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06

期待已久的改变:竞争法修正条款正式生效

作者:Trish Henry(合伙人)、Melissa Monks(顾问)和James Gould(资深律师)。 

历经四年的协商和讨论,澳大利亚竞争法重大修正条款于11月6日起正式生效。

2013年9月澳大利亚政府宣布对本国竞争法进行“彻底性”审查,并发布《竞争政策审查报告》(即通常所称的《哈珀竞争政策审查报告》,以审查小组主席伊恩·哈珀命名),由此开启了澳大利亚竞争法改革的进程。《2017年竞争和消费者修正法案(竞争政策审查)》及《2017年竞争和消费者修正法案(滥用市场支配力)》将这一进程推向了高潮。

您需要了解什么?

重大修正条款为:

1. 第46条——滥用市场支配力:禁止拥有重大市场支配力的公司在下列市场进行以实质性削弱市场竞争为目的、或可能产生上述效果的活动:

  • 在其拥有重大支配力的市场上;或
  • 其直接或间接提供或获得(或可能提供或获得)产品或服务的任何其他市场。

议会和商界此前就修正案展开了激烈辩论,修正案的出台意味着澳大利亚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ACCC)(或其他寻求强制执行第46条的相关方)不再需要证明相关公司利用其在市场上的重大支配力牟取利益。不论其根本目的为何,如其行为对市场造成不利影响,即可被认定为违反第46条。 

ACCC出台了《滥用市场支配力暂行准则》,并在2017年11月24日前向各方征求意见。

2. 第45条——一致行动(及价格信号):修正第45条,引入新规定,禁止公司开展以实质性削弱市场竞争为目的、产生上述效果或可能产生上述效果的一致行动。

《竞争政策审查法案》并未定义“一致行动”。 然而,《法案解释性备忘录》将一致行动阐释为“两个或多个公司(或个人)之间任何形式的合作或可能达成合作的行为,若该等行为以合作或可能以合作取代竞争”。

ACCC近日发布《一致行动暂行准则》,并在2017年11月24日前向各方征求意见。

鉴于新规禁止反竞争的一致行动,仅适用于银行业且从未执行的价格信号规定已被废除。

3. 第47条——强制与第三方交易:现在仅禁止以实质性削弱市场竞争为目的、产生上述效果或可能产生上述效果的强制与第三方交易的行为,不再需要通知ACCC非反竞争的借助技术手段强制与第三方交易的行为。这一改变使澳大利亚法规与美国、加拿大、欧盟和新西兰等国接轨,这些国家均根据竞争测试评估是否属于强制与第三方交易。

4. 并购评估:在先前的法律框架下,ACCC仅会批准那些其认为不会实质性削弱市场竞争的并购交易。现在ACCC可批准其认为会带来纯公共利益(原本仅由澳洲竞争事务仲裁庭认定)的并购项目。同时,ACCC评估和批准并购的方法也有一些程序上的改变。

5. 第三部分A 准入制度:准入制度将为服务准入提供新的公告标准。重要的是,现今公告准入的要求为实质性地促进该等服务所在市场以外的其他市场的竞争。此外,公告准入的服务必须有利于公共利益,而不仅仅是不得损害公共利益。

另外,如下方面也有变化:

  • ACCC的收集信息和文件的权力有所变化,罚款增加、范围扩大,新增“合理搜寻”抗辩;
  • 卡特尔条款的合资例外情形,现适用于以购买商品为目的的合资,不再局限于生产商品的合资;
  • 引入类别豁免行为,即ACCC认定不会引发竞争问题的行为;
  • 控制转售价格,现可直接通知ACCC,而不必进行多方参与的繁琐批准程序,且现在相关法人团体可以参与;
  • 卡特尔条款,将其适用范围限定在澳大利亚内部或澳大利亚与其他地区之间的贸易或商业行为;
  • 除外条款,对该等条款的禁止现已被废除;且
  • 允许在后续的损害诉讼中使用自认制度。

企业应立即采取合规措施

相关企业有必要了解竞争法的新变化,因其需要自生效日起遵守新的规定。需采取的措施可能包括更新竞争法政策和程序、进行培训、重新审视一些做法(例如从一致行动角度分析行业互动)。 

企业也需要认真考虑向ACCC提交关于《滥用市场支配力暂行准则》和《一致行动暂行准则》的意见,这可能是在监管者依据新规开展调查和执行前可以对其施加影响的唯一机会。

主要联系人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您可能感兴趣

    2020年10月12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分别发布了关于“支柱一”和“支柱二”方案的蓝图报告(“支柱一蓝图报告”和“支柱二蓝图报告”,合称为“支柱蓝图报告”),向公众征询意见。通过该做法,OECD推后了其此前关于OECD成员国能在今年年底前达成全球技术性和政治性共识的期望。考虑到世界正聚焦于COVID-19及美国总统选举,这并不令人感到惊讶。

    09 December 2020

    Over the last decade or so there has been dramatic growth in PRC real estate developments in the larger cities, and much of that has been financed by debt.

    20 October 2020

    2020年6月,美国决定“暂停”加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支柱一和支柱二方案,该方案为OECD税基侵蚀与利润转移(BEPS)项目的“第二阶段”。尽管如此,OECD仍然强调,美国既未退出谈判,也没有停止磋商。这一事件及时提醒我们,对于实施OECD的支柱一和支柱二方案,还存在着一系列障碍。本文对相关方案进行了概述,并就在国家间无法达成共识的情况下推进这些方案的替代性方法展开了思考。

    07 October 2020

    由于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改革方案中提议大幅提高费用,投资者会在投资澳大利亚和与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接洽时再三考虑。基础设施的离岸融资将面临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的延迟,并可能出现具有挑战性的结果。

    2020/10/02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增强您的体验并帮助我们改善网站。请参阅我们的隐私政策以获取更多信息。如果您继续浏览网站而不更改设置,我们将假设您愿意收到这些Cookie。您可以随时更改Cookie设置

    有关我们使用哪些类型Cookie的更多信息,请参阅我们的Cookie使用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