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02

2021年澳大利亚外国投资框架的重大改革:我们是否为国家安全壁垒付出了太多

本文由杨映丹(Intan EowMalcolm Brennan撰写。

由于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改革方案中提议大幅提高费用,投资者会在投资澳大利亚和与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接洽时再三考虑。基础设施的离岸融资将面临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的延迟,并可能出现具有挑战性的结果。

澳大利亚政府公布了其外国投资改革(保护澳大利亚国家安全)计划的第二阶段,征询公众意见。在此之前,政府于6月宣布了改革措施(点此见上次通报),并于2020年8月底完成了第一阶段的咨询。第二阶段的变动进一步明确了国家安全改革以及一些包括对被动的外国政府投资者在内的受欢迎的减免措施。然而,投资者需要为更高的申请费做好准备,特别是对农业用地的投资。

第二阶段咨询只开放两周,并将于2020年10月2日结束。如果获得通过,这部新法律的两阶段预计将于2021年1月1日生效。有关详细指引的进一步咨询预计会在相关的立法咨询期结束后展开。这将包括“特定投资者”豁免证书,在第二阶段改革中,人们一直热切期待这一证书,但现在了解它将作为一项指引措施。

我们概述了第二阶段的主要变化及其法律影响,以及潜在的挑战和机遇。

1. 十年后无法“介入”审查

根据第一阶段的变革,财长将拥有新的权力,可以“介入”审查在新的对国家安全土地和业务强制性投资前通知程序下无需通知的投资。现在,一个10年的“介入”权限制被提议。

在这个时代,十年是一段很长的时间。我们预计,大多数投资者将选择自愿提交申请,要求财长在进行投资之前决定是否行使介入审查权。

但是,根据介入审查权自愿提交的下一年申请所给予的批准并不能阻止财长使用其永久拥有的最终决定权。根据第一阶段的改革,如果投资者的情况或市场发生重大变化,财长有权发出禁止和处置令。这是继续澳大利亚政府过去几年来加强澳大利亚国家安全的努力。最终决定权也是电信部门安全改革和关键基础设施安全法案(SOCI法案)中的关键内容,此法案适用于所有企业,而不仅仅是外国投资者。希望最终决定权真的是——最后的手段。 

2. 外资银行面临的挑战

正如预期的那样,国家安全用地和国家安全业务将无法适用放贷豁免。这些质押抵押协议的签订和执行不再受到豁免。这是个问题,因为外国银行在关键的基础设施领域为澳大利亚企业提供了重要的资金来源。如果在内政部目前进行的平行关键基础设施改革下,扩大与SOCI法案相关的国家安全事务的范围,这一问题将更加严重。

希望取消豁免的影响能够被一个有效的程序所取代,该程序将使外国商业银行能够在对澳大利亚业务干扰最小的情况下从事商业贷款。事实将证明,需要数月时间才能完成的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程序对该行业来说很困难,并可能导致融资价格上涨,进而推高消费者定价。

设立一个为外国商业银行申请豁免证书以取得国家安全土地或业务的明确的途径将会有帮助。

3. 限制其他豁免

类似的国家安全改革也被提出,以限制与澳大利亚政府实体的土地收购和外国政府投资者在澳大利亚有微小联系的海外收购相关的豁免。

出乎意料的是,某些豁免将不再能够阻止介入审查权,包括外国托管公司的收购、强制收购、收购未上市土地实体不到5%的权益或上市土地实体不到10%的权益。

4. 新豁免证明有待落实

外国法人可以申请投资方案的预先批准(豁免证明),而无需另行获得对于应通知的国家安全行动和受介入审查权限制的行动的批准。这些新的豁免证明似乎没有对澳大利亚政府一直不愿预先批准的敏感收购的现有豁免证明制度增加多少内容。不过,新指引措施下的投资者特定豁免证明提议的生效是受欢迎的。我们期待外商投资审查委员会发布这一提议的标准。

5. 被动外国政府投资者豁免不是自动的

新的被动外国政府投资者豁免早该出台了。投资基金将不再是外国政府投资者,如果其外国政府投资者拥有的资产总计合计超过40%,而单个外国政府所占的比例不到20%,但前提是必须满足两个条件。

首先,外国政府投资者不得获取任何非金融“敏感信息”。澳大利亚政府认为这是关于可能影响财务指标的投资的非公开信息(例如,对审判结果的了解、关键人员的辞职、知识产权、法律行动)。这种情况可能会限制这种豁免的有用性。影响财务状况的定量信息是所有投资者都希望得到的常见信息,以了解他们的基金管理得如何。

其次,投资者必须真正被动,没有能力影响任何个别的投资决策或个别投资的管理。投资者仍然可以对广泛的投资策略拥有发言权,或者在咨询委员会任职,只要他们不参与个别的投资决策。

6. 技术改进

第二阶段的改革还包括一些技术改进。

澳大利亚媒体业务的过时定义已经进行了现代化处理,以涵盖仅限于互联网的出版物,广播或制作业务。

非外国政府投资者对采矿权或生产权的收益流(特许权)的收购以及勘探权的收购均被豁免。

外国政府投资者以最少的澳大利亚关联性进行离岸收购的豁免额度将提高到每年6,000万澳元。

7. 恢复新冠肺炎疫情前的货币门槛

敏锐的投资者无疑会注意到,政府尚未做出最终决定是否在2021年1月1日恢复新冠肺炎疫情前的货币门槛。我们希望澳大利亚政府将按照所发信息遵守这一时间表。

8. 费用,很高很高的费用……

根据第二阶段改革的拟议收费框架,价值较高的交易的收费将进一步上调。

目前,商业用地、实体和企业的收购申请费为1,000万澳元以下的收购是2,100澳元,1,000万澳元以上但不到10亿澳元的收购申请费为26,700澳元,收购价值超过10亿澳元的收购申请费为107,100澳元。这些费用将于明年更新至:

  • 低于75,000澳元的收购申请费为2,000澳元;
  • 5,000万澳元以下的收购申请费为6,600澳元;
  • 5,000万澳元以上的业务的收购申请费为每5,000万澳元收费13,200澳元;及
  • 超过19亿澳元的收购申请费上限为50万澳元。

就农业土地交易而言,现行费用为对价值低于200万澳元的收购申请费为2100澳元,价值高于200万澳元但不到1,000万澳元的收购申请费为26,700澳元,对价值高于1,000万澳元的收购申请费为107,100澳元。明年的新收费为:

  • 低于75,000澳元的收购申请费为2,000澳元;
  • 低于200万澳元的收购申请费为6,600澳元;
  • 200万元以上的业务的收购申请费为每200万澳元收费13,200澳元;及
  • 超过7,600万澳元的收购费用上限为50万澳元。

遗憾的是,农业用地的收费现在也将按整个价格而不是按最高所有权价值征收。这是一个重大转变,似乎非常明显地抑制了对农业行业的投资。

 

除了价值超过3,800万澳元的住宅物业外,其他物业的收购申请费也会上涨。这些物业现在不设申请费上限,但在明年的建议新收费结构下,申请费上限将为50万澳元。

自愿提交申请或被介入审查权的交易仅需支付同等应支付费用的25%(折扣75%)。

目前豁免证明的费用仅为36,900澳元,且不考虑购置的价值。明年申请费将变为单笔交易应支付费用的75%(折扣为25%)。这意味着覆盖明年价值超过2亿澳元的收购的豁免证明的成本将更高。

 

澳大利亚政府需要谨慎地传递增加费用的信息,以免阻碍投资。生产力委员会最近报告说,只有略多于10%的费用收入用于外商投资审查委员会及其秘书处在财政部和澳大利亚税务局的运营成本。希望随着收费的提高(假设投资者仍在涌入),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和相关政府机构能够获得更多资源,为有意在澳大利亚投资的投资者提供更好的投资体验。

 

 

主要联系人

“一带一路”文章系列

我们带领您一起探索“一带一路”倡议带来的机遇,为您提供全面的专业服务。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您可能感兴趣

    在《私募基金实践(一)——LPA经济性条款解析》和《私募基金实践(二)——LPA治理性条款解析》中。

    2021/09/18

    外卖小哥、快递员、闪送员、网约车司机等新就业形态从业者(“从业者”)由于平台经济的迅速发展大量涌入就业市场,从业者们的权益保障问题也愈发突出。

    2021/09/13

    本文将分析不同投资人在投资时的关注要点,并分享相关的案例,以期给各位投资人及创始人一些启发。

    2021/09/09

    第二回 竞标销售流程和竞标流程函 在上一回中,我们已经介绍了保密协议的主要内容和对竞标交易流程所起的规制作用(对于上回内容,请点这里)。在正式的竞标项目中,卖方通常还会通过竞标流程函(Bid Process Letter 更多

    2021/09/01

    与您的行业相关的服务。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增强您的体验并帮助我们改善网站。请参阅我们的隐私政策以获取更多信息。如果您继续浏览网站而不更改设置,我们将假设您愿意收到这些Cookie。您可以随时更改Cookie设置

    有关我们使用哪些类型Cookie的更多信息,请参阅我们的Cookie使用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