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ribusiness & Food

农业和食品

在食品和农业经济方面, 我们拥有深厚的专业知识

史无前例的在全球范围内对食品和农产品(包括高蛋白、高品质的食品和饮料)需求的不断增长,正在推动着这个行业持续变化和创新。要帮助这个行业中的客户抓住机遇并避免误区,除了法律和监管技能以外,律师还需对该行业具有深刻的见解。我们战略性地定位于世界增长型市场,并拥有一支由行业专家组成的团队,这使我们立于这一幅动态图景的中心。

我们拥有长期关注食品和农业经济领域的专业团队,他们具有全方位的法律与监管技能和经验,以及对农业经济和食品行业趋势、机遇和风险的市场领先的见解。我们积极参与监管改革,客户从我们与行业组织及本行业主要顾问之间的密切联系中获益。与此同时,我们的团队与零售和消费者专家也保持密切合作。

我们就与食品和农业有关的所有法律和监管问题提供法律意见,包括:

  • 并购、私募股权和合资企业
  • 商业协议
  • 投资结构、融资和贸易融资
  • 外商投资审批
  • 财产所有权和使用权问题
  • 基础设施使用权
  • 商品交易
  • 知识产权
  • 竞争
  • 税务

展开收起

近期我们参与的项目包括:

  • 协助中国最大的农业企业之一新希望集团通过 Australian Fresh Milk Holdings收购Moxey牧场。Australian Fresh Milk Holdings是新希望乳业、Freedom Foods Group和Leppington Pastoral Company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主要在澳大利亚开展奶牛养殖投资;
  • 协助中国纺织企业浙江日发控股集团收购Blackwood美利奴羊业务,包括收购工具结构设计,就投标提供建议并成功中标,与澳大利亚卖方进行谈判;
  • 协助天马轴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澳子公司TBG Agri Holding Limited收购Wollogorang,包括在昆士兰洲和北领地超过70万公顷、4万头牛的养牛场;
  • 为嘉能可(Glencore)(一家世界领先的商品综合生产和营销商)战略收购加拿大谷物商威特发(Viterra)提供法律意见;
  • 为娃哈哈集团(中国最大的饮料生产商)处理与法国达能集团的一系列合资争议提供法律意见,这些争议跨越的司法管辖区包括中国大陆、美国、瑞典、香港、英属维尔京群岛、萨摩亚、意大利和法国;
  • 为泰威斯特克集团(Tavistock Group)(一家全球私人投资公司)收购新天金创酒业有限公司和蓬莱新天金创酒业销售有限公司45%的股权提供法律意见;
  • 为英国联合食品集团(Associated British Foods plc)收购BI 烘焙原料控股公司(BI Bakery Ingredients Holding GmbH)下属的英国Plange集团提供法律意见,英国Plange集团是欧洲市场领先的烘焙原料提供商;
  • 为皮卡德集团(Picard Group)(法国最大的冷冻食品零售商)发行6.75亿法郎优先债再融资提供法律意见;
  • 为金狮集团(Lion Group)(一家澳大利亚领先的食品和饮料企业)在麒麟啤酒(Kirin)私有化过程中出现的一系列问题提供法律意见;为其收购啤酒公司小世界饮料(Little World Beverages)和葡萄酒公司葡萄酒之路有限公司(Petaluma Limited)和山龙眼葡萄酒有限公司(Banksia Wines Limited)提供法律意见;为其收购和出售位于中国的酿造业资产以及从新西兰迁移至澳大利亚提供法律意见;
  • 为潘恩合伙(Paine & Partners)(一家在全球范围内对食品和农业经济公司进行投资的私人投资公司)投资科斯塔集团(Costa Group)提供法律意见,后者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私人新鲜水果、蔬菜和谷物生产商、营销商和出口商;
  • 为马里伯勒糖厂(Maryborough Sugar Factory)与班德堡糖厂(Bundaberg Sugar)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设立糖加工合资公司提供法律意见。

如您想阅读来自澳大利亚食品和农业经济行业的最新新闻,请下载《农业思考(AgriThinking)》(此出版物仅提供英文版)。

【关键事实】

  • 到2050年,全球食品需求预计将增长77%。

我们在该领域的团队

查阅我们对影响您业务的法律问题的最新见解 

third party funding (“TPF”) appears ready to make a significant difference to the way in which risk and cross-border arbitration disputes are managed in Asia, including in Japan.

12 December 2018

Arbitration arose as a private out-of-court means to resolve disputes. Autonomy, confidentiality, flexibility, neutrality, and finality attracted users. However, some of these very features have 更多

19 November 2018

Our experts give their top 10 predictions about international arbitration in 2028

19 November 2018

One reason for electing for arbitration as a dispute mechanism is confidentiality of proceedings. But what does that mean?

19 November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