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1

伊朗制裁下中国企业应注意的主要问题

作者:刘海涛 王悦 余琳达

在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且最长宽限期业已届满的情况下,中国企业在从事与伊朗的正常贸易交往中,应当更为审慎地关注美国相关的制裁要求,完善相关合规工作,以避免伊朗制裁重启后所带来的风险。

一、伊朗制裁下主要受制裁的产品

美国对于伊朗制裁的法律体系较为庞杂,主要由《伊朗制裁法案》、《2010年全面制裁伊朗、问责及撤资法》、《2012财年国防授权法》以及诸多美国总统所颁布的行政命令构成。而在其庞杂的法律体系下,美国对于伊朗制裁项下禁止出口的产品主要包括:

  • 美国产品和技术:除了直接采用美国技术或全部使用美国原材料生产的产品外,当外国产品中有超过特定比例的美国来源成分时(根据不同的出口产品,分为完全没有最低比例限制或者限制为10%以下),该外国产品也会被理解为“美国产品” ;
  • 基于打击恐怖主义的武器销售、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导弹、常规武器以及军民两用物项;
  • 能源及石油领域的产品、设备以及相关金融服务;
  • 民用航空相关产品;
  • 贵金属或首饰;
  • 与汽车行业相关的产品或服务。

尽管美国对于伊朗制裁所涵盖的内容非常之广,但是仍对于部分产品给予了“放行”,如:

人道主义物品和消费品:这些产品包括农产品、食品、药物和医疗器材。一般而言,非美国人向伊朗出口其他消费品也不是美国制裁的明确目标(法律法规有特殊规定的除外)。但要注意,这些交易的对象不能在美国制裁对象的名单范围内,也不能使用被制裁的金融机构的服务;

医疗类产品需属于“一般许可证”范围内的产品,例如外科手术刀、修复类器械、烧伤辅料,并且在2013年11月以及2016年12月将该范围进一步扩大至更为复杂的诊断类医疗器械和其他医疗设备;

二、交易过程中对交易对象的审查

除了对于出口产品进行合规审查外,中国企业在与伊朗进行贸易往来的过程中,还应注意对于各环节所涉及的伊朗企业进行必要的审查,尤其是终端用户。

美国制裁领域的主要执法机构名为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以下简称“OFAC”),OFAC在其官网中会定期维护、更新美国特别指定国民名单(以下简称“SDN List”)。对于在此名单上的个人或实体,美国禁止其本国人与其有业务上的往来,同时也会冻结这些对象在美国境内的财产。需要提请中国企业注意的是,根据《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案》中的规定,致使美国人违反SDN List禁令的外国人将可能受到民事和刑事处罚。即使不涉及美国人,如果中国企业就某些商品和服务与SDN List中的实体进行重大交易,则也将可能受到美国相应的制裁。鉴于目前美国已退出伊核协议,因此原本因伊核协议而被移除出该名单的实体和个人,在不迟于2018年11月5日会被重新纳入该名单之中。

另外,中国企业在从事伊朗业务过程中,除了通过必要的审查以确保交易对象和终端用户不应列于SDN List之外,还需要关注交易对象的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是否被列入该名单之中。由于非SDN List名单上的实体可能由于“50%规则”而被冻结在美的财产,因此,OFAC在其官方文件和声明中在考虑50%规则的适用的基础上,要求企业在对交易对象审查过程中有必要对其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一并进行审查。实践中,美国很多金融机构在对交易对象进行实际审查过程中采取非常审慎的态度,将持股比例控制在20%的安全线以下。

需提请注意的是,除SDN List外,其他涉及制裁的名单,还包括:行业制裁识别名单、海外逃避制裁者名单、巴基斯坦立法会名单、非SDN涉伊朗制裁法案名单、外国金融机构第561条款名单、外国金融机构代理账户或通汇账户制裁名单等。这些名单都应引起企业的关注。

三、交易过程中结算货币的选择

由于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在诸多方面均禁止金融机构为涉及伊朗的交易提供金融服务,同时,一旦使用美元作为结算货币,必然会有美国金融机构介入。此外,在使用美元的情况下也极有可能建立起美国对该交易行为的管辖权,从而需要对交易进行更为审慎的合规审查。 

非美元结算是否必然安全?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正如上文所述,美国对于伊朗制裁不仅涉及相关产品,同时也包括禁止外国实体与个人与其制裁名单上的实体及人员进行交易。中国企业与伊朗实体的交易中,即使不使用美元作为结算货币,如果交易本身涉及受管制产品或者受制裁的个人或实体,则中国企业也极有可能被列入制裁名单,从而被停止美元清算以及与美国实体或个人交易的机会。

另外,我们发现在OFAC官方公布的文件中提及了以石油为交易对价的“易货交易”方式,在文件中OFAC表述如果该交易涉及金融机构,仍将被定义为“金融交易”而可能受到相关制裁的约束。然而如果交易不涉及金融机构,该行为是否可以被视为规避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后禁止石油交易的方式?或者不计入美国给予中国向伊朗购买石油量的暂时豁免范围内 [1]?对此,我们也请教了OFAC的官员,其表示任何涉及石油的交易在美国对伊制裁的大环境下均具有极高的合规风险,因而此类交易行为应予以审慎考虑。

综上所述,对于中国企业而言,在当今局势下,美国制裁涉及内容之广,信息之庞杂,同时一旦被纳入制裁名单后,申请移除出该名单的程序之复杂、耗时之漫长,对于中国企业发展均具有不可预计的不利影响,因此,中国企业应建立相关合规体系,最大限度地降低自身风险,以免自身的商业利益受到损害。


[1] 美国将暂时允许八个地区继续进口伊朗石油,获得伊朗原油进口豁免的地区包括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地区、印度、韩国、日本、希腊、意大利和土耳其。据报道,中国获得购买36万桶/日伊朗原油、持续180天的豁免。(http://finance.ifeng.com/a/20181106/16559451_0.shtml)



主要联系人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您可能感兴趣

    好好地做着直播,一纸投诉从天而降。

    2020/08/14

    在美国,诉讼资助是指向请求权人提供资金,以换取通过和解或裁决实现法律请求的收益的一部分,而追索权仅限于相关法律请求的收益。

    2020/08/14

    机构仲裁是国际仲裁的重要形式。当事人在仲裁协议中,选择仲裁机构或者机构仲裁规则,由仲裁机构依照仲裁规则进行仲裁。

    2020/08/12

    2020年2月20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反垄断局(“反垄断局”)局长吴振国在《致力公平竞争 服务改革发展——2019年反垄断工作综述》中提及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已印发《关于汽车业的反垄断指南》等四部指南。

    2020/08/12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增强您的体验并帮助我们改善网站。请参阅我们的隐私政策以获取更多信息。如果您继续浏览网站而不更改设置,我们将假设您愿意收到这些Cookie。您可以随时更改Cookie设置

    有关我们使用哪些类型Cookie的更多信息,请参阅我们的Cookie使用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