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24

外国直接投资:菲律宾的变化


本文由Clifford SandlerMorgan Clune 撰写。

菲律宾的外国投资规则最近是否有任何变化?

自2018年11月第十一份外国投资负面清单(根据1991年《外国投资法》制定)生效以来,菲律宾关于外国直接投资的规则和条例基本上没有变化。这也是菲律宾政府就外国人士在哪些行业领域被完全禁止拥有股权[1]有外资持股上限[2]发布的最新清单。政府可能会考虑修改负面清单,以此推动菲律宾经济走出新冠肺炎疫情低迷影响的阴影。

近年来,菲律宾政府还通过了旨在使菲律宾的商业环境更有利于业务开展的立法,其中包括我们在下文中详述的立法。

如果有变化,请简要介绍一下相关变化

自新冠肺炎疫情以来,只有一个变化对菲律宾的外国直接投资有潜在影响。菲律宾政府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而采取的经济措施把支持菲律宾中小型企业作为主要关注重点。其中的关键的变化是,为了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菲律宾中央银行放宽了外汇业务的记录和报告规则[3]

《2018年营商便利法案和政府高效办公法案》(简称营商便利法)。是一项重要的立法改革,该法案引入了一系列促进性和商业上切实可行的改革,例如:

  1. 政府交易手续办理时间的标准化;
  2. 使用统一的商业申请表;
  3. 商业许可证处理自动化;及
  4. 建立集中的商业数据库。

营商便利法还设立了反繁文缛节管理局。该机构隶属总统办公室,其目标是提高在菲律宾营商的便利性。管理局设有管理理事会,其成员包括主要政府部门的高级官员,如贸易和工业部、财政部及信息和通信技术部秘书。

2019年,菲律宾还对《公司法》进行了更新和现代化改革。经修订《公司法》包括一系列旨在鼓励创业、提高营商便利性和促进良好公司管理的内容。这些变化包括允许现有和未来的公司享有永久公司存续期,而无需在50年后通过繁琐的手续申请续期。修订案还允许成立一人公司,取消了过去公司必须至少有五名股东的规定,因此商业构的灵活性也有所增加。

这些变化的原因是什么?

外国直接投资监管方面的变化,反映出菲律宾政府为简化商业监管、促进菲律宾经济增长以及将菲律宾打造为更广泛的亚洲经济中一个越来越重要的参与者而做出的协同努力。

这些变化是暂时的吗?如果是的话,什么时候可能再次审核?如果不是,它们是否使更大规模改革的一部分(即近期是否有其他动向,您认为是否会有进一步的变化)?

这些变化并不被认为是暂时的。但请注意下文的企业所得税未来削减相关内容。

是否有哪些特定行业领域受影响最大?

不适用。

菲律宾的外国投资前景如何?

过去10年,菲律宾在改善外国直接投资环境方面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在目前政府对提振菲律宾经济的重视下,预计未来几年这样渐进式的改善趋势还将继续保持。在上述变化和其他变化(加强对少数投资者的保护)的共同作用下,菲律宾在世界银行的《2020年全球营商环境报告》中的排名比2019年上升了29位。

菲律宾经济特区内的商业环境明显优于全国其他地区,尤其是由菲律宾经济特区管理局(PEZA)经营的出口企业经济特区。该机构展现出了较高的透明度,为投资者提供了一站式、抛弃了繁文缛节的服务。菲律宾还计划投入约18亿美元改善基础设施,这也将使其成为更具吸引力的外国直接投资目的地。与亚洲较发达地区劳动力相比,菲律宾的外国直接投资有显著的竞争优势,即拥有专门的自由贸易区和受过良好教育、使用英语和成本较低的劳动力。作为其经济改革议程的一部分,政府将重点放在利用这些劳动力并向外国投资者开放这些劳动力上,这也是朝着吸引更多外国直接投资的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这一改革议程是对菲律宾与其亚洲邻国和更广大地区贸易伙伴签署的多项自由贸易协定的补充。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最近国会下院通过了两项议案,如果经总统签署成为法律,将进一步放宽对外国人士可以参与行业的限制。尤其是,菲律宾在2019年通过了一项法案,允许外国人士在菲从事其专业工作(而根据第十一份外国投资负面清单,外国人士不得从事某些工作),并允许外国人士以低于10万美元的实缴股本投资国内中小型市场企业,但企业应雇用至少15名直接雇员(目前最低要求是雇用50名直接雇员)。

此外,菲律宾在2020年初通过了一项法案,对“公用事业”重新定义和限制为针对公共用途而经营、管理或控制电力分配、输电、供水管道和污水管道的实体。因此,如果该法案经签署成为法律,将允许外国人士在目前的公用事业,如交通、通信和电力中持有全部股权(菲律宾宪法将对公用事业的所有权、运营、控制和管理权留予菲律宾公民或至少60%的股本由菲律宾人持有的法人或组织)。

在税务方面,政府计划在2020年将企业所得税率降低5%,之后从2021年1月1日起每年再降低1% ,直至达到20%(目前企业所得税率为30%),这对投资者来说也具有吸引力,有利于增加外国直接投资的数额。菲律宾还与澳大利亚、加拿大、新加坡、英国和美国等有影响力的发达经济体签订了税收协定。

上述情况表明,菲律宾正在逐渐成为更有利于外国直接投资的司法管辖区,但在具有巨大上升潜力的外国直接投资领域(如施工和自然资源),外资所有权受到根深蒂固的限制,公共基础设施长期资金不足及采购招标程序不透明继续阻碍着外国直接投资。在菲投资的外国人士还面临某些地区政治不稳定及菲律宾司法系统所存在的商业效率低下和不确定性问题。

由于这些缺陷的存在,菲律宾对新加坡等目前亚洲主要外国直接投资司法管辖区将不会造成较大的竞争力挑战。

您对在菲律宾的外国投资者有什么建议?

菲律宾仍然是外国直接投资的新兴市场。过去几年来,监管环境的重大改善增加了菲律宾作为资本配置目的地的吸引力。这些改进加上政府对减少繁文缛节、增加基础设施公共资金、潜在开放外资所有权某些限制及将菲律宾开放为进入更广泛亚洲市场的门户方面所做出的持续努力,都预示着未来外国直接投资的良好前景。

尽管取得了这些进步,但在菲律宾经商对外国投资者来说仍然具有挑战性。大型家族企业集团仍然主导着许多利润丰厚的商业领域,对小型企业和新参与者造成排挤。菲律宾在放宽外外资所有权限制方面似乎采取了重要措施,但这些措施尚未得到执行,且在其他方面有利于企业的政策是否能够颁布尚不确定。在菲律宾成功投资的关键是尽早聘用当地律师和顾问,以确保与监管机构接触的过程尽可能顺利。在考虑对受外国直接投资上限限制的行业进行投资时,还应尽早进行长期规划。在投资过程中得到当地顾问的指导、尽快满足公司监管要求,以避免在任何交易的更关键阶段出现延误也是很重要的。例如,菲律宾设有反傀儡法,适用于从事部分国有化活动的企业,这些企业必须遵守菲律宾人持股至少占公司股本60%的要求。违反反傀儡法可被处以不少于5年但不超过15年的监禁,并被处以不低于权利、特许权或特权价值的罚款,但在任何情况下均不得低于5,000菲律宾比索。

菲律宾的外国直接投资政府机构是否与包括反垄断监管机构在内的其它政府机构开展协作?

没有。此外,虽然多个监管机构可能参与同一项交易或业务操作,但它们各自采取的做法可能不一致。

[1] 包括例如大众媒体(录音和互联网业务除外)、实收资本不足250万美元的零售贸易企业和小型采矿业。

[2] 例如,国防相关结构建设合同的外资股本上限为25% ,广告业的外资股本上限为30%,私人土地所有权和自然资源勘探、开发和利用的外资股本上限为40%。

[3] 参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网站,该网站包含世界各国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应对政策(https://www.imf.org/en/topics/imf-and-covid19/policy-responses-to-covid-19#p)。

本刊物旨在高度概述菲律宾外国直接投资的趋势和监管情况。本刊物只供一般参考用途,不应被视为法律意见。金杜律师事务所不提供菲律宾法服务,并与当地律师密切合作,以支持客户在菲律宾的需求。感谢SyCip Salazar Hernandez & Gatmaitan对本刊物做出的贡献。

 

主要联系人

您可能感兴趣

The manner in which China will regulate data security in the automotive industry has become much clearer.

24 August 2021

《供应链法》要求德国公司分析并报告其供应链中相关人权和环境标准的合规情况。

2021/07/29

以品牌为中心的化妆品行业起源于公元前4000年的古埃及,如何让现代消费者对化妆品继续保持新鲜感? 答案是采用全新的宣传方式和新技术。新技术成为了越来越重要的产品宣传点,至少会让消费者愿意相信这些化妆品确实能达到宣传的效果。

2021/07/15

德国颁布了一项法律《草案》(“《草案》”),旨在为自动驾驶车辆(即无人驾驶系统)的使用建立法律确定性,并提供一个法律框架,使汽车业对未来进入市场充满信心

2021/03/19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增强您的体验并帮助我们改善网站。请参阅我们的隐私政策以获取更多信息。如果您继续浏览网站而不更改设置,我们将假设您愿意收到这些Cookie。您可以随时更改Cookie设置

有关我们使用哪些类型Cookie的更多信息,请参阅我们的Cookie使用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