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30

关于避免动物实验——国际化妆品企业的中国实践指南

作者:肖马克(Mark Schaub)、刘冠男(Effie Liu)、石伟(Tom Shi)

许多有意进入中国市场的西方化妆品企业正面临艰难的选择——追求利润还是坚守原则?

一方面,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化妆品市场,而且该市场的年增速仍然高达近10% 。在新一代更加爱美心切且拥有更强消费能力的中国消费者的推动下,这个市场的规模仍在不断增长。

另一方面,中国仍然要求对化妆品进行动物实验,这不仅违背了许多企业的道德原则,还可能引发西方市场(比如澳大利亚、加拿大、欧盟以及其他已经禁止化妆品动物实验的国家)消费者的不满。

所有国际化妆品品牌都应当制定其中国策略——如何应对这样的两难选择?是否能在进入中国市场的同时避免动物实验的风险呢?

简单来说,并不存在零风险的方式。

今年早些时候,甘肃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相关文件,确认2019年对甘肃省内已上市化妆品的上市后测试项目不会包括动物实验,引发了舆论的巨大关注。有评论称这终结了中国的化妆品动物实验。事实并非如此——从相关文件的发布机构仅仅是甘肃省级别而非国家相关部门就足以证明。因此,对已上市化妆品进行动物实验的风险在中国仍然存在。这种不一致其实反映了中国地方政府部门在执法实践中的创新尝试。

从积极的方面来看,相关的情况正在不断改善。推动这些改变的主要动力源于中国消费者的呼吁,这与反对动物实验的国际组织的大力宣传有密切关系。而且,国际组织应当意识到,对于改善中国的动物实验现状来说,与其置身事外地进行批评,倒不如积极参与到与政府和消费者的对话中去。中国在未来颁布动物实验的全面禁令很可能是出于对话、消费者态度和渴望“走出去”的中国化妆品企业面临的压力等因素的综合推动作用。

虽然主张零残忍的趋势已经在中国逐渐形成,但目前仍不清楚中国何时会彻底禁止动物实验。

因此,在中国就化妆品动物实验出台全面禁令之前,国际化妆品品牌仍需考虑其进入中国市场的程度。目前,为了规避动物实验,国际化妆品品牌最常使用的两种方式包括本土(程度通常较为有限)制造和跨境电商直邮模式。关于这两种方式是否真正做到了零残忍则是仁者见仁。有些组织和博客作者显然不这么认为;另一些则愿意认可已经做出的改善,并将产品测试和上市后测试进行区分。

零残忍的中国实践:一国两路

正如上文所述,国际化妆品品牌通常使用两种途径来避免在中国进行动物实验:在中国本土制造和采取跨境电商直邮模式。

中国制造

凡经一般贸易进口到中国的化妆品都必须进行动物实验。但是有部分产品(非特殊用途化妆品)如果通过了相关风险评估,则可以在中国国内生产并免予动物实验 。
特殊用途的化妆品包括染发、烫发、脱毛、去斑、美白、防晒、美胸、健美、除臭产品。非特殊用途化妆品包括其他常见的普通化妆产品。

因此,采取在中国本地生产、向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备案后直接进入中国市场的方式避免动物实验是可行的。事实上,这种避免产品上市前动物实验的解决方案已经存在多年,但很少在实践中被使用。不少国际化妆品品牌认为这种方法存在对他们品牌声誉造成损害的潜在危险,因为他们担心使用这种方法仍然无法规避上市后动物实验检测的风险,而且无法保证其中国供应商能够严格遵守零动物实验的要求。

对本土制造的热情正在不断高涨,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一些地方的政府部门已经明确认可零动物实验的重要性并出台了相关创新的举措;供应链的日益透明化;监管部门也愈发不愿进行动物实验。事实上,据我们掌握的信息,近几年中国都未发生针对已上市化妆品的动物实验检测。所以,尽管上市后动物实验检测的风险还不能完全排除,在实践中遭遇该等检测的几率很低。我们认为,这种检测通常只会针对那些存在严重安全风险的产品实施。

对于希望实现在华生产其化妆品的品牌,有三种模式可供选择:1)在中国建立自己的工厂进行生产; 2)将生产外包给本地OEM代工厂;以及3)直接从ODM供应商处购买成品并冠以自有品牌。

选项一:自行生产

对于国际化妆品品牌来说,在中国进行生产的最直接的方法可能就是在中国建立自己的工厂。但是,在中国设立制造企业可能耗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

具体来说,化妆品生产的技术要求较高,且需要取得一系列运营证照。跨国企业大量涌入中国以享受廉价劳动力和宽松外资政策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在2019年的今天,国际企业在中国设立生产运营基地主要是为了进入当地市场,而非作为出口基地。

选项二:OEM代工生产

对于不同行业的国际企业来说,OEM代工都是实现在华本土生产的常用方式。化妆品行业也不例外。

OEM代工方式的吸引力主要来自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与建立自己的生产实体相比,与代工厂合作的方式更为高效且资金需求较小。其次,使用本地代工厂有助于大幅缩短向当地市场的供应周期。第三,代工厂对当地消费者的独到见解和深入了解、以及代工厂的当地渠道可以为国际品牌近距离观察和理解当地市场提供独特的视角。

在实践中,如果某一化妆品的最终灌装步骤在中国进行和完成,则该化妆品可以被视为国产化妆品。因此,对于国际化妆品企业来说,这是实现其产品“国产”的更为简单和直接的方法,即通过当地制造商在中国境内完成最终的灌装步骤,以此确保其产品能够被认定为“国产”化妆品。这种方法在允许国际化妆品品牌享受动物实验豁免待遇的同时,也可以缓解国际品牌对OEM代工模式可能存在的顾虑,比如:

知识产权保护 – 这对化妆品公司来说非常关键,因为除了品牌维护以外,他们还非常依赖对自身知识产权(例如配方和专利成分)的保护。将本地OEM制造商的参与限制在最后的灌装步骤,可以大大降低知识产权泄露的风险。

质量控制 – 在这种模式下,国际化妆品品牌能够在境外生产绝大部分的产品内容物,这可以使其对生产过程实施有效控制(即产品质量控制、确保适当的成分等)。

选项三:自有品牌

国际化妆品公司的另一个选择是通过对中国的国产成品直接贴牌打造属于自己的本土产品。这一方式可以帮助国际品牌快速在中国开辟新的产品线或者在本土市场提升其品牌知名度。

但是,和OEM模式一样,与其寄希望于严密的合同条款,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才是保护自身利益的上策。降低风险的最好方法就是与经验丰富、信誉良好的代工厂合作。当然,一份严密的合同也是不可或缺的。

跨境电商

跨境电商是外国化妆品企业进入中国市场的另一种方式。这种方式可以确保国际品牌在进入中国市场的同时保持其现有的(即境外)生产安排。

通过跨境电商销售的化妆品因为免于注册及备案要求,所以不需要进行动物实验。根据《关于完善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监管有关工作的通知》(“通知”),关于首次进口物品的许可、登记或备案的要求不适用于通过跨境电商进口到中国的零售进口产品,该等物品将被划归为个人自用物品。究其本质,这和游客在巴黎游览时购买了化妆品,并放入行李箱带回中国的做法十分相似。

只有中国消费者通过跨境电商第三方平台经营者(必须是已在中国企业登记管理机关登记过的第三方平台)购买的海外产品才能享受相关的豁免。因此,国际化妆品品牌通过自己的网站或海外购物平台直接向中国消费者销售其产品将无法享受该等豁免优惠。

在跨境电商模式下,向中国消费者出售其产品的国外化妆品企业,作为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商必须根据通知的规定对产品质量、消费者保护和产品安全负责。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商还需要指派一家内资企业进行相关的申报工作,该内资企业将与国外企业承担民事连带责任。

然而,在跨境电商模式下,动物实验的风险并未完全消除。根据中国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中国海关有权对通过跨境电商方式进口的商品进行随机抽检,而动物实验并未被明确排除在海关可以采取的抽检手段之外。不过,虽然尚未出台彻底禁止动物实验的规定,且相关抽检风险仍然存在,但是针对作为”个人自用物品“进口的化妆品,尚没有海关进行动物实验的报道,这也许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国际品牌的担忧。 

总结

对今天的中国来说,减少动物实验已经成为无法阻挡的趋势。这种改变主要源于中国消费者的认知提高以及态度变化。中国各地的地方政府都在积极开发零残忍试验项目,以吸引国际品牌进入中国市场。

不过,因为中国的地方政府在执法实践中拥有很大的裁量空间,所以,要看到禁止动物实验的全国性禁令的出台仍需要较长时间的等待。

话虽如此,本土生产和跨境电商,对于在利润和原则中左右为难的国际品牌们来说不失为值得考虑的解决办法。本土生产对于那些想要在中国大干一场的化妆品品牌似乎更为合适。国产化还可以让化妆品品牌根据中国消费者的习惯对产品进行改善。但是,相较于国产化的国际品牌,中国消费者可能更倾向于购买进口化妆品。对于主打高端奢华或天然有机的化妆品品牌而言,这种风险会更为突出。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Google+
    您可能感兴趣

    This week’s announcement continues a clear trend during 2019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seeking to attract additional foreign capital through investor-friendly reforms, including approval of the 更多

    16 September 2019

    Tim Taylor is Dubai's only resident practising QC. As Managing Partner at King & Wood Mallesons Dubai, his clients include sovereign states, corporations and financial institutions. He is also the 更多

    01 August 2019

    在当今的国际商业环境下,许多大型集团有复杂和多层的持股结构,且在各个法域有多个实体。

    2019/06/05

    The ICLG Lending & Secured Finance 2019 provides a practical cross-border guide into securitisation. Here are the Australia, Hong Kong and China chapters.

    05 June 2019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