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30

《另类投资基金管理人指令》的“第三国通行权”

尚存争议的《另类投资基金管理人指令》(AIFMD)对在欧盟境内经营的私募股权基金和对冲基金管理人进行监管,并向经充分授权且符合AIFMD严格规定的管理人授予 “通行权”,使其可以在欧盟28个成员国管理和向专业投资人销售基金。获得“通行权”并不意味着  通行无阻,例如,很多国家要求,使用通行权在该国境内销售基金前,管理人须首先注册并支付费用。但是,对于希望获得欧盟各成员国投资人资金的管理人,通行权无疑使募资更容易。

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在于,对于那些受欧盟以外的法规监管,或尽管在欧盟境内经营,但由于规模过小而未纳入AIFMD监管范围,因而无须遵守AIFMD的管理人,应该适用何种规则?目前答案是,积极募资的管理人须遵守基金销售地所在国的国内规定(除非管理人在欧盟境内管理基金,并且根据《欧盟风险投资基金》(EuVECA)有资格取得风险投资通行权,或自愿选择全面遵守AIFMD)。

遵循各国的国内私募配售规则(NPPR)并非易事,一些国家的合规成本相对较低,而另一些国家的合规条件可望而不可及,但是从很多基金的实际经验来看,遵循NPPR是可行的。尽管如此,至少对于在欧盟境外管理的基金,逐一适用各个国家的规则可能只是权宜之计。AIFMD拟创设“第三国通行权”,向选择全面遵守AIFMD并且服从欧盟某一监管主体管辖的非欧盟管理人授予进入资格。引入这一通行权的计划已经延期,但是如果没有政治因素阻碍,一些国家(包括海峡群岛、瑞士,可能还包括美国)的管理人有望不久后获得通行权。

继泛欧监管机构欧洲证券及市场管理局今年年初发表肯定意见(见7月相关报道)后,根据AIFMD条款的要求,欧盟委员会目前须起草一份“授权法案”(实质为次级法规)以使通行权生效,通行权的主要特征已由2011年《指令》确立。但是,实际过程并非听上去那么简单。

首先,《指令》中关于第三国通行权的很多规定较为复杂,甚至可能是不可行的。例如,管理人可能无法选择受欧盟哪一监管主体的监管,监管主体通常由包括管理人的基金销售策略在内的多种因素决定,这也就导致了不确定性和非正常情况。另外,管理人在欧盟境内须以何种形式存在尚不明确,但是显然在当地需有一名代表负责与有关欧盟监管者联络沟通。

其次,新通行权与NPPR之间的关系很不明朗,或不令人满意。AIFMD预计实行通行权三年后,在整个欧盟境内取消NPPR,但能否实现尚未可知。而且,即使得以实现,是针对所有国家取消NPPR,还是仅对已取得通行权利益的国家取消NPPR尚无定论。无论何种情况,总会有一些国家在欧盟规则允许下提前取消NPPR,或加大NPPR下的合规难度,法国已经这样做了。德国作为最主要代表已宣布实行通行权后便取消其NPPR,但是至少现在看来,取消仅面向已获得通行权的国家的管理人。这意味着,有资格获得通行权的第三国的管理人(这些管理人此前本可适用NPPR,尽管须遵守德国具体的要求),除非选择全面遵守《指令》且在全面遵守之前,想要获得德国投资者的资金将会更加困难。

最后是政治因素。欧盟委员会的授权法案需经由成员国组成的欧盟理事会以及欧洲议会批准。使欧盟的机构投资者有机会购买在欧盟外管理的另类基金,这绝对是十分必要的。但是,英国脱欧后,一大风险在于欧盟可能偏重内部并采取更偏向贸易保护的立场,特别是欧盟正在考虑将来给予英国何种准入。非常希望欧盟能抵住诱惑,以一贯而冷静理智的方式为世界其他地区合理监管的基金营造公平竞争的环境。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Google+
    您可能感兴趣

    该文章是“私募点评:聚焦亚洲”系列的开篇,主要正对新颁布的《决定》和《暂行办法》将对国际基金在华投资现状进行分析。

    2016/09/28

    附带权益,即奖励给成功的基金经理的利润分成,其征税方式已成为私募和风投行业长久以来热议的话题。

    2016/07/22

    退欧对英国内外在诸多层面都将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英国退欧会对法律和监管环境产生哪些影响,还有大量事项需要讨论和商榷。

    2016/06/24

    责任投资原则(PRI)——一项由投资者与联合国合作发起的倡议——最近发布了《有限合伙人责任投资尽职调查问卷》(尽调问卷),以帮助投资者并鼓励更为标准化的尽职调查。

    2016/01/22

    我们为您提供全面的法律服务

    与您的行业相关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