长期性正在对普通合伙人产生影响,使其设立更具开放式或更长期的基金,而非史上曾盛行于亚洲的传统定期私募股权基金。鉴于现有私募股权类型基金到期,但投资者希望基金继续进行,基金基础设施方面也出于相同的原因而有增长,

此外,特别是在基础设施方面,近年来有倾向于大型全球基金的趋势,以在全球关键投资市场实现规模与组合多样化。

我们预测,因受相关领域内现有投资者需求的驱动,该趋势会持续。

机构与主权财富基金投资者的重要性

大型投资者,特别是机构养老金计划、保险公司与主权财富基金以及发展金融机构(“DFI”),继续在市场的发展中担任重要角色。我们在下文提及可感受到其影响的众多领域。

更普遍而言,我们正在看到亚洲投资者的关键群体做出更大的境外投资,以期增加其组合的多样性(由于监管变化或其他原因)。例如,中国的保险公司开始作为一种力量出现,特别是在目前的房地产与基础设施方面。同样地,近年来,寻求境外发展的日本与韩国投资者再次涌现。

共同投资与灵活安排

在过去几年,有限合伙人与普通合伙人之间的关系也出现了有趣的进展。例如,在全亚洲进行的共同投资的数量增加。大型投资者,特别是机构养老金计划与主权财富基金发现,在自身投资基金之外,共同投资是很有吸引力的提议。

除了在共同交易中管理费用预期较低以外,共同投资使普通合伙人获得急需的资本,并允许他们与投资者建立融洽的关系,这是为未来基金巩固其有限合伙人基础的必要步骤。作为回应,普通合伙人始终在开拓创新性的方法以获得支持,采用另类投资结构以吸引正在寻找更灵活或更贴切的安排的有限合伙人,并希望在投资中担任更积极的角色。

这一趋势很可能因作为重要投资者的亚洲有限合伙人的稳步涌现而延续,其中既有知名参与者又有新参与者,如中国的保险公司。某些新参与者希望涉足直接投资,且这正是可如此行事的完美方式。

许多知名的大型投资者已经在内地发展了重要的“直接”投资能力,这在其寻求直接投资的同时,既增强了这一趋势,又加剧了相关投资的竞争。在房地产与基础设施领域,经常设立俱乐部、合资公司及财团与传统基金联合或竞争,为投资竞标。

在岸基金

随着亚洲竞争加剧,亚洲私募基金的另一个积极趋势是,已有更多基金在岸设立,这与诸如开曼群岛的传统离岸中心相反。这种趋势很可能因监管者与投资者就公司治理及税务事项对离岸司法辖区的审查越来越多而延续。

新加坡和香港是具有吸引力的基金设立备选地。新加坡与其他国家有超过70项的经济与税务协定,并推行对基金与管理人有吸引力的税收激励,如《新加坡居民企业基金计划》。香港将在2015年推行类似的税收激励。

许多普通合伙人正在愈发盼望吸引希望对在岸——与离岸相反——实体投资的有限合伙人(例如发展金融机构及其他受到高度监管的投资者)。通常来说,这些有限合伙人倾向于避免与离岸投资产生联系;尽管这些离岸司法辖区的名声在某些程度上与事实不符,鉴于他们大部分是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白名单”上。

意识增强

虽然易于营销,但是在以前,环境、社会与治理(“ESG”)政策对某些亚洲的普通合伙人而言经常是空头支票,这是因为其关注的是将收益最大化及实施的实际困难,特别是考虑文化差异与地方习俗。

在亚洲投资的有限合伙人如今更加重视ESG问题。更加精明的有限合伙人正在迫使普通合伙人遵守全部ESG原则并负责地投资,否则将面临丧失关系并最终失去其承诺的情况。

虽然小型公司因其资源有限而在将ESG置于优先地位方面发展缓慢,但是我们在大型普通合伙人中正在看到一种转变,他们正在发展ESG项目或强化现有项目。ESG正在变成一个当务之急,不只在亚洲,而是在全球私募股权市场。

随着更多的基金经理从公司治理与投资者可接受性的角度认识到ESG的好处,我们预测会看到更多这样的情况。将ESG纳入现有实践无疑将很困难,但是对于亚洲的普通合伙人而言,为在更具选择性的投资者中与其同行保持竞争,可能很有必要。

全球监管加强

增强的ESG意识与全球金融服务及税务监管的大趋势相一致。进展已对全球及亚洲市场产生了重要且持续的影响,例如《另类投资基金管理人指令》与《外国账户税收合规法案》(FATCA)以及多德•弗兰克/沃克尔改革。你可以在下文中阅览有关该等方面的更多内容:筹集您的下一支基金:日益高涨的全球监管变革浪潮

前行之路

尽管2014年数字高飞猛涨,可市场评论员警告称,由于竞争及估价继续增加,对融资与交易而言,2015年可能是更加严峻的一年。亚洲将继续吸引大多数的全球资本流入新兴市场,并且其私募基金市场已有改善。但是,融资与交易仍竞争激烈。随着投资者对其进行更加密切的审查以证明其有能力在高风险、高收益的亚洲私募股权市场繁荣发展,亚洲的普通合伙人将需要调整。普通合伙人还需对将不可避免地影响融资与交易格局的种种监管变化保持警惕。长期而言,我们欢迎亚洲有限合伙人的不断涌现,这反映出亚洲作为资本来源地及投资目的地的崛起。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Google+
    您可能感兴趣

    本文从全新的角度考察了亚洲液化天然气市场变化对长期合同价格谈判中的影响,以及对建立亚洲液化天然气交易中心可能发挥的作用。

    2015/05/27

    本文概述2015年目录较以往目录的变化,并展望目录在未来中国外商投资规管方面的发展前景。

    2015/05/27

    全球监管改革浪潮对基金、资金募集和投资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2015/05/27

    中国 “一带一路”的重要经济政策为新加坡增强其国际地位提供了独特机遇。

    2015/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