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2

金杜知卓 | 风雨欲来,“避风港”安在?——简评《欧盟版权指令(草案)》第十三条

作者:何薇,郑聪

摘 要

2019年3月26日,欧洲议会通过《欧盟版权指令(草案)》。该指令系欧盟根据其《欧洲数字单一市场战略》对欧盟版权系统的一次大胆革新,对传统内容产业和网络服务商之间的利益关系进行了颠覆性的调整。其具体表现即是饱受争议的第十三条“上传过滤器”条款。该条款要求网络服务提供者对其储存、提供的第三方内容承担向权利人获取授权、过滤侵权内容、汇报过滤情况等义务。此项新规无疑对通行国际20余年的“避风港”原则提出了挑战。以UGC为主的平台方很可能无法继续以“不知情+通知后及时删除”的方式寻求“避风港”的庇护。作为大陆法系的代表,欧盟已经试探性地将版权保护的天平向权利人方向倾斜。这一趋势亦和国际版权立法的大方向相吻合。从“避风港”原则到“红旗原则”的例外,可以看出版权保护已经从绝对的“技术中立原则以鼓励技术发展”向“限制‘避风港’原则以保护权利人”的方向所过渡。上述趋势何时会以何种方式影响到我国版权立法,现阶段还不得而知。然而,我国作为全球互联网发展最为蓬勃的市场之一,国内各大内容平台方在高速发展的同时,也应紧跟国际前沿立法情势,未雨绸缪,动态地调整其版权策略及平台架构,以主动的态势迎接可能的变化,适应世界版权新环境。

2019年3月26日,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通过《欧盟版权指令(草案)》[1](以下简称“《版权指令》”)。《版权指令》是欧盟近些年来版权制度上的一次重大改革。在诸多改革规定中,争议最大的条款之一即是饱受诟病的第十三条——“上传过滤器(upload filter)”条款。该条款通过对互联网服务提供者增设内容审查等义务,旨在重构权利人及互联网服务提供者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然而,上述规定与现行国际广泛认可、适用的“避风港原则”存在极大出入,被视为互联网产业的一次地震,有人称其为“互联网自由史上的黑暗时刻”(dark day for internet freedom)[2]。本文旨在结合《版权指令》的制定背景,简评第十三条的具体规定,分析其将面临的问题及挑战,希望为我国相关互联网平台运营者提供版权制度改革鉴戒。 

草案之立法背景——建立欧盟数字单一市场

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于2015年6月正式提出《欧洲数字单一市场战略》(A Digital Single Market Strategy for Europe,“DSMS”)[3],DSMS 以逐步建立“一个[欧盟内]互通(connected)的数字单一市场”为宗旨,提出了欧盟版权改革计划。DSMS希望通过“消除屏障以解锁互联网机会”的方式将欧盟28个国家市场融合成一个单一(统一)市场。DSMS中关于版权相关的改革主要集中于解决以下三个方面存在问题:(1)跨国内容访问渠道;(2)用于商业使用及非商业使用的文本及数据挖掘(Text and Data Mining, “TDM”);(3)互联网服务提供者的角色及民事责任问题。[4]其中,欧盟委员会明确提出,“一套高效、平衡的针对商业版权侵权的民事执行系统,是[鼓励、吸引]创新投资和[增加]工作机会的关键。另外,鉴于线上媒介[5]越来越多地销售在线内容,关于其使用受版权保护作品的相关规则需要进一步厘清。为了鼓励内容创作,保障创作者获得合理报酬的相关手段也应进一步得到完善。” [6]
根据上述指导思想,欧盟委员会提出,互联网平台等线上媒介针对第三方提供非法的内容审查义务应进一步加强。在这样的背景下,2016年9月,欧盟委员会首次提出了被各大网站、平台方所诟病的《版权指令(草案)》。

2019年3月26日,经历近三年的拉锯战,《版权指令》最终完成欧洲议会的最后一次投票,以348:274的比例通过,并将在2021年前在欧盟各成员国完成立法并实施。

条款简介及主要争议——“上传过滤器”条款

《版权指令》中争议最广的条款之一即第十三条,“上传过滤器(upload filter)”条款。其位于《版权指令》第二章“在线服务中对受保护内容的某些使用” (Certain uses of protected content by online services),具体规定如下: 

“Article 13 Use of protected content by information society service providers storing and giving access to large amounts of works and other subject-matter uploaded by their users

第十三条 储存大量作品或其用户所上传的其他客体并提供接入[服务]的互联网服务提供者对于受保护内容的使用[7]

1. Information society service providers that store and provide to the public access to large amounts of works or other subject-matter uploaded by their users shall, in cooperation with rightholders, take measures to ensure the functioning of agreements concluded with rightholders for the use of their works or other subject-matter or to prevent the availability on their services of works or other subject-matter identified by rightholders through the cooperation with the service providers. Those measures, such as the use of effective content recognition technologies, shall be appropriate and proportionate. The service providers shall provide rightholders with adequate information on the functioning and the deployment of the measures, as well as, when relevant, adequate reporting on the recognition and use of the works and other subject-matter. 

1. 储存大量作品或其用户所上传的其他客体并向大众提供接入[服务]的互联网服务提供者应,与权利人合作,采取[有关]措施确保与权利人达成有效的协议以使用其作品或者其他客体;或者通过与服务提供者的合作,[采取有关措施]防止[在服务中]使用权利人所确认的作品或其他客体。上述措施应该是适当并且相称的(appropriate and proportionate),例如使用有效的内容识别技术(content recognition technologies)。服务提供者应向权利人提供[有关]措施的运作和部署的充分信息,以及在相关时候,充分报告对作品和其他客体的识别与使用情况。 

2. Member States shall ensure that the service providers referred to in paragraph 1 put in place complaints and redress mechanisms that are available to users in case of disputes over the application of the measures referred to in paragraph  

2. 成员国应确保第1款所述服务提供者为其用户设立落实投诉救济机制,以应对由于适用第1款所述措施而产生的纠纷。 

3. Member States shall facilitate, where appropriate, the cooperation between the information society service providers and rightholders through stakeholder dialogues to define best practices, such as appropriate and proportionate content recognition technologies, taking into account, among others, the nature of the services, the availability of the technologies and their effectiveness in light of technological developments. 

3. 成员国应[以]适当[的方式]促使互联网服务提供者与权利人之间通过相关利害方对话,以明确最好的合作方式,例如,根据技术发展情况,考虑到服务性质、技术可能性以及有效性下,[适用]适当、相称的内容识别技术。”

第十三条的核心立法目的在于,缩小行业链上各主体之间由于版权内容分销利益的分配不均而产生的所谓“价值鸿沟”。[8]长期以来,权利人团体认为其权利很大程度上让步于技术发展,未能得到充分保护。以欧盟法律系统为例,著作权法存在诸多免责情形,并且得益于广泛适用的“避风港”原则,互联网服务提供者并没有严格的监控、审查义务。对于基于用户创造内容(user-generated content,,“UGC”)并以广告赞助(ad-funded)为主要盈利模式的平台(以Youtube,Vimeo等为代表),权利人很难向其主张权利。一旦发现侵权内容,平台方可以立即断链、下架相关内容以应对权利人的控诉。这样“事后补救”的模式,使得权利人很难在侵权行为发生前与上述平台方达成内容许可协议。另一方面,订阅付费模式(subscription-funded)平台(以Spotify,Netflix及国内的爱奇艺、优酷为代表)为了与前述UGC平台竞争,也倾向于压缩内容许可成本,[9]转而将预算投入广告宣传。

在此背景下,《版权指令》的出台,旨在为权利人及互联网服务提供者建立新的利益分配机制[10]。从条文上看,第十三条为包括视频平台在内的线上媒介设立了以下义务:

(1) 获取许可。采取适当、相称的措施与权利人签订有效的协议,以在其服务中(包括储存、提供其用户上传的内容)使用其作品[11]

(2) 内容过滤。采用适当、相称的措施,例如有效的内容识别技术,以防止在其服务中使用权利人的作品[12]

(3) 充分告知。为权利人提供上述措施的运作和部署的充分信息,充分报告对作品和其他客体的识别与使用情况;

(4) 建立申诉机制。为用户设立落实投诉救济机制[13]

欧盟委员会希望通过上述条款为 YouTube为代表的UGC平台和 Spotify 等订阅付费模式平台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并通过提升权利人的地位来鼓励创作。
然而,显而易见的,上述规定与过去20年间国际普遍适用的“避风港”[14]、“技术中立”原则存在极大出入。正如部分学者所担忧的,《版权指令》是在片面迎合内容提供者的利益诉求,增加互联网服务提供者的监管责任,违背版权立法中技术中立原则。此举将给中小运营商带来不合理负担,同时降低欧盟科技公司的创新能力。[15] 另外,第十三条的出台在现行欧盟法律框架下缺乏依据,并有可能在欧盟法律体系内部出现难以自洽的情形,大量立法问题亟待解决。

举例而言,第十三条中部分概念含义不清,在确认适用主体时,第十三条要求互联网服务提供者储存提供“大量(large amount)”作品。但无论是《版权指令》条文或是条文解释(Recitals)中均未对“大量”的具体标准及计算方式作出说明。是否应以服务器历史储存的作品数量为基础计算,或是以一定期间内的上传流通作品数计,由于缺乏应用实例现阶段还不得而知。然而该标准将是互联网服务提供者预测、判断自身义务的重要因素。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对于采取措施是否达到“适当、相称(appropriate and proportionate)”的判断中。其次,第十三条所设立的“内容过滤”义务与现行生效的欧盟法律亦存在内部冲突,《电子商务指令》第15条明确规定成员国不得要求服务提供者一般性地监控其存储、传输的信息[16]。另外,国外学者也就上述内容过滤(监控)义务是否违反欧洲联盟基本权利宪章(Charter of Fundamental Rights of the European Union)展开了讨论[17]

从效果上看,若上述条款一旦施行,Youtube等UGC平台将很难继续使用“避风港原则”对其用户上传侵权内容免责。同时,根据第十三条规定,UGC平台将不得不事先与大量内容权利人达成许可协议,以避免发生可能的侵权行为。另外,除了内容许可成本的提高,UGC平台亦将面临用于开发或购买有效内容识别系统的高昂费用。一个很有可能的结果即是互联网内容提供平台的许可、运营费用大幅提升,无法支付该等费用的中小竞争者将逐步退出该市场。

对我国互联网平台运营者的鉴戒

2011年7月,我国启动《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三次修改。2014 年6月,国务院法制办公布《著作权法(修订草案送审稿)》,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版权指令》 是欧盟为了维护版权制度的平衡所作出的积极探索,反映了国际视野下著作权法律制度的前沿立法动态。在此背景下,《版权指令》的出台很可能对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修订产生影响。

版权系统自萌芽伊始经过300余年的发展,出版商、作者和公共利益之间的权利博弈似乎是其永恒的辩题,亦是推动版权立法和修法的重要准则。[18]因此数字环境下的版权法改革既要回应创作者的利益诉求,同时也要兼顾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益,妥当解决好促进各产业协调发展和维护公共利益的关系。欧盟立法深受大陆法系保护作者权利立法导向的影响,并通过本次《版权指令》积极回应了创作者的利益诉求。我国在立法上同样深受大陆法系的影响,在未来著作权法的修订中,很有可能根据我国相关市场的具体情况,重新调整创作者、出版商和公共利益之间的价值平衡。

转观国内市场,现阶段我国的互联网内容市场同样面临着“权利人—平台”利益分配问题。一方面,由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搜狐视频等头部企业领跑,国内视频网站开始大量购买视听节目版权;另一方面抖音、哔哩哔哩等平台也依靠广泛的UGC内容吸引了目标客户群,国内网络视听节目行业进入跑马圈地、占领细分市场、抢夺观众群体的重要时期[19]。优质内容一直都是各大平台竞争的关键,同时权利人要求加强版权保护的呼声也日益高涨。在内容许可成本提高的同时,如何有效遏制侵权行为的频发,确保权利人的许可市场,保证平台内容投资的价值实现,似乎是各方共同关心的问题。正如《版权指令》中所明确的,内容识别系统是一个可行、有效的解决方案。然而鉴于立法的滞后性,短期内通过国内立法要求相关平台配备上述内容识别系统可能存在立法及技术上的困难。但行业协会、商业联盟等业内组织完全能够发挥其协调、整合能力,通过在行业内部达成合作联盟、构建内容管理平台等方式创造性地实现内部自查、内部自治,在我国现有版权框架下构建崭新的各方合作模式。上述积极尝试,将为我国进一步引入对权利人更为友好的版权制度提供实例并做好市场准备。

欧盟此次通过《版权指令》大胆地对传统内容产业和网络服务商之间的利益关系进行调整,无疑是欧盟针对自身发展需求、产业矛盾解决所提出的最新价值导向。至于该等立法对欧盟甚至对我国的版权政策、市场会产生怎样的影响,我们拭目以待。


注释:
[1] Proposal for a DIRECTIVE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n copyright in the Digital Single Market, COM(2016) 593 final, EUROPEAN COMMISSION.

[2] See Vincent, James. (Mar 26, 2019). Europe’s controversial overhaul of online copyright receives final approval. https://www.theverge.com/2019/3/26/18280726/europe-copyright-directive.

德国海盗党议员朱莉娅·蕾达(Julia Reda)强烈反对这部法律,她称这是“互联网自由史上的黑暗时刻”。

[3] See Commission of the European Communities, Communication from the Commission to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The Council, the European Economic and Social Committee and the
Committee of the Regions: A Digital Single Market Strategy for Europe, at § 3.3, COM (2015) 192
final (May 6, 2015).

[4] Id. at 3. 

[5] “Online Intermediary”,在此译作“线上媒介”。根据文意理解,互联网服务提供者应是其子集。

[6] See Commission of the European Communities, Communication from the Commission to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The Council, the European Economic and Social Committee and the Committee of the Regions: A Digital Single Market Strategy for Europe, supra note 3, at § 2.4.

[7] 《版权指令》暂无官方中文版本,相关条款翻译仅作参考。

[8] See Communication from the Commission to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the Council, the European Economic and Social Committee and the Committee of the
Regions, Promoting a Fair, Efficient and Competitive European Copyright-based Economy in the
Digital Single Market, COM (2016) 592 final (Sept. 14, 2016), at 7.

[9] See Martin Husovec, EC Proposes Stay-down & Expanded Obligation to License UGC Services, HUTKO’S TECH. L. BLOG (Sept. 1, 2016), http://www.husovec.eu/2016/09/ec-proposes-stay-down-expanded.html.

[10] See Proposal for a DIRECTIVE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n copyright in the Digital Single Market, COM(2016) 593 final, EUROPEAN COMMISSION. at art 13. at recitals 37-39.

[11] Id. at art 13(1).

[12] Id. at art 13(1)

[13] Id. at art 13(2)

[14] “避风港原则”最早来自于美国1998年的《数字千年版权法案》(即DMCA法案)。美国当时规定避风港原则主要是为了互联网行业的发展,考虑到有些类型的网络服务提供者没有能力事先对他人上传的作品进行审查,而且事前也不知道并且不应该知道侵权事实的存在,在著作权人通知的情况下,对侵权内容进行移除的规则,即“通知+移除”。避风港原则的适用减少了网络空间提供型、搜索链接型等类型互联网企业的经营成本,从而刺激了这些互联网企业的发展壮大。

该原则在国际范围内被广泛认可并以多种方式被各国立法所采纳。比较具有代表性的有:Council Directive (EC) 2000/31 on certain legal aspects of information society services, in particular electronic commerce, in the Internal Market [2000] OJ (L 178) 1-16 [hereinafter eCommerce Directive]; Copyright Legislation Amendment Act 2004 (Cth), No. 154, Sch. 1 (Australia); Copyright
Modernization Act, SC 2012, c20, § 31.1 (Canada); 以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2〕20号)等.

[15] 陈兵. 欧盟 《数字化单一市场版权指令(草案)》评述 [J]. 图书馆,2017(9):49—54

[16] See Directive 2000/31,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f 8 June 2000 on Certain Legal Aspects of Information Society Services, in Particular Electronic Commerce, in the Internal Market, 2000 O.J. (L 178) 1, 13, art. 15. 

[17] See Senftleben, Martin and Angelopoulos, Christina and Frosio, Giancarlo and Moscon, Valentina and Peguera, Miquel and Rognstad, Ole Andreas, The Recommendation on Measures to Safeguard Fundamental Rights and the Open Internet in the Framework of the EU Copyright Reform (October 17, 2017). European Intellectual Property Review, Vol. 40, Issue 3, 2018, pp. 149-163.

[18] 易健雄. “世界上第一部版权法 ”之反思——重读《安妮法》[J]. 知识产权,2008(1):20—26

[19] 视听节目著作权司法保护实务综述及大数据分析白皮书(2013 – 2017),金杜律师事务所及金杜法律研究院。


“一带一路”文章系列

我们带领您一起探索“一带一路”倡议带来的机遇,为您提供全面的专业服务。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您可能感兴趣

    2020年10月1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生物安全法》(以下简称“《生物安全法》”)经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

    2020/10/22

    CFIUS正在加强审查那些未经申报就完成交割的交易。中国投资者应当自行审查现有投资,并就交割后仍受CFIUS审查的风险做出判断。

    2020/10/22

    随着双十一的日益临近,“锦鲤”抽奖的活动力度也越来越大。

    2020/10/22

    Over the last decade or so there has been dramatic growth in PRC real estate developments in the larger cities, and much of that has been financed by debt.

    20 October 2020

    与您的行业相关的服务。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增强您的体验并帮助我们改善网站。请参阅我们的隐私政策以获取更多信息。如果您继续浏览网站而不更改设置,我们将假设您愿意收到这些Cookie。您可以随时更改Cookie设置

    有关我们使用哪些类型Cookie的更多信息,请参阅我们的Cookie使用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