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02

何去何从?——新常态及对中国在非洲的投资影响分析

李克强总理在2015年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指出,中国经济正在进入“新常态”,在这个阶段,中国的经济将保持较慢但更为健康的增长。然而,缓慢增长的GDP使得非洲国家担忧中国的“新常态”会使得中国减少在非洲的投资。据报道,一些国家已经受到了影响。

在近三十年的飞速发展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经济增速放缓

中国经济增长率在2014年减至7.3%[1],为自1990年以来的最低值。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5年第一、二季度的GDP增长率为7.0%[2],这是2009年第二季度以来的最低值。预计未来还将持续下降。


未来中国对非洲矿产资源的需求

过去三十年中国的经济增长严重依赖包括采矿业在内的第二产业,对矿产资源需求非常强烈。然而,目前中国政府致力于推动经济转型,第三产业正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在2013年,第三产业的经济总量历史上首次超越第二产业,同时也降低了中国对矿产资源的需求。

与此同时,正在进行的制造业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也影响了国家对矿产资源的需求。产能过剩一直是中国制造业面临的一个严重问题在钢铁行业这一问题尤为突出。为解决该问题,政府已颁布超过二十项相关政策,以淘汰落后产能。包括《钢铁工业转型发展行动计划(2015-2017)》以及《钢铁产业结构调整政策》在内的更多相关计划和政策也将陆续发布,以期加速钢铁行业的产业结构调整与升级。而矿业公司也已意识到了通过技术升级提高生产效率的重要性,这意味着消耗等量资源可以带来更高的产量。

然而,政府新近推动的相关项目及计划在一定程度上会提高中国对矿产资源的需求。2015年1至9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改委”)已经批准了66项基础设施项目,投资总额预计将达人民币14,400亿元。2015年8月31日,国家能源局在发布了《配电网建设改造行动计划(2015-2020)》,计划指出,从2015到2020年,配电网建设改造投资不低于20,000亿元。这些新的项目与行动计划将刺激对矿业产品的需求。

此外,丝绸之路经济带已成为,并将继续作为贸易和投资的助推器。从2015年1月到7月,沿线非洲国家国际航线集装箱吞吐量增长率为12.9%。今年前七个月,中国承包商实现了344.6亿美元的营业额,并签订了494.4亿美元的合同,主要涉及电力建设、房屋建设、交通设施建设等领域。

然而,对中国经济的总体下滑趋势不可避免,这意味着自然资源消耗量的减少。例如,由于产能严重过剩,市场需求疲软和财政上的困境,钢铁行业正走向低迷。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中钢协”)宣布,截至2015年8月,中国国内市场钢材综合价格指数(“CSPI”)为63.36点,与上年同期相比下跌了27.27点,跌幅达到30.09%。除此之外,中国目前钢材库存量为11亿吨,据业内人士透露,这一巨大库存足以满足中国未来五年的需求[3]

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商务部”)的数据统计显示,2015年上半年,来自南非的矿产商品进口总额为24.1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31.7%。这说明在“新常态”下,由于经济转型,我国对非洲矿产资源的需求量总体上将进一步下降。

中国会继续投资吗?

对矿产资源需求量的下降是否意味着中国对非洲矿业投资的减少?

1. 国有企业的投资

2013年11月,中国进出口银行首席国家风险分析师赵昌辉宣布,截至2025年,中央政府(包括国有银行)将向非洲提供1万亿美元的融资。例如,2014年5月22日,中国人民银行与非洲开发银行签署了20亿美元的“非洲共同增长基金”融资合作协议,这20亿美元的资金将投入到由非洲开发银行推荐的项目中。尽管如此,在非洲的投资量并没有如预期那样快速增长。2014年5月,李克强总理在其非洲之行中表示,截至2020年,中国对非洲的直接投资存量应达到1,000亿美元。与政府的热情相反的是包括新建项目和现有项目的追加在内,在2015年上半年中国在非洲仅投资了5.68亿美元,远低于预期。中国大型国企对非洲投资的持续缩减也许是这一现象背后最重要的原因。

经济增长放缓,国内对矿产资源的需求降低以及中国政府实现经济转型的决定或许可以解释大部分国企的投资缩减,特别是减少对非洲的矿业的投资。中国海外投资的高失败率也引发了更为严格的审批和决策程序,对大型国企尤其如此。中国矿业联合会副会长王家华表示,矿业海外并购项目的失败率近八成[4]。今年三月份,作为塞拉利昂铁矿石项目小股东的山东钢铁集团有限公司,被迫买下其合作伙伴的全部股权并承担可预见的重大损失,以防止项目公司被第三方接管或被清算。

然而,也有部分国企对此持有一种不同态度。2015年5月,国有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宣布,其分别以人民币25.2亿元和18.2亿元的对价完成对刚果(金)卡莫阿铜矿与巴新波格拉金矿项目主要股份的收购[5]

2. 民营企业:新兴力量

与国有企业的谨小慎微相比, 在非洲投资的民营企业的数量以及投资总量都在上升。2015年9月29日发布的《非洲黄皮书:非洲发展报告(2014-2015)》(“《黄皮书》”)指出,截至2013年年底,在非洲投资的中国企业中70%都是民营企业或中小型企业[6]。另外,统计数据显示,民营企业比非民营企业在矿业领域注册了更多的海外项目[7]。例如,经营房地产的民营企业济南域潇集团,已获得超过40个勘查许可证和4个采矿许可证;中国民营企业成立的“中苏杰姆斯矿业有限公司”,在莫桑比克收购了价值超过2,000亿人民币的矿山[8]

3. 近期放宽的规定

近期放宽的关于海外投资和融资支持的国内规定有助于中国民营企业在非洲取得成功。商务部于2014年9月颁布的新《境外投资管理办法》放宽了境外投资程序的规定,以促进对外商业活动。矿业项目在融资方面的高门槛可能是民营企业进行海外矿业投资的巨大障碍。但随着来自中非发展基金等各类基金及国内银行的支持,加上适当放宽的融资条件,民营企业将获得更多外部资金支持的机会。正如《黄皮书》所言,民营企业是活跃在非洲大陆的中国投资大军中的一支新兴力量。

中国海外投资多元化

1. 新的合作模式

中国企业正在改变过去全盘收购的方式,取而代之的是多元化的矿业投资形式,包括参股而非控股、引入财务投资者、签订承购协议等模式。这种多元模式日益受到投资者青睐,因为其可以有效降低海外投资矿业项目的风险。中国企业已经认识到与被投资地区的西方企业以及当地企业建立伙伴关系的重要性,这也促使其向新模式转变。事实证明,与政府的承诺以及国家支持的政策相比, 一份商业合同可能更加可靠。例如,中海油最近与法国达道尔公司和英国图洛石油公司达成合作伙伴关系,而中海油看重的正是这两家外国公司早已从乌干达政府处获得的石油开采权。

2. 投资主体多元化

在非洲,矿业投资基金、基础建设公司、EPC公司和其他实体正在加入与传统矿业企业的竞争,一些上市公司也将对矿业投资作为多元化战略的一部分。比如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和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都积极参与到矿产行业,并已收购多处矿业资产。与此同时,为了通过承接基础设施项目获取矿产资源,中国政府也鼓励这些实体投资海外矿业领域。

3. 投资领域的多元化

根据普华永道公布的《2015年第一季度中国大陆企业海外并购市场回顾与前瞻》预测,海外并购的焦点将转移到基础设施产业和其他矿业相关行业、信息技术和制造业。高铁、电力、通信、工程机械、汽车和飞机制造将吸引大量资金的投入。农业对中国投资者的吸引力也越来越大—中国已经收购了1,200万英亩土地用于种植粮食。此外,越来越多民营企业的参与也使得更多的民间资本流向餐饮、零售业、旅店、医药、纺织、机械等领域。

结论

中国经济“新常态”下的产业转型和内需放缓将导致中国对非洲矿产资源需求的减少。因此,中国对外投资,特别是国有企业对外投资将受到影响。然而, 一些私营商业实体却会从不同角度做出决策。对于这些商业实体而言,“新常态”预示着在非洲的新机遇。这种多元化将中国的对非投资推到了分叉路口,使笔者很难提供一个简单的上涨或下降的预测。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国对非洲投资的发展前景依旧美好。


[1] 该数字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4年GDP数据初步核实结果。

[2] http://finance.people.com.cn/n/2015/1012/c1004-27685280.html?_t=1444612150971

[3] http://i.ifeng.com/finance/cjkhd/sharenews.f?aid=101783442&mid=&vt=5&srctag=cpz_sh_imtj_a

[4] http://fec.mofcom.gov.cn/article/xwdt/gn/201501/1851124_1.html?COLLCC=739044490&

[5] http://finance.sina.com.cn/chanjing/gsnews/20150528/104622288710.shtml,  http://www.cggthinktank.com/2015-09-29/100074510.html

[6] http://www.pishu.cn/psgd/330146.shtml

[7] http://www.sinosure.com.cn/sinosure/xwzx/rdzt/tzyhz/gjtzyj/163724.html

[8] http://js.people.com.cn/n/2015/0420/c360301-24564842.html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您可能感兴趣

    2015年对于全世界的矿工而言都是无比艰难的一年,而非洲旷工又是这其中最艰难的。本文试图从并购的视角分析这些问题。

    2015/12/14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