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23

HKIAC制定2018年新版仲裁规则,以深化香港“一带一路及大湾区首选仲裁地”角色

2018年11月1日,香港国际仲裁中心(“HKIAC”)新版《机构仲裁规则》(“2018年仲裁规则》”)将正式生效。《2018年仲裁规则》引进了具有深刻影响的变化,这些变化将大大提高争议解决的效率,并为介入日益复杂的交易中的当事方提供更多的灵活性和成本管理。

在本文中,我们对《2018年仲裁规则》中的以下五个主要变化进行总结和评论:

  • 对紧急仲裁程序的完善;
  • 引入初期决定程序;
  • 披露第三方资助的要求;
  • 扩大多份合同下提起单一仲裁及平行程序的适用范围,及HKIAC在追加当事人申请中的角色;以及
  • 作出裁决的期限。

《2018年仲裁规则》适用于在2018年11月1日或之后提交仲裁通知的、仲裁协议约定由HKIAC管理仲裁的所有仲裁案件(第1.1条)。然而,除非当事人另有明确约定,新引入的初期决定程序(第43条)和对紧急救济的特定条款(附录4第1(a)款和第21条)将不适用于在2018年11月1日之前缔结的仲裁协议(第1.5条)。

对紧急仲裁程序的完善

在《2018年仲裁规则》之前,仲裁当事人只能在提交仲裁通知的同时或之后寻求紧急救济。《2018年仲裁规则》允许申请人最早在提交仲裁通知前7日内(或紧急仲裁员批准的更长的期限)提交紧急救济申请(附录4第1(a)款和第21条),从而为当事人提供更大的灵活性。

除此之外,新规则对紧急仲裁员的总收费金额规定了非常合理的限额,该限额仅能在仲裁双方当事人同意时变更,或由HKIAC在例外情况下变更(附录4第5款)。在本文发表之日,HKIAC尚未公布此收费限额。

《2018年仲裁规则》的一个重要补充在于,明确规定是否作出临时措施的判断标准将同样适用于当事人对紧急救济的申请(附录4第11款)。仲裁机构对于此问题采取了不同的做法。一方面,缺乏明确的判断标准(如之前的HKIAC规则、当前的《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仲裁规则》、《国际商会仲裁规则》)赋予了紧急仲裁员在紧急情况下作出救济时更大的灵活性,然而,在实践中仍然要以作出紧急措施的判断标准为指引;另一方面,明确的判断标准将给予仲裁当事人一定程度上的确定性,并为此程序下仲裁员和律师处理案件提供框架。

HKIAC也对紧急仲裁的时限进行了缩短:紧急仲裁员必须在24小时内被指定(旧规则为2日内),且关于紧急救济的裁决必须在14日内作出(旧规则为15日内)。

初期决定程序

《2018年仲裁规则》引入了初期决定程序(第43条)。根据新规则,双方当事人可请求仲裁庭以简易形式作出对某一法律或事实问题的认定,依据是此种法律或事实问题 (i)明显缺乏依据;(ii)明显不属于仲裁庭管辖权范围内;或(iii)即使是正确的,仲裁庭也无法做出支持主张该问题一方的裁决。

初期决定程序是就争议(或争议的一部分)迅速得出解决的有力工具,将阻止当事人试图出于拖延或策略目的而主张无根据的观点。在主张或抗辩中提出的事实或法律问题均可适用此程序。仲裁庭必须在收到初期决定请求的30日内决定是否批准进行初期决定程序(第43.5条),然后必须在作出进行初期程序决定之日起60日内作出命令或裁决。

虽然此种程序被定义为“初期”决定程序,但如果在相关法律或事实问题被提出后“尽可能及时地”向仲裁庭提起初期决定申请(第43.4条),此种申请也可在仲裁审理程序中较晚的时间提出。

第三方资助的披露

2017年,香港颁布法律允许仲裁中引入第三方资助(“TPF”),该等法律将会在第三方资助者行为准则颁布后全面生效。

为了与香港第三方资助的相关立法保持一致,《2018年仲裁规则》已就此方面进行了修改。新规则特别包含了以下内容:(i)各方必须披露资助协议的存在和资助者的身份(第44.1条);(ii)受资助方应向现有或潜在资助者披露与仲裁有关的信息(第45.3(e)款);以及(iii)仲裁庭在确定仲裁费用时可以考虑第三方资助的费用(第34.4条)。

新规则没有具体说明第三方资助将如何影响费用索赔。

扩大多份合同下提起单一仲裁及平行程序的适用范围,及HKIAC在追加当事人申请中的角色

之前在旧规则下,只有在引起仲裁的各份协议均约束仲裁所有当事人的情况下,才能启动单一仲裁程序。《2018年仲裁规则》已将该规定从第29条中删除。这意味着在新规则下,在甲、乙双方签订仲裁协议,而乙、丙双方单独签订另外的仲裁协议的情况下,尽管甲、丙双方并无合同关系,依然可以通过协商,将三方纳入关涉两份合同的同一仲裁程序之中。这种变化有可能简化复杂争议的解决,例如在建筑纠纷中,往往就同一组事实提起多次仲裁(例如雇主和主承包商之间,以及主承包商和分包商之间)。

根据《2018年仲裁规则》,在同一仲裁庭在多个仲裁案件下审理相同的事实或法律问题,但不能或不便合并审理时,仲裁庭也可以进行平行仲裁程序(即同时进行两次仲裁)或连续诉讼程序,而不是之前仲裁规则中规定的合并程序。

新仲裁规则的另一处变化是,在组成仲裁庭之前,HKIAC有权决定是否加入其他当事方(第27.1条)。

裁决作出的时限

根据《2018年仲裁规则》,HKIAC现在要求仲裁庭在仲裁程序结束时通知当事人预计作出裁决的日期,且该日期必须在仲裁程序结束的三个月以内,这无疑是对经常听到的仲裁员作出裁决花费时间过长的批评的回应。只有在以下两种情况下,可以延长作出裁决的期限:(1)当事人双方同意;(2)HKIAC认为合适的情况下。

《2018年仲裁规则》也对以下内容作出了进一步的修订:(i)使用在线文件存储系统进行通信(第3条);(ii)鼓励在仲裁中使用科技手段(第13条);(iii)明确规定当事人有权要求中止仲裁以等待其他争议解决方式(如调解)下的结果(第13.8条)。

《2018年仲裁规则》符合近期国际仲裁的市场趋势,以及当事人对(i)提高效率,(ii)应对日益复杂的多份合同商业交易的灵活程序,以及(iii)成本管理的要求。这些修改必将增强香港作为亚洲地区领先仲裁地,及处理一带一路和大湾区争议首选仲裁地的角色。

主要联系人

金杜“一带一路”国际合作与促进中心

作为一家根植中国的全球性律师事务所,金杜于2019年3月成立了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与促进中心(KWM Belt & Road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nd Facilitation,简称BRCICF)中心。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您可能感兴趣

    本文概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就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对债券发行通函披露程度的指引。

    2020/04/08

    We sum up the SFC's guidance to intermediaries in response to the effects of the COVID-19 pandemic.

    07 April 2020

    We look at how Hong Kong, Singapore, Australia and England courts approach any exercise of power to restrain a call on performance bonds.

    06 April 2020

    本文概述《有限合伙基金条例草案》下拟议的有限合伙基金制度的主要特点和要求。

    2020/03/27

    与您的行业相关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