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13

网站拦截强制令:应对日益凸显的网络著作权侵权风险

作者:Cate Nagy(悉尼办公室合伙人)Anna Spies(悉尼办公室事务律师)

数字时代的技术进步在很大程度上使复制和传播著作权材料变得更加容易。近年来,我们见证了很多从国际上引进的立法改革、行业协议和以技术为基础的措施,其目的不外乎阻止和控制网络著作权侵权。

本文将聚焦网站拦截强制令,该措施已被许多司法管辖区用于或引入以处理网上著作权侵权。众所周知,针对司法管辖区外运营的并且主机在司法管辖区外的网站直接实施著作权保护是十分困难的。网站拦截强制令使著作权所有人能够申请强制令请求网络服务提供商(ISP)拦截来自地方对该等网站的访问。本文将重点介绍澳大利亚、英国及新加坡拦截强制令的方法。虽然澳大利亚和新加坡近年来才引入相关法律,该等强制令自2011年起在英国沿用至今,据说已经取得了一些减少网络著作权侵权行为的效果。 

澳大利亚——《2015年著作权修正案(网络侵权)法案》

2015年6月22日,澳大利亚政府颁布了《2015年著作权修正案(网络侵权)法案》,在《1968年著作权法》(Cth)中插入了一项新的强制令权力。该项新法条第115A条赋予澳大利亚联邦法院一项权力,即发布强制令,要求网络服务提供商采取合理措施,禁止在澳大利亚境外以侵犯著作权或为侵犯著作权提供便利为目的而访问某个网络地址。著作权所有人必须实行《著作权法》中与当地网站有关的现行救济措施。

在发布命令之前,法院的以下要求必须得到满足:网络服务提供商提供访问澳大利亚境外侵犯著作权或为侵犯著作权提供便利的网络地址的服务;且该网络地址的主要目的是侵犯著作权或为侵犯著作权提供便利。该“主要”目的的规定是一种故意设置的高门槛,旨在排除那些为了合法目的运营、但包含一小部分侵权内容的网站。[1]同时也意图排除那些出于合法目而推出和投入使用的虚拟专用网络(VPN)[2]以及提供国外合法著作权材料但未获许可在澳大利亚散布该材料的网站。[3]

在裁定是否发布强制令时,法院在其自由裁量权范围内也可考虑很多因素,包括侵权的恶劣程度、该网站在其他司法管辖区内是否受拦截、拦截该网站是否是一项“适当的反馈举措”、公众利益以及对易受该强制令影响的任何人士或任何人群的影响。

不论网络服务提供商是否已实际知晓著作权侵权,均可发布强制令。该等规定旨在建立一种“无过失”救济措施。对于这种程序而言,网站运营商不是默认的一方当事人,但可向法院申请作为一方当事人参与。但是,除非法院免除通知要求,否则著作权所有人必须通知网络地址运营商该强制令申请事宜。

目前为止,在澳大利亚还没有任何以第115A条为依据提起的案件。 

英国——《1988年著作权、设计和专利法》第97A条


欧盟信息社会指令第8(3)条[4]规定“成员国应确保权利持有人有权针对被第三方利用其服务侵犯著作权或相关权利的中间商申请强制令”。欧盟法院近期在UPC Telekabel Wien GmbH诉Constantin Film Verleih GmbH及Ors (C-314/12)一案中确认,无需说明待采取的措施即可命令网络服务提供商阻止访问某网站。网络服务提供商必须采取所有“合理”措施,且需考虑网络用户的信息自由权利。

《1988年著作权、设计及专利法》第97A条实现了信息社会指令第8(3)条规定的内容。该条规定,高等法院有权力“针对服务提供商发布强制令,如果该服务提供商实际知晓他人利用其服务侵犯著作权”。对于依据第97A条规定拥有发布阻止命令的司法管辖权的法院而言,必须确定的是[5]

“(1)网络服务提供商系服务提供者,(2)目标网站的用户和/或运营商侵犯著作权,(3)目标网站的用户和/或运营商利用网络服务提供商的服务侵犯著作权,以及(4)网络服务提供商实际知晓。”

在考虑是否应行使其自由裁量权发布命令时,法院必须考虑所寻求的救济是否适当(网络服务提供商所承担的合适成本责任根据阻止措施的效果及权利持有人的后果性利益进行调整)[6]在评估是否合适时,法院将考虑的事项包括备选措施的可用性、措施的功效、成本及劝阻能力,以及网络合法用户受到的影响[7]

起初,根据第97A条规定发布拦截强制令的做法遭到了网络服务提供商的反对,具体针对的是发布的强制令的适用范围[8]。但是,随着头几个这种决定的作出,与第97A条网站拦截命令有关的基本原则得以确定下来,并且很多命令也已经形成了书面文字。[9]

自2010年起,英国法院根据第97A条规定命令网络服务提供商拦截了大量网站访问。英国网络服务提供商TalkTalk目前维护的已拦截网站清单中列出了590个已被拦截的网站名称。[10]

新加坡——《2014年著作权法修正案》

新加坡网站拦截规定由《2014年著作权法修正案》(新加坡)引入,包含在新加坡《著作权法》(第63章)第193DDA-193DDB条中。

根据新加坡法律,如果网络服务提供商提供的服务被用于侵犯著作权或为侵犯著作权提供便利,高等法院可发布强制令,要求网络服务提供商采取“合理措施”禁止“公然侵犯网络地址的访问”。高等法院在发布命令时必须注意一系列因素,包括已经发生的损害、网络服务提供商的责任、技术可行性、效果、潜在的负面效果及其他相对有效的命令。法院在确定网络地址是否用于公然侵权或为侵权提供便利时,必须进一步考虑与澳大利亚法律第115A条要考虑的因素相类似的一系列因素。

在申请命令之前,虽然法院可能免除通知要求,著作权所有人也必须通知网络地址。网络地址所有人拥有针对申请强制令及任何请求的“听证权”。

新加坡高等法院尚未依据上述新规定发布任何裁决。

因网站拦截强制令引起的关键问题

网站拦截强制令对言论自由和合法内容造成的潜在影响已经引起了很多关注。鉴于该听证会系单方面有效,网站所有人或运营商在该程序中不会表现得非常积极,因此有人担忧可能会导致合法内容也受到拦截。也有人担心会出现“过度拦截”,即其他非侵权性网站也受到误拦截,例如因为他们的主机使用相同的IP地址。但是,根据英国命令,已经引入了保障措施,这样相关利益方可申请免除或修改命令,相似做法也可能在澳大利亚和新加坡得到采用和推广。

也有人认为,网站拦截强制令根本没有效果。网络服务提供商级别的拦截比较容易规避(所谓的“打地鼠”效果)。在英国,如要解决这种问题,网络服务提供商需拦截指定的网站,以及(在以书面形式通知时)任何为访问指定网址提供便利作为唯一或主要目的的IP地址或URL。Arnold法官近来在Cartier案裁决[11]中考虑到网站拦截命令的效果并裁决,虽然经常上网并且目的明确的用户能避开这些拦截措施,拦截网站在减少英国境内使用该等网站方面已被证实具有合理效果。

网站拦截强制令只是被引入应对著作权侵权的众多措施之一,虽然针对这种措施的效果不乏争议和批评。澳大利亚政府已经承诺在开始后18个月内审查该项新的强制令权力,并且检查强制令权力对网络著作权侵权产生的效果之证据当然也会非常有趣。

本文首次选登《澳大利亚知识产权法公报》(Australian Intellectual Property Law Bulletin)(2015年)第28卷第8期上的内容。


[1]《2015年著作权修正案(网络侵权)法案》解释性备忘录第20条和第38条。

[2]《2015年著作权修正案(网络侵权)法案》解释性备忘录修订版第39条。

[3]《2015年著作权修正案(网络侵权)法案》解释性备忘录第39条。

[4]《欧盟议会和理事会关于协调信息社会中著作权和相关权某些方面的指令》,2001年5月22日2001/29/EC。

[5]Twentieth Century Fox Film Corporation 诉Sky UK Limited[2014] EWHC 1082 (Cth),Birss J[25]。

[6]Twentieth Century Fox Film Corporation 诉Sky UK Limited[2014] EWHC 1082 (Cth),Birss J [261]。

[7]Cartier International AG & Ors诉British Sky Broadcasting Ltd & Ors [2014] EWHC 3354 (Ch),Arnold J [189]。

[8]Twentieth Century Fox Film Corporation诉Newzbin Limited [2010] EWHC 608 (Cth)和Twentieth Century Fox Film Corporation & Ors诉British Telecommunications plc [2011] EWHC 1981 (Ch)。

[9]Twentieth Century Fox Film Corporation诉Sky UK Limited [2014] EWHC 1082 (Cth),Birss J [3]至[5],引用Arnold J的Cartier International AG & Ors诉British Sky Broadcasting Ltd & Ors [2014] EWHC 3354 (Ch)。

[10]参见2015年10月31日<http://help2.talktalk.co.uk/access-restricted-certain-file-sharing-websites>,请注意,这包括因商标侵权而被阻止的某些网站。

[11]Cartier International AG & Ors诉British Sky Broadcasting Ltd & Ors [2014] EWHC 3354 (Ch),Arnold J [235]至[236]。

数字智能

数字创新将引领全球范围的行业变革。数字智能中心的众多资源能够助您正面拥抱和迎接数字革新。

数字智能

南半球投资:全球房地产投资者指南

对于考虑澳大利亚房地产投资的人士,“南半球投资”可帮助他们快速了解可能遇到的法律、税务及结构问题。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Hong Kong is the ideal seat of arbitration for Mainland Chinese parties and deals involving Mainland Chinese parties.

    14 October 2020

    金杜律师事务所近期协助完成三笔复杂负债管理交易。

    2020/10/14

    We sum up the FSDC Working Group's recent report entitled “One Step Forward: Expanding Access to the A-Share Market”.

    25 September 2020

    焦黄诗允律师在2020年度《Benchmark Litigation亚太争议解决大奖》荣获“年度最佳女律师:亚太地区”大奖。

    2020/09/24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增强您的体验并帮助我们改善网站。请参阅我们的隐私政策以获取更多信息。如果您继续浏览网站而不更改设置,我们将假设您愿意收到这些Cookie。您可以随时更改Cookie设置

    有关我们使用哪些类型Cookie的更多信息,请参阅我们的Cookie使用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