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14

2015年非洲矿业综述——是萧条末世,还是在为超级周期后的可持续发展做准备?

作者:PAUL SCHRODER

2015年对于全世界的矿工而言都是无比艰难的一年,而非洲旷工又是这其中最艰难的。本文试图从并购的视角分析这些问题。从该视角来看,2015年是矿业并购的萧条期。

在全球范围内,超级周期后压低的商品价格和资本约束使发展重点从产能转变为效率。这一转变为投资、就业和国家财政都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所以总的来说,回顾2015年,我们颇感欣慰,展望2016年,我们期待目前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会带来新的并购机会。

缩小规模,更好发展

经验丰富的矿业管理层们曾经历过超级周期——他们知道该如何冷静应对。除了严格追求效率以保护其损益状况以外,他们还采取预防措施来改善其资产负债情况。

有评论预测,将会出现困窘收购,但是对于非洲矿业公司而言,最普遍、最受欢迎的方式却是通过拆分其二级资产来“缩小规模、更好发展”。最引人注目的当然就是必和必拓对South32的分拆。这之前Goldfields公司剥离Sibanye金矿公司,之后又是嘉能可分拆了其持有的隆明公司23%的股份。 用“最受欢迎”这个词并不妥帖,因为安格鲁金矿的股东并不愿接受公司为其提供的组合权利方案,以及对非洲以外地区资产的分拆。

与此类似的是对非核心资产或盈利较少的资产进行出售。英美资源集团出售了其白金矿资产,安格鲁金矿与兰德黄金合作重建加纳的奥布阿西金矿(Obausi)。此外还有巴里克黄金公司和Acacia矿业公司非正式地切断母子公司联系。

从积极的角度看,这对于并购是有利的,因为我们发现分拆后的公司较其保守的母公司更乐于接受并购。比如,Sibanye金矿公司对白金矿资产有着Goldfields公司所没有的兴趣。

预防性的权利方案

一开始是Quantum公司,最近是嘉能可,二者都改善了其资产负债表,很明显是作为预防措施,对投资人的担忧做出回应。隆明公司新鲜出炉的破釜沉舟的权利方案听起来更像是不祥之兆。

太少、太晚

当然,在一些情况下,拯救公司已经为时过晚,或者希望渺茫。伦敦矿业以及后来非洲矿业的破产都为AIM的投资者留下了创伤。

从法律角度来看,所有这些事件在TSX,LSE/AIM,ASX和JSE的上演都体现了非洲矿业的全球性特征,并且我们作为顾问需要根据全球的情况迅速且有效地灵活应对。

非洲特有的挑战

以上所述同样适用于非洲以外地区的矿业公司。尽管其他地区的铁矿开采者也面临很多问题,但他们至少没有面对最终导致伦敦矿业和非洲矿业破产的埃博拉病毒。

回顾2015年非洲特有的其他法律发展,南非在黑人经济振兴政策上的不确定性以及金矿税,并未在提振信心方面起到多大作用。除此之外还有始料未及、未经磋商、悄无声息的南非矿业部长换人事件。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有意对南非黑人经济振兴政策暗地里的交易(Gold Fields和Hitachi/Chancellor House)执行《反海外腐败法》,此举应当提醒人们在与非洲交易时应提高敏感度,尤其是当交易与美国有关时。

值得欣喜的是,政府尽管承受很大压力,资源民族主义在非洲却相对沉寂下来。尤其是赞比亚的征税威胁,最后似乎还是理智占了上风。

私募股权?

与世界上其他地区一样,广受期待的私募股权对自然资源投资的浪潮在2015年并没有到来。也就是说,唯一令人叫好的进展就是KKR公司聘用了非洲最大港口和物流网络的前任首席执行官担任高级顾问(Dominique Lafont,曾是Bolloré Africa Logistics的负责人)。

值得感激的理由——中国因素

从积极方面来看,尽管中国投入非洲资源的外国直接投资额显著降低,但是非洲与中国工程总承包(EPC)公司签订的工程合同的规模以及有关的中资银行贷款仍然保持稳定。

2015年中国在非洲矿业的唯一重大投资就是紫金矿业购买了刚果民主共和国Ivanhoe公司Kamoa铜矿项目50%的股份。继塞拉利昂共和国唐克里里铁矿(Tonkolili)因埃博拉和铁矿危机破产后,山东钢铁收购了该铁矿——不过这是为了保护现有投资,而非投入新的资金。

过去几年,中国投入了大量投资并承诺建设新丝绸之路来强化中国与其贸易伙伴的贸易联系。与此相一致的是——2015年中国再次将数十亿美元投入于铁路、运输、电力以及其他工程合同。虽然投资模式尚不明朗,但是仍然会有大量来自中国政策性银行的财政拨款,以及由中国工程总承包公司的承包人建设的基础设施。

这实际上是为中国商品和服务的进口奠定基础。最令人兴奋的交易是中国中材集团子公司Sinoma与非洲首富,尼日利亚商人Aliko Dangote签订的十亿美元的水泥供应合同。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化解对中国在非洲进行新殖民地主义的批判——一位非洲企业家正引领非洲通往新丝绸之路。

对于资源行业而言,极其重要的是,尽管有资金约束、商品价格低迷,以及竞争激烈的矿业地区通过互联网造成的供应过剩,但所有这些基础设施投资将给非洲内陆的资源项目带来开发机会。这可能使得超级周期后原本不可能被开发的项目获得了经济上的生存空间。

基础设施投资是实现效率的关键,其他国家已经从其投资中收获了红利。巴西淡水河谷公司运输铁矿的Valemax舰队使巴西能够与澳大利亚Pilbara生产的高质量铁矿石同台竞争。

促进发展的新机构

2015年取得了长足进步,体现在必要制度的采用及机构的建立,为基础设施和发展提供了支撑。

非洲50基金

非洲开发银行(AfDB)旗下的非洲50基金于2015年建立,旨在帮助非洲加速基础设施建设。非洲50基金有两大主要职责:项目融资和项目开发。非洲50基金不仅在业务发展上采用强有力的公私部门方法,而且采用严格的公司治理、伦理、财务、环境和社会责任机制。20个非洲国家和非洲发展银行已提供了8.3亿美元的首批资金。

新开发银行

新开发银行的五个金砖创始国同意为该银行投入100亿美元。这体现了由金砖国家运营的多边开发银行想要用大量资金来取代现有由西方主导的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中非合作论坛

中非合作论坛(FOCAC)第六届部长级会议暨第二届峰会于2015年12月4日和5日在约翰内斯堡召开,本届主题是“中非携手并进——合作共赢、共同发展”。根据之前的中非合作论坛部长级会议以及北京峰会来看,习近平主席此行访问约翰内斯堡将促成一系列交易。

2015年中非合作论坛的目标之一为建设三网(高速铁路、高速公路和区域航空网络)和实现基础设施工业化(产能合作)。

早在2006年,胡锦涛主席在第一届中非合作论坛上宣布设立了中非发展基金会——而该基金会在2015年几乎没任何动静,让我们拭目以待其是否会在约翰内斯堡中非合作论坛上发声。

结论

尽管2015年非常艰难,我们仍然持乐观态度,相信2016年将会带来新的投资和信心,以及相关并购机会。希望基础设施建设能够为非洲矿业的发展和繁荣奠定坚实的基础。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Google+
    您可能感兴趣

    本文重点讨论PCV设立方面的一个重要问题:估值。评估某种工具所持有资产的价值的方法会影响投资者进入的经济学分析、管理费(通常全部或部分依据资产净值计算)和管理人激励等方面。

    2016/07/26

    尼日利亚最近以其颇具雄心的基础设施计划吸引了中国的资金和技术支持。本文将讨论中国投资的角色和意义,以及与中国基础设施融资交易典型架构方式相关的重要趋势。

    2016/07/19

    亚非关系一般集中在对于各个非洲国家与中国的关系的讨论上。然而,与中国一样,新加坡也在积极回应非洲改善投资环境的努力,尽管存在较低大宗商品价格的影响。

    2016/07/19

    本文总结了政府自2011年首次宣布改革计划以来这几年的改革成果,重点考察将要设立的机构,金融稳定的重要性,以及改革之后将要设立的执行与审查机制。

    2016/06/14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与您的行业相关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