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10

变化中的中东投资保护政策

中东和北非地区(中东和北非)的外国投资者越来越熟悉他们在国际投资协议(“国际投资协议”)项下可获得的保护,从而减轻受当前地区不稳定的影响。一些国家(尤其是埃及)经常在国际仲裁的过程中面临外国投资者提起的诉讼。本地投资者日益意识到他们的投资也可能在其区域内受到保护,这从他们越来越依赖至今依然模糊的地区多边投资条约可以看出。

中东和北非地区需要外国直接投资。石油价格处于历史低位,即使是中东和北非地区较为富裕的国家,如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也承受着缩减开支的压力。同时,由于该地区的持续性危机,尤其是叙利亚、也门和伊拉克持续不断的战争和动荡,该地区连续六年外国投资不断下降[1]。即使是相对稳定的海湾合作委员会(GCC)[2],也未能恢复到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的外国直接投资水平。针对这种危机,中东和北非国家决心吸引亟需的大量投资,尤其是发展必要的基础设施,以满足不断增长的年轻人口的需求,包括住宅及商业物业的开发、交通、电力、水利和农业。

如同世界上其他地区的国家一样,中东和北非国家订立了双边和多边国际投资协议,以鼓励来自其他缔约国的投资者进行长期的外国直接投资。国际投资协议通常向外国投资者提供保护,防范长期投资风险,包括在政治和社会不稳定的环境下妨碍投资的特定事件。国际投资协议几乎无一例外地提供防范东道国非法征用投资的保护,也可能提供有保障的国家与投资之间的待遇标准,例如“公平和平等待遇”及“充分保护和安全”的权利,“最惠国”待遇的投资者权利,以及国家将遵守其承诺的保证(所谓的“保护伞条款”)。

重要的是,多数当代的国际投资协议授予投资者直接权利,以通过诉诸国际仲裁的方式针对国家提起索赔。仲裁可能有不同的形式。2015年12月,伊拉克批准《解决国家与他国国民间投资争端公约》(ICSID公约),成为该地区的最新成员国,使伊朗和利比亚成为仅剩的非成员国。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ICSID)与世界银行相连接,设有专门解决投资争议的仲裁机构。尽管利比亚不是ICSID成员,它目前仍然是ICSID附加便利仲裁的缔约方,在双方一致同意的情况下,非成员国也可以获得这一ICSID附加便利仲裁。地区国际投资协议也通常包含诉诸其他仲裁形式(尤其是UNCITRAL规则项下的特设法庭)的规定。

值得注意的国际投资协议细节

中东和北非国家是很多国际投资协议的缔约方,这些国际投资协议多数为双边投资条约(双边投资条约)。很难辨别出这些双边投资条约任何独特的区域特征,因为它们几乎无一例外地以主要资本出口国(如美国、中国及欧盟的单个会员国)的双边投资条约范本为基础。

但是,一些特别的地区条约代表中东和北非投资者规定了类似权利。伊斯兰合作组织(“伊斯兰合作组织”,前身是伊斯兰会议组织),一个由57个穆斯林人口占多数的国家组成的国际组织,已签署了这样的一个条约。1981年订立的这一条约被称为《促进、保护及保障投资协议》(“伊斯兰合作组织投资协议”)。伊斯兰合作组织投资协议适用于广泛定义的成员国的国民(包括在该等国家注册的公司)在其他成员国进行的投资。它规定的保护措施包括免遭征用,以及在因国际敌对行动、内乱或其他暴力行为导致物理资产受到损害时进行赔偿。它也包含“最惠国”条款,这一条款可以被理解为使投资者能够依赖东道国订立的其他国际投资协议中的实质性规定。伊斯兰合作组织投资协议可能对利比亚和伊朗投资者来说尤其具有吸引力。

伊斯兰合作组织投资协议有趣的一点是,它基本上被学术界以外的人们遗忘了(不仅仅是因为伊斯兰合作组织本身未向投资者宣称它的存在)[3]。伊斯兰合作组织设想成立一个专门针对投资争议的争议解决机构,但是,尽管在三十多年前已生效,仍然尚未成立这样一个机构。伊斯兰合作组织的默认立场是,在争议机构成立之前,缔约方应将争议提交仲裁。这一立场在首个已知的伊斯兰合作组织项下的案件Hesham Al Warraq v Indonesia (2014)案中确立。在该案件中,原告成功说服法庭,投资者应被授予提起仲裁的权利,而无需获得当事国的进一步同意。伊斯兰合作组织投资协议未规定任何仲裁机构,因此,在缔约方之间未作进一步同意的情况下,应以临时方式举行程序。

1981年,阿拉伯联盟签署了被称为《关于阿拉伯资本在阿拉伯国家的投资的统一协定》(《阿拉伯投资统一协定》)的另一个多边投资条约,这一条约获得除阿尔及利亚和科摩罗之外的其他所有阿拉伯联盟成员国的批准[4]。其宗旨在于促进阿拉伯联盟的经济一体化及投资。它规定来自成员国的投资者享有转让资本的自由,在未获赔偿的情况下免遭非法征用的保护,不歧视原则以及国家违反的赔偿承诺。不同于伊斯兰合作组织,《阿拉伯投资统一协定》规定成立一家坐落于开罗、由五名法官组成的专门的阿拉伯投资法院。该法院至少审理了一起案件(由一名沙特投资者针对突尼斯提起)[5],据报道,还有六起案件尚未了结[6]

如上文所概述的现有的双边投资条约网络以及更多的多边国际投资协议的投资者谅解,本地投资者日益了解了系统安排投资所带来的好处,以便从可获得的投资保护中获益。来自地区之外的投资者在根据传统的双边投资条约针对中东和北非国家执行其权利的过程中开辟了一条康庄大道。在未来的十年中,中东和北非投资者很可能将与其一同使用这一地区的多边国际投资协议。


欢迎阅读本期《跨境》:保障国际投资


[1]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2015年度世界报告,第56页起。

[2] 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  UNCTAD 2015 World Report, pp 56 et seq.

[3] Walid Ben Hamida,“惊人发现:伊斯兰会议组织协议项下提供的与投资有关的仲裁”,《国际仲裁杂志》;克鲁维尔国际法律出版公司2013年;6期30卷。

[4] 英文翻译见如下公开域名: www.investmentpolicyhub.unctad.org.

[5] Tanmiah v Tunisia (2003).

[6] M.N. Al Rashid & L. Carpentieri,“伊斯兰和中东区域投资条约的复兴:未来发展的新方向?”,TDM 2 (2015): www.transnational-dispute-management.com/article.asp?key=2195

《跨境》国际仲裁2018 如何持续适应全球的挑战和机遇

《跨境》是关于世界各地国际仲裁进展的评论性期刊。在本期中,我们将探究国际仲裁是如何适应以及将如何持续适应全球的挑战和机遇。

金杜“一带一路”国际合作与促进中心

作为一家根植中国的全球性律师事务所,金杜于2019年3月成立了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与促进中心(KWM Belt & Road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nd Facilitation,简称BRCICF)中心。

下载《跨境》

本期《跨境》提供英文版PDF文件,请注册下载。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您可能感兴趣

    本文旨在简要介绍《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及其对核心大湾区城市的愿景。

    2019/02/25

    《2017-2018年度亚太地区国际投资仲裁争议解决及透明化报告》于近期发布,充分体现了国际投资仲裁中的透明化趋势。

    2018/04/12

    亚太地区跨境商业和投资活动的增长,特别是中国经济的蓬勃发展,导致亚太地区跨境争议案件的增加。

    2018/04/12

    日本政府近期宣布计划在东京建立一个新的专门的争议解决中心。

    2018/04/12

    与您的行业相关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