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9

当技术在一带一路上遭遇争议解决

本文作者为 Meg Utterback(伦敦)律师。

一、 引言

分布式记账技术(DLT)正在改变业务开展的方式,也将影响争议解决。本文旨在阐述将分布式记账技术用于一带一路倡议项目的方案,以及区块链的应用和智能合同会如何影响争议解决。

 分布式记账技术允许多方订立便利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交易和付款的智能合同。投资百科(Investopedia)网站将分布式记账定义为在跨站点、跨机构及跨地域的全网上一致共享和同步的资产数据库。 (https://www.investopedia.com/terms/d/distributed-ledgers.asp

这一共享信息的重要特征是,通过任何人皆可查验(以保证其中所记录变更的次序和内容)的密码散列,其完整性得到保护且可验证。对总账目的变更需要通过网络共识机制达成一致并向网络上的全体用户传播,从而保证每一用户具备总账目的完全相同且获验证的副本。数字总账所记录的交易因此为全体用户所“见证”,从而使该系统透明化。

总账可针对特定行业和用途而设计应用,例如,采用钻石登记和追踪系统,或者追踪快递移动和交付的总账。这些交易的自我执行、自我验证以及公开的属性,是一带一路的未来趋势,对保险、贷款、货物出售和物流的合同而言则是近期发展方向。

二、 智能合同签订

我们已有多年在有意无意间的订立了数字合同——网上银行应用、接受软件条款和条件均是数字合同的形式。智能合同是“一套以数字形式载明的承诺,包括计算机协议,在协议之内各方履行这些承诺。”(Nick Szabo《智能合同:为数字市场构筑街区》(Smart Contracts: Building Blocks for Digital Markets)1996年)。因此,智能合同比我们已知的基础数字合同更进一步,因为智能合同反映了协议条款并将其自动化。

智能合同是以区块链为基础构建、由交易触发的软件程序。一旦发起,智能合同不可撤销。它们无法撤回,并且将自行签订。因此,它们对订立合同的传统观念构成了特殊的挑战。这一挑战在于确保智能合同的程序编写人员已准确且全面地捕捉到了各方有意加入的所有条款。鉴于传统合同最终会由法律体系来解释,而通过智能合同,代码就是法律且交易结果不可改变。

最近,关于我们应否就一带一路对智能合同有所期待,我咨询了多位中国区块链企业家。一个共识是智能合同仍在演化发展,并且在其广泛应用之前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在保险业已有一些智能合同的成功应用。与我对话的多数企业家相信,至少三到五年之后,它们才会在商业市场上普遍应用。与此类似,这一领域的一些学者认为以太坊(Ethereum)作为智能合同订立平台仍有不足。他们认为智能合同因其成本而受到限制,并且质疑其完全涵盖更复杂合同中出现的所有变量的能力。国际法院管理协会副主席同时兼任迪拜国际金融中心争端解决机构总裁的马克•比尔(Mark Beer)先生,则有着乐观得多的看法。比尔先生相信我们很快将进入快速应用的时代。他觉得,以太坊的应用证明已成功了一半,而其余的挑战在于成本。“随着将复杂合同形成代码的能力不断增长,定价将下降。其优点在于它将使新兴市场的合同签订更好。”

智能合同将减少关于质量和定价的争议,而且合同本身一旦执行,不能变更,这减少了欺诈和贿赂的风险。智能合同的采用,将成就无纸化电子国际文件,为贸易和物流提供便利。“它将不再只是关乎电子商务,而是电子报关和电子政务。”(https://www.silkroadbriefing.com/news/2018/03/22/belt-road-initiative-ushering-new-trade-logistics-blockchain-5g-technologies/

如果我们设想去到未来,人们可以看到一带一路项目的自动化,且相同项目在其他法域在相同各方之间复制。在埃及建造热电联产设施的总承包商可能需要在法国制造的通用电气涡轮机。该承包商,一家中方企业,与通用电气法国订立数字合同,但是在交易背后是为完成交易而必经的从出厂到安装到试运行的诸多步骤。合同自我执行的属性,使得设备一经装船即可快速付款。其他软件可利用合同来处理任何有关的出口审批以及船运单证。抵达埃及后,合同将进一步触发办理进口单证的软件。合同还可以与其他有关港口物流的软件相联系,该软件可自动安排港口到工程项目的转运。在工程项目现场,一旦装机设备达到程序设定的测试要求,进一步付款以及最终的验收文件和任何保证金的解付都将被触发。智能合同会通过完全无纸化且自我执行的区块链代码,自始至终自动化保障一系列交易。正如人们能够想象的,各方、第三方及政府之间的软件基础设施需求仍然需要大量的工作,而这需要时间来发展。

三、 智能合同争议

智能合同到来后,争议解决(除了较小的案件外)仍将采用传统场所——即,法院、国际法院和仲裁。较小的案件可通过人工智能来处理,就像网络销售公司当前解决消费者投诉那样。但是,较大的问题仍将继续需要人力来审查证据并进行事实和法律认定。 

争议性质可能各异。争议可能聚焦于代码编写是否准确反映了各方意愿,或者某些代码错误是否造成了不当付款或发错货物以及该由谁来承担该错误的费用,诸如此类的问题。这些争议将会涉及技术层面。其中的争议更加复杂,首先,律师需要证实基础合同的条款;其次,律师需要证明该代码准确反映了协议。

由于这些争议产生于技术因素之上,因此需要考虑法官和仲裁员的背景。我们可能会看到审理此类案件的专业国际法院或仲裁机构的发展。至少现有机构需要适应这一新形势。 

就争议来说,智能合同当然构成了独一无二的挑战。采用昵称订立合同可能给识别真正的当事人带来麻烦。如果在捷克共和国为分别在中国和美国的当事人用代码写成合同,如果没有载明,哪个国家将对合同及其有关争议主张司法管辖权呢?如果某些有关国家不将智能合同认定为可强制执行合同,又当如何呢?就此,智能合同又提出了特殊的强制执行问题。如果仲裁地认可智能合同,但在执行国它又属非法,那仲裁裁决将可能以有违公共政策为由遭遇挑战。争议将可能出现于项目早期,因如果各方期待未能在代码中实现,则不履行合同的情况将变得明确。诸如拒绝履约、非法解约和弃权的传统概念,在智能合同的世界里还能否有一席之地?这些只是随着这一技术向前发展为现实,而将会出现的问题中的一部分。

四、 主权背书的加密货币

尽管在多数法域都有人民币兑换性的难题,人们也容易想见,中国政府选择开发有主权背书的加密货币,用于一带一路项目。这种货币有多项优势,包括兑换性和对币值波动的控制。不仅如此,它将打造一个由一带一路常规参与方组成的封闭生态系统,由于参与项目运作的全体当事方均已知可靠,彼此可以便利地订立合同和兑换货币,进而可提高相关项目的质量和效率。加密货币将可能钉住某一货币,以允许其用于一带一路生态系统之外的采购。有主权背书且受到监管的加密货币的概念,与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创造者的初衷背道而驰,他们希望跳出监管环境,创造去中心化的分布式记账技术平台,该等平台会依赖用户通过区块链规则下的“挖矿”和开展交易来创造价值。然而,中国不会允许一带一路项目上有如此的自由度,所以他们可能会采取有所控制的方式。尽管其具有受到监管的性质,它仍将助力一带一路倡议。主权背书的加密货币将为用户建立信心,并为在一带一路各法域之间的智能合同项下付款提供便利。 

五、 机构积极应对技术对贸易、贸易融资和争议的影响

马克•比尔是未来法院论坛的联合创始人,该论坛在迪拜国际金融中心法院和迪拜未来基金会的联合倡议下组建。比尔先生和一群具有超前思维的商界和法律专业人士以及学者,是未来法院论坛的代表,他们专注于分析新兴技术的司法影响。 

未来法院在2018年3月举办论坛,探讨了五项核心技术以预见未来如何裁判相关领域的争议,即:人工智能、无人驾驶汽车、区块链、3D打印以及无人机系统。这些核心技术对千禧一代具有当然的话题性以及毫无疑问的号召力,他们将成为产业的未来。未来法院还探讨了技术的法律应用前景。增加效率和减少案件积压被视为区块链和人工智能可能会有所作为的方面。 

另一个有趣的动向是新加坡与香港于2017年12月13日签署的关于跨境贸易的谅解备忘录,合作开发全球贸易连接网络(GTCN)[1]。  备忘录首开先河,运用分布式记账技术构建跨境基础设施,促进两地乃至整个地区贸易及贸易融资数字化,因该基础设施采用“开放式架构”设计,其他潜在用户可以相对容易地接入进来。香港金融管理局于2018年9月启动其贸易融资平台(TFP),该平台基于区块链技术并且接入更大规模的全球贸易连接网络。如果该平台运营成功,这将革命性的把区块链技术引入主流金融贸易。

许多机构目前刚刚开始领悟分布式记账技术的意义,而那些已经在研究和评估其影响的机构可能在十年内占据特殊位置。即使你选择不冲在这项新技术的前沿,你和你的公司也应当切实理解其含义以及未来数年里对公司业务的影响。 

六、 结论

在我心目中,可以预见到未来一带一路上智能合同将无懈可击地执行项目,并确保以数字货币结算交易。它将逐渐形成一个生态系统,其中参与者具备经验并利用技术来加速项目完成。以数字货币结算,项目将免受本地或外国政府的政治和经济影响。但也有局限性,数字记账技术将如何应对国家发布的影响合同条款实施的临时规定?例如,在前文的涡轮机例子中,涡轮机将会高效运到项目所在地。如果第三方国家实施具有域外效力的法规,例如美国对交易中的一国或一方实施制裁,则该交易将属非法。智能合同将造成非故意的违法后果,除非其以某种方式可撤销。这些以及其他问题可能会延迟智能合同的实施或限制其应用。我仍乐观地认为,分布式记账技术将更多地用于将系统(比如货运)自动化以及追踪和处理有关的物流文书工作。随着这一基础设施的发展,目前挑战智能合同成功应用的变量将会减少,并且理想情况下,会在一带一路上实现更加高效的合同签订。不变的是,有些合同会被违反,了解法律人员如何管理这些争议令人激动,这既需要技术也需要法律的专业能力。

[1] http://www.mas.gov.sg/News-and-Publications/Media-Releases/2017/Singapore-and-Hong-Kong-launch-a-joint-project-on-cross-border-trade-and-trade-finance-platform.aspx



“一带一路”文章系列

我们带领您一起探索“一带一路”倡议带来的机遇,为您提供全面的专业服务。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您可能感兴趣

    We look at how Hong Kong, Singapore, Australia and England courts approach any exercise of power to restrain a call on performance bonds.

    06 April 2020

    本文旨在简要介绍《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及其对核心大湾区城市的愿景。

    2019/02/25

    根据欧盟成员国之间签订的投资协定提起的投资仲裁将会面临很大不确定性,尤其是正在进行的或未来可能根据《能源宪章条约》提起的投资仲裁。

    2018/11/19

    香港“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报告和建议

    2018/04/12

    与您的行业相关的服务。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增强您的体验并帮助我们改善网站。请参阅我们的隐私政策以获取更多信息。如果您继续浏览网站而不更改设置,我们将假设您愿意收到这些Cookie。您可以随时更改Cookie设置

    有关我们使用哪些类型Cookie的更多信息,请参阅我们的Cookie使用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