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20

中国-澳大利亚自由贸易协定:双赢、门槛和机会

备受期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澳大利亚自由贸易协定》(ChAFTA)的谈判近日正式宣告完成。达成该协定将确保澳大利亚在其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的市场上的竞争地位,同时也将为中澳间加强和深化长期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奠定基础。

这是两国关系发展的一大步,向外界释放出清晰明确的信号:中澳两国将致力于在经济、政治、社会等方面建立更深层次的联系。

ChAFTA是中国与发达国家间签署的第一个也是最为全面的自贸协定。虽然一些行业与产品暂时未能包括在其之内,但进行整体审视更为重要。并且,今日公布协定谈判完成也并非是终点,而是下一步工作的起点与基石。中国拥有世界上发展速度最快的市场,正向澳大利亚商界打开一扇前所未有的大门,开创数以十亿计美元的出口额。

下一步的工作

两国政府应当庆祝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时刻,但艰巨的任务还远未结束。签署ChAFTA只是第一步,其中的优惠政策还需要落实。中澳政府现已就ChAFTA的签署签订了意向书。按计划,在之后的两个月中,协议将正式签订,随后报澳洲国会批准。中国方面也需要完成国内批准程序。

这其中也不仅只有政府需肩负起责任,商界也应当积极支持ChAFTA,主动同中国商界在涵盖从研发到营销的全产业链中,探索出适应全面合作的新模式,摆脱以往纯粹的贸易模式,体现出澳中商贸关系的新特点。

澳大利亚并不会长期占据优势地位,因为未来其他国家也将获得同样甚至更优惠的关税减让。ChAFTA越早通过国会批准,澳洲就能越早享受有关优惠。当协定经批准生效后,我们可以预见如下重大改变,包括:

  • 减免关税;
  • 澳洲放宽对于中国对澳投资的监管;与
  • 澳洲对华投资更为简便。

虽然ChAFTA下优惠政策的落实尚需时日,但它无疑将给关键领域的开放带来重要机遇。

一、减免关税

关税减让方面,澳洲的农业与矿产能源业是两大赢家,有关产品将享受大量的免税和逐步减让关税优惠。

农业

ChAFTA将显著减免澳洲各种农产品出口关税,特别是乳制品、牛肉、羊肉、活体动物、酒类、海鲜以及园艺产品,为澳洲农民提供较大优势。大部分关税将于签署后四至九年内逐年降低直至免除,而对大麦及一些谷物的减免从签订之日起就生效。ChAFTA生效三年后,中国将重新考虑大米、小麦、棉花及糖类的关税减免政策。

澳洲对华农渔业出口的规模已高达90亿美金,预计ChAFTA将进一步促进有关出口。同时澳洲农业领域也期待吸引更多来自中国以及其它国家的投资。

矿产、能源与资源业

ChAFTA生效后,中国从澳大利亚进口的92.9%的资源、能源与工业制成品将获得免税待遇。而四年内,该比例提升至99.9%。

关乎煤炭企业切身利益的是,中国进口澳大利亚焦煤的关税将从十月份的3%到协定生效之日起免除。这一政策如果能够尽快实施,将有利于缓解澳洲煤炭企业的压力。但澳洲的动力煤产业将会有些失望,因为动力煤的关税(10月份设定,6%)要等到ChAFTA生效之日起两年后才能免除。

除了煤炭,其它矿产能源产品例如精炼铜、铜合金以及大宗出口的铁矿石、黄金、液化天然气也将享受免除关税的待遇。

二、澳大利亚放宽中国对澳投资监管

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

同来自美国、日本与韩国的投资者一样,澳洲也对中国私人投资者适用相同门槛。这意味着投资额小于10.78亿澳元的私有企业投资将不需FIRB审查。但来自中国国有企业和主权财富基金的投资,则不论投资额大小,一律需要审查。

与澳大利亚在其现有的其他自贸协定中的立场一致,ChAFTA不影响对敏感产业投资的审查,这些行业包括与国防相关材料和活动、通讯、交通、媒体、大部分土地以及铀、钚提取等。当然,要适用上述门槛,有关投资必须直接来源于中国。

外国政府投资

为了投资的目的,中方希望国有企业与主权财富基金能获得私营企业的待遇。尽管我们看到一些政策松动(外国政府投资者低于10%的被动投资豁免审查),澳政府拒绝在ChAFTA框架下对外国政府投资行为全面开放。这也与澳大利亚在其签署的其它自贸协定中的立场一致。澳政府同意在协定签署三年后对有关内容进行审查。

农业用地与农业资产

此前的大选对澳大利亚政府的决策产生了影响,其中包括实质性收紧外国投资澳洲农业的审查标准。

在ChAFTA框架下,对农业用地投资审查起点降至1500万澳元,而对农业资产投资降到5300万澳元。这一标准与对日本、韩国投资者相同。

东道国争端解决机制

ChAFTA包含了东道国争端解决机制(ISDS),能在政府改变投资政策时保护投资者利益,旨在增强投资者信心。ISDS将适用于合法的监管目的。这一利益均衡的做法同其它双边投资保护协定(例如中加双边投资保护协定)是一脉相承的。这也标志着澳政府在ISDS态度上的转变,鼓励了中国在澳投资。

劳务

通过双方对现有移民及就业政策的改变,ChAFTA部分降低了中澳之间劳务流动的门槛,为双方技术服务人员、投资者与商务人员提供更大便利。

特别是对于在澳注册的部分中资企业,若进行1.5亿澳元以上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可以在某些情况下享有更高的劳务灵活性(称为“投资便利安排”)。这种安排没有超越澳洲现行的移民政策,并且需符合澳洲劳动法律及标准的最低要求。

三、     澳大利亚对华投资便利

十一月初,国家发改委就《<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修订稿》征求意见,放宽所有外商在华投资限制。在此基础上,ChAFTA将进一步促进澳大利亚服务业进入中国,尤其是在金融服务、教育、医疗保健、老年服务等方面。

医疗保健、老年服务业

澳洲医院及老年服务机构很快就将可以在中国设立独资的分支机构。我们期待澳洲的从业者抓住机遇。目前,先行者已从中受益,Ramsay 私人医疗集团已与中国金鑫公司(Jinxin)各自控股50%开设医院。Ramsay希望在明年初与金鑫签订最终合同。毫无疑问,澳洲企业想在缺乏经验的市场中继续同当地具有丰富经验的企业合作,而如今对合营企业的监管也有所放松。

上海自贸区

上海自由贸易区(SFTZ)内提供了大量的机会,因此将成为澳洲投资的焦点。例如,在自贸区内澳洲律所可以与中国律所合营,电信增值服务对外国投资者提供了更优惠的待遇,海运业者可建立自己全资的船舶管理企业。

金融服务业

协定签署后,对金融服务业的利好将超出评论员的预期。中国发展中的国内市场向澳洲的银行及金融机构敞开大门。改进后的金融牌照申请要求以及审批流程让澳洲的银行及金融机构能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这是中国在更深更广地开放服务市场时所迈出的重要一步。但我们不认为澳洲的银行与金融机构能够与中国本土银行业者进行正面交锋,而是希望澳洲的银行、保险业同金融业者能够赶在其它国家之前抓住机遇,在中国兴起的服务市场中得到益处。

同时,中国政府做出承诺:让决策透明化、制度化,改进牌照审批流程。建立金融服务委员会,促进中澳金融监管机构间的合作。澳大利亚证券投资委员会(ASIC)与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CSRC)已达成一致,加强双方合作,深化对双方监督管理体制的理解。中澳已确定在一系列领域中深化合作。

与此同时,中国宣布在悉尼建立人民币清算行,以支持澳洲与高速经济发展中的中国乃至亚洲之间日趋增长的贸易、投资往来。

上海自贸区是“金融服务自由化”重要的试验区,外资银行同金融机构将扮演更重要的角色。目前澳洲四大银行中已有两家进驻自贸区(澳新银行与西太银行),澳大利亚期望能够在中国的开放中提早抓住机遇。但在更多具体政策落地之前,自贸区内的改革仍较为缓慢。

PE基金

在澳洲领先的PE基金方面,近日也宣布了中澳合作。以澳洲公开市场股指S&P/ASX 300来衡量,过去十年间澳洲PE基金表现出色,证明它是可获得长期收益的资产类别。同时,PE基金在金融创新中扮演重要角色。同样地,澳洲PE基金也将会直接从中国的投资机会中获得收益,从PE投资的项目中为中澳提供长期的投资回报。

教育业

中国已经是澳洲教育产业的最大出口国(2013年规模约40亿美金)。ChAFTA的签署还将促进教育业的发展。

澳洲教育机构将在华获得更多机会以打造品牌与组织。具体而言,ChAFTA生效后一年内,所有CRICOS[1]认证的澳大利亚高等教育机构将名列中国教育部网站,数量从105家上升至182家,且之后还会增加。中国教育部网站为中国学生与用人单位提供辨别海外教育机构质量与真伪的保障。在2013年,所列院校受到了88%中国高等教育学生的青睐。

此外,在加大双方高等教育学历相互承认以及增强两国间院校、研究机构中学生、研究人员与学者互访等方面,将签署谅解备忘录。

法律服务

与我们关系最密切的消息便是在上海自贸区中澳洲律所可以与中国律所合营。此外,众多法律服务形式也随之出现。我们期待出现这样的局面,也欢迎出现竞争,从而改进我们的策略。我们也将继续利用先得的优势来加强澳洲同中国的长期关系。

[1] CRICOS(Commonwealth Register of Institutions and Courses for Overseas Students)是指拟招收海外学生的澳大利亚院校必须符合英联邦政府招收海外学生院校及课程注册登记。

主要联系人

南半球投资:全球房地产投资者指南

对于考虑澳大利亚房地产投资的人士,“南半球投资”可帮助他们快速了解可能遇到的法律、税务及结构问题。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您可能感兴趣

    Over the last decade or so there has been dramatic growth in PRC real estate developments in the larger cities, and much of that has been financed by debt.

    20 October 2020

    This article was written by Patric McGonigal and Ramon Garcia-Gallardo. At a virtual ceremony on 11 June 2020, Singapore's Minister for Home Affairs and Law, K Shanmugam SC and the President of the 更多

    22 June 2020

    近日,澳大利亚财政部部长宣布对澳大利亚的外商投资制度进行重大改革。此次改革一方面拟放宽某些限制,并进一步明确外商投资敏感行业的监管规定;另一方面,拟引入国家安全测试,扩大执法部门的权力,加强合规监管及加大处罚力度。

    2020/06/09

    2020年6月1日,国务院公布《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下称《总体方案》)

    2020/06/03

    与您的行业相关的服务。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增强您的体验并帮助我们改善网站。请参阅我们的隐私政策以获取更多信息。如果您继续浏览网站而不更改设置,我们将假设您愿意收到这些Cookie。您可以随时更改Cookie设置

    有关我们使用哪些类型Cookie的更多信息,请参阅我们的Cookie使用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