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01

最新案例

案例一:李越与北京京华信托投资公司劳动争议纠纷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2013)高民终字第3148号】

判决要点:

1. "长期两不找"情况下,双方不享有或承担劳动关系中的权利义务

2. 刑事处罚构成劳动关系中止事由,劳动者刑满释放,中止事由即消失,双方劳动关系即恢复。

基本案情:

员工李越于于1993年10月调入被上诉人北京京华信托公司("公司")。1997年,李越由于违规操作形成公司不良贷款数百万元。李越自1998年6月开始经常缺勤,自1998年9月起基本不再到公司上班。公司从1998年9月起亦开始停发李越工资。

2001年,公司被宣布进入破产清算程序。清算过程中,审计局发现了李越的违规操作行为并报警。李越于2002年9月11日被逮捕后,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服刑期间为2002年9月1日至2005年9月10日。刑满释放后,李越分别于2005年9月、2006年4月及2006年7月向公司提交书面申请,要求解决社会保险、住房公积金、安排工作、发放工资等问题。公司收到上述申请后均未答复,也未做出过与李越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的决定。

此后,公司于2009年底按照其《分流分置方案》对全体在册职工进行了安置,并支付经济补偿金,劳动关系终止日为2009年12月31日。

李越于2012年11月申请劳动仲裁,要求公司支付1998年至2002年、2005年至2011年的工资及经济补偿金等款项,仲裁委员会不予受理。二中院判决公司支付:1. 李越1998年9月1日至2002年9月10日期间的生活费;2. 终止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等。

李越不服,上诉至北京市高院。

判决结果:

1. 确认公司应付李越2005年9月11日至2009年12月31日的工资

2. 确认公司应付李越终止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等。

判决理由:

李越于1993年10月到公司工作,双方即建立劳动关系。期间李越被刑事处罚以及刑满释放后,公司从未作出过与李越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的决定。此外,根据公司的《分流分置方案》,其与职工终止劳动合同的期限为2009年12月31日。因此李越与京华信托公司的劳动关系于2009年12月31日终止。

另外,虽然劳动关系存续至2009年12月31日,但自1998年9月双方事实上处于"长期两不找"状态,双方不应享有和承担劳动法上的权利义务。

2002年9月11日至2005年9月10日,李越因渎职犯罪被羁押,双方劳动关系处于中止状态。但2005年9月10日,李越刑满释放,双方劳动关系中止的法定事由已经消失,李越曾三次向京华投资公司主张权利,但公司未履行终止劳动关系的相关程序,因此双方劳动关系即恢复。

案件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金杜评论:《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北京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关于劳动争议案件法律适用问题研讨会会议纪要》第14条规定,劳动者长期未向用人单位提供劳动,用人单位也长期不再向劳动者支付劳动报酬等相关待遇,双方长期两不找的,可认定此期间双方不享有和承担劳动法上的权利义务。此外,刑事犯罪构成劳动关系中止事由,也构成劳动关系解除事由。如果用人单位未及时行使单方解除权,则视为双方劳动关系中止。在中止事由消失时,双方劳动关系即恢复。

案例二:王杰与中圣嘉信投资(北京)有限公司劳动争议 —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 【(2013)三中民终字第00654号】

判决要点:

1. 违法解除恢复劳动关系的情况下,到期终止劳动合同的,仍需要支付经济补偿金。未按时足额支付的,法院并未判决支付50%的补偿金

2. 被判恢复劳动关系的,用人单位应支付仲裁、诉讼期间的工资奖金金额,但无需支付25%的赔偿金;违法解除后恢复劳动关系的情况下,到期终止劳动合同,劳动者主张仲裁诉讼期间工资的,应以劳动合同被终止的时间点起算时效期间

3. 诉讼中提出的新请求,法院不予受理。

基本案情:

王杰于2009年9月21日入职中圣嘉信公司("公司"),合同期限至2011年11月20日。2010年2月23日,公司以工作失职和双重劳动关系为由,解除了双方劳动合同。王杰提起仲裁,经过仲裁及一二审程序后,终审法院北京市二中院于2011年10月20日作出生效判决,撤销解除决定,继续履行劳动合同。

2011年11月20日,双方劳动合同到期终止,公司未支付经济补偿金。

2012年2月,王杰提起仲裁,要求公司支付2010年9月14日至2011年11月20日工资及奖金补助、2010年2月23日至2011年11月20日工资25%的赔偿金、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及50%补偿金及前一次仲裁发生的鉴定费。仲裁支持了王杰的工资及奖金补助请求,驳回了其他请求。双方均不服,诉至法院。其中,王杰新增一项代通知金请求。

一审法院判决对于代通知金请求不予处理,支持了王杰的工资及奖金补助请求、终止劳动关系经济补偿请求,驳回了王杰的其他诉讼请求。

双方均不服,上诉至北京市三中院。

判决结果:

北京市三中院维持原判。

判决理由:

解除劳动关系决定被撤销后,应认定双方仍存在劳动关系。仲裁和诉讼期间,劳动者虽未提供劳动,但系因用人单位原因造成的,因此,用人单位应按照劳动者正常劳动时的工资标准支付仲裁及诉讼期间的工资。此外,双方劳动关系到期终止的,劳动者要求之前仲裁诉讼期间的工资的,时效起算点为终止日。

劳动合同期满的,除用人单位维持或提高劳动合同约定条件续订劳动合同,劳动者不同意续订的情形外,用人单位终止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应当支付经济补偿金。

仲裁诉讼期间工资的25%赔偿金以及终止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50%补偿金没有法律依据,不予支持。代通知金的要求属于独立的请求,应经过仲裁前置程序。

案件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金杜评论:关于25%赔偿金的适用,各地司法实践有所不同。根据本案例,北京三中院未支持恢复劳动关系情况下,争议期间工资的25%赔偿金。

案例三:申请工伤认定超过时限,法院支持人社局不予受理

裁判要点:

工伤职工在用人单位不积极申报工伤的情况下,可在伤害发生之日起1年内自行申请工伤认定,除非存在不可抗力而耽误申请时间,否则超过1年申请期限的,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将不予受理。

基本案情:

2012年2月,杨某在龙信集团苏州工地上从事钢筋工工作,龙信集团为杨某缴纳了工伤保险费。3月17日,杨某骑自行车与一辆小型客车相撞,杨某受伤,经诊断为头皮裂伤、第10胸椎压缩性骨折。当地交巡警部门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证明,认定小型客车驾驶员存在过错,但无法查证该起事故的全部事实。

2013年3月12日,杨某向苏州工业园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经该院审理认定,涉案道路交通事故发生在机动车与非机动车之间,在已确定小型客车驾驶员存在过错的情况下,推定其负事故全责,承担全部民事责任。

2013年10月8日,杨某想起自己还可以请求工伤赔偿,于是向海门市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该局经审查认为,杨某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超过法律法规规定的1年申请期限。一周后,该局作出《工伤认定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书》。杨某不服,向南通市港闸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港闸区法院审理认为,工伤职工在用人单位不积极申报工伤的情况下,可在伤害发生之日起1年内自行申请工伤认定,除非存在不可抗力而耽误申请时间,否则超过1年申请期限的,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将不予受理。本案中,原告杨某于2012年3月17日发生道路交通事故,其于2013年10月8日才向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显然超过了《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工伤认定申请1年时限。杨某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存在因不可抗力耽误工伤认定申请的情形,人社局作出不予受理决定,符合相关法规规定,遂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杨某不服,向二审法院提起上诉。

判决结果:

南通中院经审理认为,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判决理由: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工伤职工或者其直系亲属、工会组织在事故伤害发生之日或者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之日起1年内,可以直接向用人单位所在地统筹地区劳动保障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

该条款对于受伤职工个人及其直系亲属等来说,不是义务而是一种权利。对怠于行使权利的权利人,则由其承担丧失胜诉权的不利后果。

《工伤保险条例》规定职工申请工伤期间为1年,一方面是便于工伤职工有充足时间收集相关证据,充分保障自己合法权益,另一方面也是督促申请人在规定时间内及时主张自己的权利。

案件来源:人民法院报

金杜评论:《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申请工伤认定的1年期限,不属于时效期间或除斥期间,因此法院判决的"丧失胜诉权"表述欠妥。事实上,本案中工伤员工超过1年期限申请工伤认定,不应当涉及任何实体权利的消灭,只应当承担的应为行政法上的不利后果。在此情况下,工伤职工仍有可能就工伤待遇提起劳动争议仲裁或诉讼。

“一带一路”

我们的“一带一路”枢纽旨在为希望探索“一带一路”倡议所带来的机遇的公私营部门参与者提供洞见。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Google+
    您可能感兴趣

    从2019年1月1日起,社会保险费将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最严厉的社保征收风暴即将来袭!

    2018/07/24

    本文将从企业管理员工个人信息的角度,与读者探讨数据跨境传输中需要注意的问题。

    2018/07/10

    法院在实践中是如何对网约车等新型行业劳动关系进行认定的,在裁判时又会重点考虑哪些因素呢?

    2018/05/24

    小伙伴们,工作到凌晨四点,却没有加班费,这科学吗?让我们从劳动法项下“加班”概念的界定来一探究竟。

    2018/0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