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5

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将加大力度审查重要国有基础设施资产出售

本文作者为Malcolm Brennan与Alison Black

澳大利亚授予财政部长更大的权力,通过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严格审查面向外国私人投资者的重要基础设施资产出售,并且审查重点将明确围绕国家安全。

《2015年外国收购与接管法》的修改将影响所有意欲投资澳大利亚国有基础设施资产的外国非政府投资者,上述资产涵盖各个类别,包括:机场;港口;电力、燃气、水及排水系统;公路;铁路;联运交通设施;电信网络及核设施(重要基础设施资产)。

此前,外国私人投资者从澳大利亚联邦、各州或各领地、甚至地方政府处获得澳大利亚土地权益均无需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批准。现此项豁免的范围大幅缩减。当投资者从政府机关处买入下列资产的土地权益或资产权益时,须面临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的审查:

  • 重要基础设施资产;或
  • 对重要基础设施资产持有权益的澳大利亚公司。

外国政府投资者在此类审查中从未有幸获得豁免,这将维持不变。同样,从政府实体手中收购《公司法》实体权益的情形也从未获得豁免,这种状况也将维持不变。

这对外国投资者意味着什么?

无论是私人投资者还是外国政府投资者,所有外国投资者在购买重要基础设施资产时均需遵守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的审批政策。这些新修订已于2016年3月31日生效

近几个月来,外国投资监管的收紧受到了巨大关注。参议院委员会于11月调查了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如何监督标的为有战略意义或对国家举足轻重的资产的外国投资。开展该调查前,北领地政府出租达尔文港的行为备受媒体关注。在中期报告中,该委员会表现出其对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审查过程透明性、完整性与充分性的担忧,特别是涉及国家安全考量的情况。在2016年4月8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委员会建议财政部长应将批准或拒绝外国投资申请的理由公之于众。

鉴于目前澳大利亚的法律框架没有界定“国家利益”,且对申请均按个案情况评判,上述建议旨在使审批评估过程更为公开、透明。最终报告将于4月底发布。我们认为此举应慎重,因为若其他投资得以维持保密,而外国投资却被游街示众,澳大利亚将面临失去重要投资的巨大风险。

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年度报告

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已发布其2014 – 2015年度报告。重点包括:

  • 在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的审查程序下,中国仍是最大的投资来源地。
  • 在该报告期内,中国就获批项目总额而言是最大投资来源地,投资额约为470亿美元,占外国获批总值的33%。这源于获批住宅用地的大幅增长。
  • 中国在农业、林业和渔业领域同样一路领先,在该领域获批总值中约占25亿美元。
  • 房地产总额(包括住宅用地和商业用地)现约占投资额的一半,两者共占49.8%。
  • 自2015年3月1日审查门槛从2.52亿美元降至1500万美元以来新增了17项农业用地申请。明年的年度报告将更清晰地显示出该门槛变化带来的农业用地申请增加的数量。
  • 矿产勘探与开发现占投资额的13.7%。这与10年前的28%相比有所下降,但与去年报告中的数字相比略有上升。

整体而言,提交至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的申请大幅上升。绝大多数申请为住宅用地申请,这反映出澳大利亚住宅用地中的外国投资权益不断增长。申请数量的增长还归因于政府清楚地传达出其将更加严格地执行外国投资制度的信息。尽管在报告期间没有颁布禁止令,但报告记录了著名的Point Piper宅邸出售项目,这是其中唯一的撤销投资令。下一年度的报告将对2015年11月30日结束的特赦期之后和12月1日开始的新制度下颁布的禁止令和撤销投资令进行解读。

联邦政府传达的信息很明确:欢迎外国投资者在澳投资,但是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将更慎重地考虑国家安全问题与合规问题,特别是针对待售的重要基础设施资产。

主要联系人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您可能感兴趣

    2020年10月12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分别发布了关于“支柱一”和“支柱二”方案的蓝图报告(“支柱一蓝图报告”和“支柱二蓝图报告”,合称为“支柱蓝图报告”),向公众征询意见。通过该做法,OECD推后了其此前关于OECD成员国能在今年年底前达成全球技术性和政治性共识的期望。考虑到世界正聚焦于COVID-19及美国总统选举,这并不令人感到惊讶。

    09 December 2020

    Over the last decade or so there has been dramatic growth in PRC real estate developments in the larger cities, and much of that has been financed by debt.

    20 October 2020

    2020年6月,美国决定“暂停”加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支柱一和支柱二方案,该方案为OECD税基侵蚀与利润转移(BEPS)项目的“第二阶段”。尽管如此,OECD仍然强调,美国既未退出谈判,也没有停止磋商。这一事件及时提醒我们,对于实施OECD的支柱一和支柱二方案,还存在着一系列障碍。本文对相关方案进行了概述,并就在国家间无法达成共识的情况下推进这些方案的替代性方法展开了思考。

    07 October 2020

    由于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改革方案中提议大幅提高费用,投资者会在投资澳大利亚和与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接洽时再三考虑。基础设施的离岸融资将面临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的延迟,并可能出现具有挑战性的结果。

    2020/10/02

    与您的行业相关的服务。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增强您的体验并帮助我们改善网站。请参阅我们的隐私政策以获取更多信息。如果您继续浏览网站而不更改设置,我们将假设您愿意收到这些Cookie。您可以随时更改Cookie设置

    有关我们使用哪些类型Cookie的更多信息,请参阅我们的Cookie使用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