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1

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仲裁保全安排下的第一份裁定

作者:保罗仕达(Paul Starr)、Hana Doumal、孙珩(Suraj Sajnani)及龙冬

2019年10月8日,上海海事法院作出根据最新《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就仲裁程序相互协助保全的安排》(《仲裁保全安排》,由中国最高人民法院与香港律政司之间签署)的第一份裁定。《仲裁保全安排》为仲裁地分属香港*和内地的当事人提供了一个独一无二的优势,允许其直接向另一方法院寻求保全措施。该《仲裁保全安排》于2019年10月1日生效。请查看我们分析《仲裁保全安排》优势的报告全文(请见此连结)和我们于近期发表的补充分析(请见此连结)。

在该上海海事法院案件中,申请人(某香港航运公司)于2018年5月因一份租船合同对被申请人(某上海公司)提起仲裁地位于香港的临时仲裁,该仲裁的实体争议涉及的是印度尼西亚至上海的煤炭运输。在仲裁过程中,双方当事人达成和解,据此被申请人应向申请人支付18万美元。但被申请人未付款,因而申请人于2019年7月16日根据和解协议的争议解决条款提起第二次仲裁。第二次仲裁的提起时间是在《仲裁保全安排》生效之前, 并是由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港仲”)管理的机构仲裁, 而港仲是香港特区政府为《仲裁保全安排》第2(1)条目的认可的六个合资格仲裁机构之一

尽管仲裁细节保密,但可以初步看出当事人依照《仲裁保全安排》向上海海事法院提起了财产保全申请,请求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及其他相关法律法规对上述申请作出裁定。上海海事法院于2019年10月8日作出裁定,对被申请人采取保全措施。在该法院发布的新闻(请见此连结)中,法院表示其裁定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有利于仲裁裁决的顺利执行。

正如我们在2019年4月就这个话题发表的首篇文章中所预示,这是一个值得期待的突破性安排。自其签署至其于2019年10月1日生效,该《仲裁保全安排》就已创造纪录。与其相比较,2019年1月签署的《相互认可和执行民商事案件判决的安排》至今仍未生效(参见我们就这一安排发表的文章 )。在《仲裁保全安排》生效后的短短七天内,法院就作出了第一份裁定。该裁定也确认了《仲裁保全安排》适用于在该安排生效前提起的仲裁,使得《仲裁保全安排》更具影响力。在受理申请之后,上海海事法院当天就作出了裁定,这表明法院愿意在《仲裁保全安排》下快速处理相关申请。同时这也确认了我们早前的观点,即有意根据《仲裁保全安排》提申请的当事人行动需迅速,因为任何延误都有可能直接导致申请的失败。综上而言,随着大湾区和一带一路贸易的不断增长,该裁定对《仲裁保全安排》和仲裁地位于香港和内地的仲裁都是一个好的开端。




*任何提及“香港”或“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表述应解释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

主要联系人

金杜“一带一路”国际合作与促进中心

作为一家根植中国的全球性律师事务所,金杜于2019年3月成立了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与促进中心(KWM Belt & Road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nd Facilitation,简称BRCICF)中心。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您可能感兴趣

    本文简述香港证监会最近就私募基金管理人和家族办公室在香港开展业务所需申领牌照的指引。

    2020/01/14

    We analyse the HKMA's regulatory guidance on big data analytics an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pplications.

    13 January 2020

    We summarise the key implications on regulatory enforcement trends based on the SFC's latest quarterly report.

    03 January 2020

    我们将在本文中介绍近期香港法院就破产清盘颁发的两个重要判决。

    2019/12/23

    与您的行业相关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