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19

亚洲影响力:新加坡在非洲的作用正在增长

本文由John Sullivan(合伙人)和Mariam Akanbi(律师)共同撰写。

亚非关系一般集中在对于各个非洲国家与中国的关系的讨论上。然而,与中国一样,新加坡也在积极回应非洲改善投资环境的努力,尽管存在较低大宗商品价格的影响。

投资增长

非洲已成为全球外商直接投资(“FDI”)的主要目的地,获得来自英国、美国和中国的重要投资。由于许多新加坡企业拥有重要经验的长期的行业机会的增多,非洲各国与新加坡公司之间的投资关系也越来越多地被探索。

一些著名的新加坡投资刺激了新加坡公司对非洲的兴趣。2013年,报道称,淡马锡成为七星能源的重要股东。七星能源是总部位于尼日利亚的一家油气集团。同年,据报道,淡马锡的一家子公司兰亭能源公司在非洲实施首次收购,取得坦桑尼亚海岸的三块天然气区块的权益。

有报道称,新加坡对非洲的投资自2008年以来每年增长超过11%。[1]

最近间接投资的著名事例包括一些主权财富基金(“SWFs”)的投资。今年三月,报道称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在两家针对非洲的私募股权基金(Actis Real Estate Fund III和RMB Westport’s Real Estate Development Fund II)中投资1亿美元。尽管GIC目前在非洲尚未持有重要的投资组合,但这些投资可以被视为SWF策略转变的一个开始。

新加坡家族理财室投资某些非洲国家的采矿资产,也已有一段历史。

贸易关系

新加坡拥是拥有最高的贸易与GDP比的国家之一,它与非洲国家合作关系的增长也反映了在贸易和投资伙伴中取得更大的多元化的动机。[2] 新加坡政府与非洲的贸易举措也是试图抓住其他机遇的“力量”的表现。新加坡国际企业发展局(“IE”)至今为止的角色一直是培育非洲公司和新加坡公司之间的关系。IE是国家贸易和工业部的一部分。2013年,IE在约翰内斯堡和加纳设立了两个海外中心,帮助新加坡和非洲国家之间加强商业联系。IE还在2010年设立了非洲新加坡商业论坛(“ASBF”)。

ASBF两年举办一次,许多尝试改善两个地区关系的企业和政府领导人都有出席。下一届ASBF将于本年8月由新加坡主办,旨在探讨两个地区的战略性成长。

聚焦东非

东非地区已成为新加坡公司的可靠的贸易伙伴。2014年,新加坡商业论坛和IE组织了一个远赴坦桑尼亚和肯尼亚的企业代表团,目的是促进双边经济合作以及贸易和投资机会。该企业代表团最终促成肯尼亚和新加坡之间签署了两个备忘录。当时,IE中东和非洲组主管称“东非的地缘优势以及历史上与亚洲的贸易联系,使得该地区成为新加坡公司进入非洲的天然门户”。

其后,今年四月,新加坡贸易和工业部部长宣布了两项颇具雄心的东非计划:将坦桑尼亚的达累斯萨拉姆港口作为两个国家之间的贸易连接点,为坦桑尼亚公民提供在新加坡港口工作的交换计划;与乌干达分享双边贸易经验,并特别强调农业方面。

东非联系也在推动新加坡和东非的能源行业的发展。新加坡正在成长为亚洲的石油和液化天然气(“LNG”)的贸易枢纽,而坦桑尼亚和莫桑比克也在经历发展,以利用其天然气供应优势。某些评论人士认为,两个地区都面对印度洋,新加坡能够起到桥梁作用,连接东非的LNG生产商和亚洲的买家。

基础设施投资

大多数非洲国家基础设施匮乏,加上不断增长的中产阶级,为新加坡投资者在非洲投资基础设施提供了诸多前景。

最近的交易显示,新加坡公司能够利用它们在“城市规划”等领域的经验。Surbana International Consultants和Jurong International均在新加坡的城市化和工业化过程中发挥了作用。2015年5月,就刚果民主共和国(“DRC”)首都的城市化,Surbana与DRC达成一项安排。这项安排是Surbana自2005年以来在不同非洲国家开展的诸多项目中的一个。两家公司已经合并,报道称Surbana Jurong将非洲视为充满机遇之地,其中基础设施、经济适用住房以及通过工业化带来的工作机会都有强劲需求。[3] 自合并以后,在加蓬和加纳获得的其他合同,让2015年最后一个季度和2016年第一个季度的合同价值总额达到3000万美元。

困难仍然存在

尽管有机遇,非洲各国和新加坡之间的合作框架仍需要做一些工作。一个已经被注意到的问题是缺少自由贸易协定。此外,若项目被视为无法获得银行贴现,银行融资的获取也可能成为某些新加坡SMEs的障碍,尽管随着越来越多的成功跨境交易的出现,这一趋势应该会发生改变。

尽管存在这些困难,但也取得一些进展:通过培训项目和调查访问,发展经验得以分享。IE新加坡继续推动新加坡公司在海外的发展以及国际贸易的展开。一些双边投资条约正在谈判,贸易部继续接待来自非洲各国政府的代表,这些政府支持一切可能的合作。新加坡与毛里求斯和南非等非洲国家还签订了双边税务协定。

结论

尽管非洲一些主要国家经济发展速度下降,新加坡至非洲各国的投资为新加坡公司和非洲实体带来许多有前景的机遇。与基础设施开发需求、金融资源以及专业知识一道,这一机遇能够为双方带来利益。虽然新加坡和非洲各国之间的国际框架仍未处于较高阶段,双边条约正在订立。

上述各项与各种合作安排将为巩固新加坡-非洲投资关系提供坚实的基础。

最后,新加坡从印度等其他亚太地区经济体中获得的关于发展中经济体的投资需求方面的经验(主要是在基础设施行业),应当能够为新加坡-非洲投资关系的发展起到推动作用。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Google+
    您可能感兴趣

    本文重点讨论PCV设立方面的一个重要问题:估值。评估某种工具所持有资产的价值的方法会影响投资者进入的经济学分析、管理费(通常全部或部分依据资产净值计算)和管理人激励等方面。

    2016/07/26

    尼日利亚最近以其颇具雄心的基础设施计划吸引了中国的资金和技术支持。本文将讨论中国投资的角色和意义,以及与中国基础设施融资交易典型架构方式相关的重要趋势。

    2016/07/19

    本文总结了政府自2011年首次宣布改革计划以来这几年的改革成果,重点考察将要设立的机构,金融稳定的重要性,以及改革之后将要设立的执行与审查机制。

    2016/06/14

    2015年对于全世界的矿工而言都是无比艰难的一年,而非洲旷工又是这其中最艰难的。本文试图从并购的视角分析这些问题。

    2015/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