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15

英国脱欧与仲裁:虽动未乱

本文由Dorothy Murray(合伙人)、Craig Pollack(合伙人)、Juliette Huard-Bourgois(专业支持律师)和Stuart Bruce(律师)撰写。

6月,英国全民投票以51.9%的支持率决定脱离欧洲联盟(“欧盟”)。这一决定将使英国的法律、政治和经济在国内、地区和国际层面都步入新的轨道。英国与欧盟关于未来关系的谈判或将持续数月甚至数年。在此过渡时期,不少事项仍有待确定。

虽然英国脱欧产生了法律不确定事项,国际仲裁受影响相对较小。

英国国际仲裁不受直接影响

仲裁领域,无论国内仲裁还是国际仲裁,从未受到欧盟层面的监管或协调。自1968年订立起,《关于民商事案件管辖权和判决执行的布鲁塞尔公约》就未将仲裁纳入其适用范围。

因此,脱欧不会直接影响英国仲裁法律和程序(包括《1996年英国仲裁法》)。指定英国为仲裁地的仲裁协议,以及在英国作出的仲裁裁决,无论在英国、欧盟成员国或其他国家的法庭仍可按一贯的方式执行。即便在欧盟境内,这些事项现在和将来都受《关于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纽约公约》(“《纽约公约》”)管辖。

商业仲裁可能面临的附带影响

尽管欧盟法规不直接适用于国际仲裁,但欧洲联盟法院(“欧盟法院”)通过判例法发展出一些原则,影响欧盟国家的国际仲裁实践。其中最重要的有:

  1. 禁止欧盟成员国法院针对在其他欧盟成员国法院展开但尚未完结的法律程序下达禁诉令,即便启动该等法律程序违反了仲裁协议(Allianz SpA等诉West Tankers Inc案,案件编号C-185/07);及
  2. 欧盟成员国法院有义务搁置或拒绝执行有悖于特定欧盟法律强制性规范(如《欧洲联盟运作条约》规定的反垄断规则)的仲裁裁决(EcoSwiss诉Benetton案,案件编号:C-126/97)。

脱欧最终生效之时,英国法院将不再受欧盟法院案例法的约束,因此:

  1. 届时将可以请求英国法院下达禁诉令,阻止在欧盟成员国内进行的不当法院程序;及
  2. 与瑞士法院相同,英国将没有义务驳回与欧盟法律相悖的仲裁裁决。在《纽约公约》第5条意义下,欧盟公共政策将不再构成英国公共政策。

对于一些市场参与者和仲裁当事方来说,前述可能的附带影响,加上面对脱欧,英国仲裁在法律方面的长期确定性,均表明伦敦将保持国际仲裁领先仲裁地的地位,甚至更加巩固。

投资者-国家仲裁趋势将转变

投资者-国家仲裁领域可能会因脱欧受到较大影响。脱离欧盟意味着英国终将脱离欧盟共同贸易和投资政策,这对涉及欧盟成员国或欧盟投资者的投资者-国家仲裁法律框架的影响十分可观。

自2009年《里斯本条约》生效以来,欧盟大刀阔斧地改革了贸易和投资政策,且取得了与非欧盟国家谈判未来自由贸易和投资协议的专属职权。其权力增大直接导致以下两个结果:

  1. 欧盟两个成员国间的双边投资协定(例如英国与罗马尼亚间的双边投资协定)在欧盟法律下不再合法,并逐渐废除。这一趋势所导致的一个直接结果是,欧盟内部投资者与国家间的争议将不适用投资者-国家仲裁;及
  2. 欧盟已与包括新加坡、越南、加拿大(《全面经济与贸易协定》)和美国(《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在内的第三国就自由贸易和投资协议进行了磋商,这样一来,这些国家和单个欧盟成员国此前存在的双边投资协定(例如英国与越南间的双边投资协定)在前述新协议批准并生效后将被废除。

脱欧定将在英国改变这一趋势:

  1. 英国签署的欧盟内部双边投资协定将变为与欧盟以外国家签署的双边投资协定,即在欧盟法律下将合法。在英国与欧盟达成全面的双边投资协定(如有)之前,这些双边投资协定将继续存续,在欧盟的英国投资者和在英国的欧盟投资者仍可继续进行投资者-国家仲裁,因此提高短期内的法律确定性;且
  2. 欧盟与第三国就自由贸易和投资协议进行的谈判将不再包含英国,包括与新加坡、越南、加拿大和美国进行的谈判。因此:(i) 英国与这些国家此前存在的双边投资协定(如英国与越南间的双边投资协定)将存续,且 (ii) 如果没有现成协议,英国需要自行与这些国家开展谈判达成协议(与加拿大和美国均为这种情况)。

此前存在的“混合型”投资协定,例如,欧盟整体和其成员国均作为当事方的协议,预计不会因英国脱欧受到重大影响,因为英国自身仍为协议当事方。《能源宪章条约》就属于这种情况。

投资者-国家仲裁的支持者会欢迎英国脱欧之后的进展。脱欧将有效防止英国卷入欧盟在新投资协议中策划的法律变革,即用机构投资法院取代投资者-国家仲裁。

如此说来,英国脱欧使其签署的双边投资协定得以存续,同时保留了投资者-国家诉讼这一救济方式,这将很好地推动英国对外投资和外国对英投资的增长。因此,英国可能会成为受欢迎的投资目的地,投资者可以通过在英国投资建立其国际投资体系。

但是,也有人担忧,脱欧可能使不希望英国脱欧的外国投资者针对英国提起一系列索赔。选择英国作为进入欧盟通路的外国公司可能认为英国脱欧违背了他们的合理预期。

不管最终的结果如何,英国投资法律活动多半会维持乐观态势。

《跨境》国际仲裁2018 如何持续适应全球的挑战和机遇

《跨境》是关于世界各地国际仲裁进展的评论性期刊。在本期中,我们将探究国际仲裁是如何适应以及将如何持续适应全球的挑战和机遇。

金杜“一带一路”国际合作与促进中心

作为一家根植中国的全球性律师事务所,金杜于2019年3月成立了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与促进中心(KWM Belt & Road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nd Facilitation,简称BRCICF)中心。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您可能感兴趣

    本文旨在简要介绍《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及其对核心大湾区城市的愿景。

    2019/02/25

    《2017-2018年度亚太地区国际投资仲裁争议解决及透明化报告》于近期发布,充分体现了国际投资仲裁中的透明化趋势。

    2018/04/12

    亚太地区跨境商业和投资活动的增长,特别是中国经济的蓬勃发展,导致亚太地区跨境争议案件的增加。

    2018/04/12

    日本政府近期宣布计划在东京建立一个新的专门的争议解决中心。

    2018/04/12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增强您的体验并帮助我们改善网站。请参阅我们的隐私政策以获取更多信息。如果您继续浏览网站而不更改设置,我们将假设您愿意收到这些Cookie。您可以随时更改Cookie设置

    有关我们使用哪些类型Cookie的更多信息,请参阅我们的Cookie使用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