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13

伊朗:电子尽职调查及应对制裁风险

国际性制裁案件数量前所未有地激增,所实施的限制性措施越来越复杂,为应对这种局面,很多公司和金融机构近年来采取比以往更为先进的信息技术解决方案以避免制裁违规。

事实上,全球执法部门目前要求使用电子筛查和基于风险的合规系统来确保合规并控制制裁违规的风险。

但是考虑到伊朗可能很快会重新开放国际业务,现在打算与伊朗进行交易的企业面临着不得不放弃花费数年努力建成的稳健合规系统(其核心是复杂的交易型和交易对方筛查工具)。在下文中,我们将着眼于制裁解除后会对现存信息技术合规基础设施产生哪些影响。

背景

2015年7月,“E3/EU+3”国家(中国、法国、德国、俄罗斯联邦、英国、美国及欧盟外交事务高级代表)和伊朗结束了数月的谈判历程,针对伊朗的核计划达成了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由此,伊朗进入了新纪元,也为全球企业带来诸多重要机遇。

根据JCPOA条款,将会出现一个多数制裁解除的假定阶段,涵括贸易、技术、金融和能源等部门。作为交换,伊朗已经同意绝不“寻求、开发或取得任何核武器”,也同意在指定核站点接受国际原子能组织(IAEA)全球核监察部门的持续监察。

阶段性地解除制裁为企业制造了挑战,这些企业将需要确保他们理解何为可行、何为不可行,并且他们的信息技术系统得到相应的升级/更新。 

制裁将在什么时候解除?

JCPOA条款已经由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和伊朗议会(Majlis)批准。此外,美国和欧盟已经开始为解除针对伊朗的最终制裁铺垫合法性基础。

尽管广泛期待2016年上半年制裁将(阶段性)解除,但是,JCPOA并未立即引发任何制裁救济;这只能在“执行日”当天实施,而目前这一日期尚未确定,且取决于IAEA对伊朗履行义务达标的核实。

在那之前,制裁将继续有效,并且任何违反行为均会导致对相关方的刑事和/或民事处罚。同样,公司和金融机构必须继续全面筛查交易对手和交易信息,为确保合规,信息技术解决方案对所涉及的集中流程十分重要。 

目前企业可以做什么?

在执行日前,人们都应记住制裁仍然有效,而且欧盟和美国当局都有权实施制裁。在明知和故意的情况下参加以避开制裁为目的或结果的活动仍属违反制裁规定。

因此,在制裁解除前所采取的任何初步措施应明确限于该特定初步目的。

虽然没有禁止去伊朗参加会议,但是针对向伊朗个人付款及与列入黑名单的个人做生意的欧盟限制性规定仍有效。因此,应小心谨慎地针对该地区内任何潜在业务往来(包括代理及他们所代表的个人)实施全面筛查和尽职调查,避免无意中与被列入黑名单的个人及资产有牵连。

执行日后是什么情况?

根据JCPOA条款,欧盟将在执行日暂停多数现行的制裁,包括与金融、银行、保险、油/气、航运、运输和贵重金属有关的制裁。

某些(但不是全部)目前受到资产冻结制裁的个人/实体将被从指定个人/实体清单(即制裁黑名单)中剔除,从而释放了大量之前冻结的资金。

但是,某些伊朗银行将继续留在制裁黑名单上,因此应谨慎确保所有交易对手在伊朗开展业务时都受到了全面的尽职调查并且经过黑名单筛查。

与武器、军用设备及某些金属和软件有关的制裁禁止性规定也将继续有效,此期间最多可达八年,直至过渡日。有限的资产冻结也将继续存在。保留性制裁实施的完整范围只能在执行日开始后才能确定。

从合约角度来讲,在制裁问题仍然存在和/或恢复制裁的情况下,试图与伊朗利益相关方达成交易的各方,应当在合同中纳入制裁条款(例如提供有序退出)。

一个值得注意的关键问题就是,JCPOA不涉及对禁止美籍个人与伊朗之间贸易和商业的美国制裁的移除。相反,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管理办公室(OFAC)将保留多数涉及美籍个人或美国金融系统的制裁。但是,JCPOA设想的是,自执行日起,OFAC将许可美籍个人实施的某些活动,并且将会放宽适用于非美籍个人的美国二次制裁。

近年来,欧盟和美国通过实施相似度极高的制裁,逐步协调对伊朗的外交政策。但是,在执行日后,这种情况会发生改变,因为在执行日当天,美国实体/个人将开始受到比欧盟实体/个人更严苛的限制。双速制裁的放宽实际上意味着,在美经营业务的全球企业将不得不仔细考虑他们在未来所承担的新义务范围,并且深思构成制裁系统和管控的任何适用的限制规定。

从系统和信息技术实施角度来看,正是该问题(即欧盟和美国的立场分歧)可能会引起最大的挑战。 

制裁可以重新实施吗?

JCPOA包括争议解决机制(其有严格的截止日期),该机制旨在阻止相关方采取措施破坏交易,并意在即刻解决他们产生的问题。最后,“如果伊朗未有效履行[其]JCPOA承诺”,所有现存的限制性措施均可恢复(所谓的“回跳”规定)。

这种可能性应使企业对待伊朗问题时决不可掉以轻心,并且如果重新实施制裁,企业应采取健全的合约性保护措施。预计法律及合规团队将参与谈判具体的陈述/保证、制裁终止权和制裁先决条件,以确保企业受到充分保护。 

如果重新实施制裁,企业将需要确保他们可以迅速重新实施更严厉的措施和/或历史性信息技术政策/系统。如果制裁解除,企业的明智之举是将其信息技术合规系统存档,使其可以经临时通知即可恢复使用,同时对正常的企业运营产生有限的干扰。

腐败风险

此外,很多伊朗重要企业和资产均由国家管理。因此,谈判可能涉及公职人员,这会增加相关风险,包括潜在的贿赂/腐败违法风险。企业应保持警惕,并保证遵守合适的政策和程序,从而限制可能违反英国《反贿赂法案》和美国《海外反腐败法》行为的风险。

此外,企业将需要确保会计和费用流程降低了腐败行为发生的可能性,并在发生时确认危险问题。

前景

很多企业多年来拒绝在伊朗开展任何业务。这意味着立场比较简单明了,所采用的任何筛查技术可能径直以所有伊朗业务为目标,并且拒绝这些业务。

的确,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近年来一直在“减少风险”并停止与某些高风险/受制裁国家所有业务往来)可能仍不乐于处理伊朗相关的交易,特别是在美国制裁仍有效的情况下。

但是,鉴于伊朗市场的巨大潜力,横跨各个部门的企业都已经尽快为在/与伊朗开展业务运作打下了基础。特别是那些实体现在应准备好如何更好地更新其电子系统和管控,这将会在出现问题时形成与执法机构的抗辩/对话的重要部分。

不管怎样,执行日过后,沿着所有权链向上/向下展开的详细交易对手尽职调查(及相关电子筛查)将继续是选定客户和新业务审判流程的关键部分。

“一带一路”文章系列

我们带领您一起探索“一带一路”倡议带来的机遇,为您提供全面的专业服务。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Hong Kong is the ideal seat of arbitration for Mainland Chinese parties and deals involving Mainland Chinese parties.

    14 October 2020

    金杜律师事务所近期协助完成三笔复杂负债管理交易。

    2020/10/14

    We sum up the FSDC Working Group's recent report entitled “One Step Forward: Expanding Access to the A-Share Market”.

    25 September 2020

    焦黄诗允律师在2020年度《Benchmark Litigation亚太争议解决大奖》荣获“年度最佳女律师:亚太地区”大奖。

    2020/09/24

    与您的行业相关的服务。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增强您的体验并帮助我们改善网站。请参阅我们的隐私政策以获取更多信息。如果您继续浏览网站而不更改设置,我们将假设您愿意收到这些Cookie。您可以随时更改Cookie设置

    有关我们使用哪些类型Cookie的更多信息,请参阅我们的Cookie使用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