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13

欧洲无固定地点工作者及工作时间指令:企业需要更高成本?

欧洲法院的最近一份意见,可能预示着雇佣无固定地点工作者的欧洲企业将增加成本。

这份意见是由欧洲法院的总检察长在一宗有关西班牙安全技术人员的案件(Federación de Servicios Privados del sindicato Comisiones Obreras诉Tyco Integrated Security SL)中披露的。涉案技术员没有固定的工作地点,他们的雇主每天都指令他们到各种各样的客户场所去工作。他们起诉认为,他们每天从家里到第一个客户场所所花费的时间,以及从最后一个客户场所下班回家所花费的时间,按照《工作时间指令》和西班牙相关实施条例的规定,都属于工作时间。而他们的雇主则认为其工作时间开始于到达第一家客户之时,结束于离开最后一家客户之时,但不包括去往第一家客户和从最后一家客户回家所花费的在途时间。

总检察长认为,基于很多原因,这种在途时间都应被视为工作时间。就流动工人而言,上下班是其整体职责的一部分。技术员在其上下班途中处于其雇主的支配之下;例如,在一天工作结束时,他们可能被要求访问额外的客户。与工作地点固定的员工不同的是,他们并不能够限定或控制其在途时间,例如通过选择住在距离工作地点更近的地方,因为其雇主随时决定其每天的行程安排。《工作时间指令》的基本目的是保护工人工作之余的休息需要。在这些情形中,此类在途时间不能够视为“休息时间”,因此,在总检察长看来,这些时间明显属于工作时间。

这对欧洲的雇主意味着什么?

对于欧盟很多国家,包括英国和西班牙来说,这可能预示着增加雇主成本。尽管目前这只是一份意见,这类意见却常常被欧洲法院自身所遵从;如果这样的话,这将构成一份有约束力的裁决。

雇有无固定地点工作者的雇主,例如,根据其雇主指令不用到基本工作地点上班,而是将旅行到许多不同地点工作作为其部分工作的派送员、护理和维修人员,其雇主在计算工作时间时,需要把每天上下班的在途时间算入工作时间。这可能为该等雇主带来一系列额外的义务,例如:

  • 给予无固定地点工作者额外的休息时间,以便反映其延长的“工作日”,这可能导致需要更多员工来做没做完的工作;
  • 增加工资开支,这取决于工人的合同条款,或者如果额外的“工作”时间使得员工收入低于最低工资标准。

这份意见的确切影响将会因欧盟不同国家而有所不同,取决于如何实施《工作时间指令》。在欧洲法院作出终审裁判之前,雇有无固定地点工作者的欧洲企业应该复审其工作安排及合同,以便发现相关问题并在必要时寻求建议。这可能不会影响到所有无固定地点工作者,例如每天到固定工作地点上班的人,但对不到固定工作地点上班的人将有重要影响。

对此我们也将持续关注。

数字智能

数字创新将引领全球范围的行业变革。数字智能中心的众多资源能够助您正面拥抱和迎接数字革新。

数字智能

南半球投资:全球房地产投资者指南

对于考虑澳大利亚房地产投资的人士,“南半球投资”可帮助他们快速了解可能遇到的法律、税务及结构问题。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Google+
    您可能感兴趣

    PRA和FCA就外国银行在英国的分支机构适用的举报规则征询意见

    2016/10/10

    随着欧洲银行管理局于2015年12月21日发布最新意见,有关欧洲各地银行和特定投资公司员工薪酬制度的解释势必更为明朗。

    2016/01/13

    欧洲无固定地点工作者及工作时间指令:金杜有关欧洲法院判决的最新信息

    2015/09/17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与您的行业相关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