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8

大湾区航空业的最新动态

作者:黄海思Adam Smart

本文作者特别感谢马峰颜琼、陈嘉慧和黄天亮对本文的帮助。

2019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新冠病毒”)的爆发对全球航空业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全球各大航空公司都被迫缩减了他们的航班服务。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国际航空运输协会”)预测,2020年度的全球航班运量将会按年大跌48%[1]。在世界各国取消他们现时的隔离和旅行限制之前,我们仍难以预计新冠病毒对航空业造成的整体影响。不过,航空业是一个有韧性的行业,过往也曾在成功克服9/11恐怖袭击、非典和2008/09金融危机带来的挑战后迎来蓬勃的发展。

虽然我们很难预测整个航空业需要多久才能从这次的危机中恢复过来,但粤港澳大湾区(“大湾区”)的航空业很可能会在内地逐步恢复的国内市场的带动下,抢先走出这次的危机。另外,中国人民银行会同内地的银行、证券和外汇监管机构在2020年4月公布了多项新措施(“2020年意见”),为航空业适应新的经济/全球环境和开拓大湾区新机遇提供了巨大的潜力。本文将围绕航空业这一焦点,简要概括2019年2月18日发布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规划纲要》”),重点介绍大湾区自《规划纲要》发布以来取得一些发展,并找出2020年意见带来的全新机遇。

以航空为背景简要概括大湾区和《规划纲要》[2]

大湾区包括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广东省的广州市、深圳市、珠海市、佛山市、惠州市、东莞市、中山市、江门市和肇庆市。截至2018年底,大湾区的总人口大约为7116万[3]。作为中国开放程度最高、经济活力最强的区域之一[4],大湾区在2018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和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分别达到16,419.7亿美元和23,075美元,在国家发展大局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

《规划纲要》由中国的相关中央政府部门会同广东省、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共同编制。《规划纲要》绘制了大湾区的经济发展计划,包括建造国际创新科技中心、加快基础建设互联互通、推进生态保育、和共建粤港澳合作发展平台的愿景。作为这些发展目标的一部分,《规划纲要》绘制了在大湾区建设国际航空枢纽的愿景。

《规划纲要》也绘制了大湾区各大主要城市的发展目标,其中一些就聚焦于大湾区的航空业发展:香港特别行政区应将自身定位为国际金融中心、国际航空枢纽和亚太区国际法律及争议解决服务中心;深圳应将自身定位为全国性经济中心城市和创新创意之都;而广州应将自身定位为综合交通枢纽。

大湾区的航空业

早在按照《规划纲要》谋划发展之前,大湾区已经是中国乃至整个亚太区的重要航空枢纽。大湾区共有10个民用机场,其中的香港国际机场(“香港国际机场”)、澳门国际机场(“澳门国际机场”)、深圳宝安国际机场(“深圳宝安国际机场”)、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和珠海金湾机场(“珠海金湾机场”)是区内最重要的机场(“大湾区五大机场”)。

(i) 大湾区五大机场的对比[5]

香港国际机场、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和深圳宝安国际机场是大湾区五大机场中最为重要的机场,拥有显著较高的年运输量(按客运量和货物吞吐量计)。因此,香港国际机场、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和深圳宝安国际机场是大湾区重点发展的机场。我们从以下数据(和上文注明的航线数量)可以看出,深圳宝安国际机场的发展相对落后于同区的另两大机场。鉴于《规划纲要》特别提出了发展深圳宝安国际机场的要求(例如,提升深圳机场国际枢纽竞争力和建设深圳通用航空产业综合示范区),深圳宝安国际机场在不久的未来拥有巨大的发展潜力。



  • 资料来源:中国民用航空局 2019 年度数据
  • © 金杜律师事务所 2020

(ii) 大湾区五大机场在全国的重要性[6]

香港国际机场、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和深圳宝安国际机场在整个中国航空业(包括客运和货运领域)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香港国际机场、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和深圳宝安国际机场接待乘客人数大约占全国前十大机场接待乘客人数的33%,处理货物总量大约占全国前十大机场处理货运总量的51%。随着新冠病毒危机结束后国内市场的逐步复苏,我们可以预见大湾区机场(尤其是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和深圳宝安国际机场)的恢复速度将会快于亚太区内与之相竞争的其他机场。

(iii) 大湾区五大机场规划中的建设[7]

除了深圳宝安国际机场和广州白云国际机场都在近期完成了客运大楼的扩建之外,大湾区五大机场中的每个机场都采取了各种重大措施,计划未来几年在《规划纲要》的鼓励下扩建他们的基础设施。

机场 计划

香港国际机场

增加跑道数量,由现时的两条增至三条

澳门国际机场

建造客运大楼南翼延伸

深圳宝安国际机场

增加跑道数量,由现时的两条增至三条

广州白云国际机场

增加跑道数量,由现时的三条增至五条;以及建造第三座客运大楼

珠海金湾机场

建造第二座客运大楼

这些基础设施的建设将会推动大湾区相关行业(包括地勤服务、物流、空中管制、飞机保养和机组人员培训设施)的发展。[8]另外,由于大湾区机场(尤其是香港国际机场)旨在建成为智能机场,科技公司也可能会扮演重要角色。[9]考虑到需要在最大程度上减少乘客和乘客之间、及乘客和乘务人员之间的接触,新冠病毒危机很可能推动机场技术取得超常规的飞速进步。

自《规划纲要》公布以来取得的发展

(i) 拓展内地和香港特别行政区之间的多式联运代号共享服务[10]

正如上文重点介绍的,《规划纲要》聚焦的其中一项重点就是构建大湾区现代化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包括建设世界一流的机场群。《规划纲要》第五章也提出确保大湾区内部不同运输模式的顺畅衔接和提升客运和货运服务的标准,力争将大湾区任何两大主要城市间的出行时间缩减至1小时或1小时以内。大湾区的各大城市已经致力于落实《规划纲要》在这方面的规划。其中一个例子就是拓展了运输公司在内地、澳门特别行政区和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多式联运代号共享”。

多式联运代号共享计划允许搭乘飞机的乘客使用同一张飞机票搭乘其他模式的交通运输工具(如,跨境巴士或高速轮渡),帮助旅客更方便快捷地作出出行安排,鼓励乘客在大湾区使用多种形式的公共交通工具。

在《规划纲要》出台之前,指定航空公司只获准运营空运-陆路的多式联运服务,同时跨境巴士只能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深圳两地运营。但是,在《规划纲要》发布后,指定航公公司现已获准与通往内地所有城市的各类陆路运输工具(包括铁路服务、客运车辆和长途汽车)的承运商订立代号共享安排。另外,航空公司获准订立空运-海运多式联运代号共享安排。内地和香港特别行政区之间现已增设香港国际机场通往大湾区城市(包括澳门特别行政区、福永、虎门、九洲、莲花山、南沙、蛇口和中山)的海上交通选项。这一安排包括在深圳蛇口邮轮码头、珠海九洲港和广州莲花山港设置机场登记设施,允许机场乘客在抵达香港国际机场后直接前往中转离境大厅。

此外,大湾区出台了多项简化跨境规则的措施,同时也在港珠澳大桥香港口岸和西九龙高铁站设置了香港国际机场登记设施。现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和大湾区其他地区之间也允许提供跨境直升机服务。

多式联运代号共享服务的拓展让那些在香港国际机场运营的航空公司能够提供衔接大湾区其他目的地的无缝对接式空运-陆路和空运-海运交通运输服务,进一步巩固了香港特别行政区在大湾区内的国际航空枢纽地位。考虑到2019年度大湾区乘客(除香港特别行政区乘客以外)的人数还不足一家以香港特别行政区为基地的大型航空公司乘客人数的10%,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航空公司还有着巨大的发展潜力。大湾区内更为完善的交通运输体系也将自然而然地为香港国际机场和其他大湾区机场(尤其是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和深圳宝安国际机场)带来发展其他与航空/交通运输相关业务的契机。若空客公司的计划取得成果,大湾区甚至可以提供直升机呼叫和电动无人驾驶飞机服务。[11]

(ii) 出台144小时过境免签政策[12]

为了鼓励大湾区旅游业发展,推动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和深圳宝安国际机场建设成为国际航空枢纽,自2019年5月起,来自53个国家的外国旅客(包括欧盟各国、英国、澳大利亚和美国旅客)不需要签证就可以在深圳、广州或广东其他城市中转停留144个小时。

为此,旅客需持有效的国际旅行证件和前往第三国家或地区的联程机票。根据这一政策,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澳门特别行政区被视为相对内地而言的第三地区。旅客需要经由广州白云国际机场、揭阳潮汕国际机场或深圳宝安国际机场进入大湾区。这一政策更方便旅客在大湾区机场转机,旅客无需签证即可在大湾区观光。

从基地位于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和深圳宝安国际机场的航空公司(包括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和深圳航空公司)角度,这一政策有机会提升他们的市场份额,让他们接待更多在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和深圳宝安国际机场转机的宝贵的国际过境乘客。考虑到大多数的国际航班目前都属点到点性质或限于内地境内的国际-国内转机,除香港国际机场的国泰航空公司以外,大湾区的航空公司和机场目前对这一市场的开发力度尚显不足。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和深圳宝安国际机场基础设施的扩建增加了航空接待运能,能够满足过境乘客人数增长的需求。

(iii) 南沙自贸区和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飞机租赁[13]

《规划纲要》的另一项重点是开发中国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广东自贸区”)。广州南沙自由贸易试验区(“南沙自贸区”)是广东自贸区的三大新区之一。《规划纲要》旨在南沙自贸区发展金融服务,包括金融科技、航空融资和航空租赁。《规划纲要》还支持香港特别行政区和南沙自贸区紧密合作,希望把南沙自贸区建成为内地的门户。

市场参与方已经开始通过香港特别行政区(所有人层面)和南沙自贸区(出租人层面)设计他们与内地航空公司(作为承租人)的交易架构,而这一架构与内地其他自贸区的转租赁架构类似。通过使用香港特别行政区+南沙自贸区的跨境租赁架构开展交易,航空租赁公司既能够受益于进入香港特别行政区国际金融市场的便利,也能享受专门适用于合资格飞机出租人的优惠税务制度。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专门税务制度针对合资格飞机出租商和合资格飞机租赁管理商规定了8.25%的优惠税率(即,现时利得税税率16.5%的一半)。合资格飞机出租商将要按其税基(总租金减去可抵扣费用(但不含折旧))的20%缴纳利得税,因此净税率仅为1.65%(即,20% x 8.25%)。另外,内地和香港特别行政区之间的双重课税协定规定了较低的预提税税率(5%),使得香港特别行政区成为对内地承租人适用最低预提税税率的管辖区,紧随其后的是新加坡和爱尔兰(两者都适用6%的预提税)。[14]

南沙自贸区公司还可以享受南沙自贸区的优惠进口关税和报关政策。迄今为止,过去五年内已有超过120架商用飞机在南沙自贸区落地,当中包括中国南方航空公司运营的飞机。[15]若按南沙自贸区内成立的租赁公司计,南沙自贸区融资租赁公司的数目已由2015年初的30家左右一跃攀升至2019年的2,100多家,当中包括天合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和南方国际租赁有限公司。许多国有企业也都在南沙自贸区设立了融资租赁业务经营机构。[16]

作为将大湾区建设成为航空枢纽计划的一部分,预计南沙自贸区/香港特别行政区将会进一步成为进入内地进行航空交易的主要租赁架构之一(尤其是对基地位于大湾区的航空公司而言)。

(iv) 关于金融支持大湾区的2020年意见[17]

2020年4月,中国人民银行会同内地银行、证券和外汇监管机构在2020年意见中宣布了多项鼓励大湾区发展的新措施。2020年意见的其中一项主要原则,是鼓励内地、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澳门特别行政区之间的金融合作,以及提升香港特别行政区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18]

此外,2020年意见鼓励大湾区跨境贷款的开展,包括从内地银行向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澳门特别行政区的实体提供的跨境贷款,以及从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澳门特别行政区银行在内地的分行向大湾区的实体提供的跨境贷款。2020年意见还建议增加对其他非银行跨境业务的支持,包括金融租赁公司。

2020年意见一旦实施,将进一步加强大湾区内的金融合作。从航空租赁的角度看,如果贷款成本降低,或者大湾区管理当局提供进一步的金融或税收优惠,南沙自贸区/香港特别行政区租赁结构的优势可能会更大。

(v) 相关产业在大湾区的发展

据报道,2018年中国的维护、修理和大修(“维护、修理和大修”)市场为1,286.8亿元人民币,2010年至2018年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9.32%[19]。随着大湾区航空业的发展,尤其是大湾区对飞机的需求不断增加,以支持日益增长的空中交通,飞机维护、修理和大修业务有着巨大的市场。

这方面的一个例子是由中国南方航空、香港和记黄埔(中国)有限公司和华南国际飞机工程(香港)有限公司共同拥有的广州飞机维修工程有限公司(“广州飞机维修工程”)正在大湾区投资和建造由一个部件维修中心和一个复合材料中心组成的第三个机库。该第三个机库的建造预计将于2021年完工,位于广州白云国际机场附近,可同时容纳六架宽体飞机和五架窄体飞机进行大修。广州飞机维修工程位于广州的新部件维修中心和复合材料中心预计将于2022年投入使用。

预计在可预见的将来,更多的维护、修理和大修运营商将在大湾区内开业,或者现有的维护、修理和大修运营商将在大湾区内扩张。鉴于《规划纲要》的目标之一是将大湾区发展成为一个技术和创新中心,这一扩展可能还涉及到扩增实景及虚拟现实技术的更多使用,包括飞机的培训和可能的远程维护和检查[20]。因此,飞机维护、修理和大修和技术公司都可以在这一领域的扩展中发挥作用。

除了飞机维护、修理和大修服务,大湾区还可以发展其他航空业相关服务,包括地勤服务、机场基础设施、飞行员培训、机场管理培训和航空业务管理培训等,以创建航空业供应链的一体化发展。

金杜在大湾区

金杜已经在大湾区扎根十多年,在协助我们的客户实现他们的目标的同时,协助他们解决该地区内的错综复杂的问题。

2018年4月,金杜宣布在大湾区成立金杜国际中心,整合我们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深圳、广州、三亚和海口办事处的专业知识,以及我们全球网络的资源。

我们在大湾区的办事处拥有超过550名法律专业人士,能够为我们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内地和海外的客户提供一站式的全面法律服务。

 

[1] 参考文献: https://www.iata.org/en/pressroom/pr/2020-04-14-01/

[2] 参考文献: https://www.kwm.com/en/hk/knowledge/downloads/law-and-practice-in-the-greater-bay-area-ii-20190920

[3] 参考文献: https://research.hktdc.com/en/article/MzYzMDE5NzQ5

[4] 参考文献: https://research.hktdc.com/en/article/MzYzMDE5NzQ5

[5] 参考文献: http://www.caac.gov.cn/XXGK/XXGK/TJSJ/202003/t20200309_201358.html; https://www.aacm.gov.mo/news_traffic.php?pageid=86&lg=eng; https://www.hongkongairport.com/en/the-airport/hkia-at-a-glance/fact-figures.page 

[6] 参考文献:http://www.caac.gov.cn/XXGK/XXGK/TJSJ/202003/t20200309_201358.html

[7] 参考文献:香港国际机场 - https://www.threerunwaysystem.com/en/overview/project-overview/; 澳门国际机场 - https://www.macau-airport.com/en/media-centre/news/news/23932; 深圳宝安国际机场 - http://www.szairport.com/szairport/gsxw/202003/2478408b80c94af0bd51b88f43fd63ef.shtml; 广州白云国际机场 - https://www.gbiac.net/byairport-web/menu/index?urlKey=airport-basic-facts_en; 珠海金湾机场 -  http://www.caacnews.com.cn/1/5/201911/t20191129_1286621.html

[8] 参考文献: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907/30/P2019073000632.htm

[9] 参考文献: https://www.thb.gov.hk/eng/blog/index_id_10.htm

[10] 参考文献: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2/01/P2018020100693.htm?fontSize=1; 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902/19/P2019021900578.htm?fontSize=1

[11] 参考文献: https://asiatimes.com/2019/09/airbus-eyes-hail-a-copter-service-for-greater-bay/

[12] 参考文献:http://gdga.gd.gov.cn/xxgk/zcjd/wjjd/content/post_2286867.html; https://www.chinadiscovery.com/shenzhen-tours/shenzhen-144-hour-twov.html

[13] 参考文献: http://nansha.guangdong.chinadaily.com.cn/2019-07/05/c_386186.htm; http://www.chinadaily.com.cn/a/201904/01/WS5ca1d166a3104842260b3bd6.html

[14] 参考文献:https://www.ird.gov.hk/eng/tax/bus_ala.htmhttp://www.hkala.com.hk/docs/Event%20Presentations%20-%20Taxation%20workshop.pdf (see slide 7); https://www.kwm.com/en/cn/knowledge/insights/hk-s-proposed-dedicated-tax-regime-for-offshore-aircraft-leasing-20170306

[15] 参考文献:http://subsites.chinadaily.com.cn/guangzhou/nansha/2019-08/23/c_398934.htm

[16] 参考文献:http://nansha.guangdong.chinadaily.com.cn/2019-01/02/c_312574.htm

[17] 参考文献:http://www.cnbayarea.org.cn/policy/policy%20release/policies/content/post_258474.html

[18] 参考文献:https://kwm.com/en/hk/knowledge/downloads/new-plans-to-support-gba-unveiled-20200608

[19] 参考文献: http://global.chinadaily.com.cn/a/201906/17/WS5d06f2eba3103dbf143288e6.html

[20] 参考文献: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2351978918300222

主要联系人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您可能感兴趣

    Key highlights on a recent judgement in the matter considering an appeal on the question of contractual notices made under a construction contract.

    13 November 2020

    金杜分享本次市场首例的交易中担任招商证券法律顾问的经验及亮点。

    2020/10/30

    Hong Kong is the ideal seat of arbitration for Mainland Chinese parties and deals involving Mainland Chinese parties.

    14 October 2020

    We sum up the FSDC Working Group's recent report entitled “One Step Forward: Expanding Access to the A-Share Market”.

    25 September 2020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与您的行业相关的服务。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增强您的体验并帮助我们改善网站。请参阅我们的隐私政策以获取更多信息。如果您继续浏览网站而不更改设置,我们将假设您愿意收到这些Cookie。您可以随时更改Cookie设置

    有关我们使用哪些类型Cookie的更多信息,请参阅我们的Cookie使用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