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01

足协新规四大帽:要点解读

作者:楼仙英 张逸瑞 龚雯怡

2018年岁末,中国足协通过的新规“四大帽”出台,配合支出和亏损限额等措施,给中超上了一罐凉茶,由此拉开了中超“去火”大幕。

导火线:足球投资,越投越多

在过去的几个中超赛季中,绿茵场未必火爆,增加投资的赛场却实实在在的狼烟四起。外援市场,大牌外援纷纷在中超联赛的绿茵上驰骋,内援市场,转会投入持续走高。仅2016赛季,中超各俱乐部总收入为70.82亿元人民币,总成本却高达110.14亿元人民币,总体亏损近40亿元人民币[1]

2018年12月20日,2018赛季中国足协职业联赛总结工作会在上海召开,伴随而来的是中国足协对中超、中甲、中乙三级联赛俱乐部设定了2019至2021赛季的财务约定指标,以及2019版的俱乐部财务监管规程。

财务约定指标中,分别对中超、中甲、中乙俱乐部的注资、薪酬、奖金方面提出了限额要求。结合2017年以来,《关于2017年夏季注册转会期收取引援调节费相关工作的实施意见》中规定的转会资金支出限额,至此“注资帽”“薪酬帽”“奖金帽”“转会帽”,共计“四大帽”尘埃落定。

此外,足协对俱乐部的总支出和亏损两项也提出了限额。不能完全遵守“四大帽”和“两限额”的俱乐部,将受到减少非年龄限制引援名额、外籍球员引援名额,甚至扣除联赛积分的惩罚。

关键词:“四大帽”、“两限额”

以下,我们梳理了“四大帽”和“两限额”的要点:

 俱乐部财务指标
 中超[2]
 中甲[3]
中乙 [4]
 
 注资帽
(单位:人民币)
-俱乐部单赛季投资人注资限额
2019年6.5亿
2020年5.6亿
2021年3亿 

 2019年1.1亿
2020年1亿
2021年0.9亿
 2019年0.25亿
2020年0.22亿
2021年0.2亿
 薪酬帽
-球员的薪酬总额占总支出的比例
2019年65%
2020年60%
2021年55%

  • 内援:国内球员个人薪酬最高(不含奖金)不得超过税前1000万元人民币。(参加2019年亚洲杯、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的国家队球员在个人最高薪酬限额基础上,上浮20%执行。)
  • 外援:暂未设置工资限额。



2019年70%
2020年65%
2021年55% 
 

2019年65%
2020年65%
2021年65%
 奖金帽
-单场税前数额(单位:人民币) 
 赢球奖金300万元/场

 平球奖金100万元/场
 赢球奖金100万元/场

 平球奖金30万元/场 
 预赛阶段:

赢球奖金30万元/场

平球奖金10万元/场

决赛阶段:

赢球奖金100万元/场

平球奖金30万元/场
 转会帽
 引入外籍球员资金支出不超过4500万元/人次
引入国内球员资金支出不超过2000万元/人次[5]
   
 支出限额
(单位:人民币) 
2019年12亿
2020年11亿
2021年9亿

2019年2亿
2020年2亿
2021年2亿

 2019年0.35亿
2020年0.35亿
2021年0.35亿
 亏损限额(单位:人民币) 

 2019年3.2亿
2020年2.9亿
2021年2.7亿
 2019年0.7亿
2020年0.6亿
2021年0.5亿
 N/A

堵漏洞:阴阳合同严打击

四大帽尘埃落定,特别是薪资帽和奖金帽的双重紧箍咒,首先受到冲击的,便是近年来薪酬水涨船高的球员们。部分媒体在初期报道新规时,对四大帽的具体落实情况仍然抱有疑虑,特别是担心“阴阳合同”的现象可能重出江湖。早在5年前,刘健的阴阳合同纠纷,就曾经掀起过球坛黑幕的一角。除了俱乐部和球员、教练之前的阴阳合同,转会阴阳合同也引起纷争不断。

然而,足协在发布财务约定指标的同时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管理职业俱乐部与教练员、球员合同工作的通知》(“《通知》”),要求各俱乐部立即开展自查,且足协与各会员协会将于2019年1月至6月对俱乐部备案合同进行重点稽查。

《通知》中,中国足协明确了4种类型的“阴阳合同”:

  • 通过无商业实质或明显高于市场价值的“代言合同”、“签字费合同”等形式偷逃、规避缴纳税款、诱导违约的;

  • 俱乐部通过关联方、第三方支付、现金或实物发放等方式,向教练员、球员支付薪酬的;

  • 俱乐部与教练员、球员的合同未加盖“中国足协合同备案章”的;

  • 经合同审查联合工作组审核,认定为“阴阳合同”的。

谈疗效:拭目以待

配合相关措施,足协在惩罚措施方面也进行了明确,包括对俱乐部给予扣除联赛积分、取消准入资格的处罚等,同时对教练员、球员给予一至三年禁赛的处罚。

这剂猛药的疗效究竟如何尚有待时间的考验,毕竟,即使是欧足联的《财政公平法案》(Financial Fair Play Regulations,简称FFP),在2011年实施后,尽管在降低俱乐部总体负债方面取得了不错的效果,但是在对亏损俱乐部处以高额经济处罚、限制俱乐部自由竞争方面,依然受到了俱乐部和球迷的诟病。

但同时我们也建议,各大俱乐部也恰好可以以此为契机,在对目前的情况进行自查的同时,重建自己的内部合规体系,转会合同怎么签、业务合同怎么走、内部合规框架怎么搭建、相关人员的合规手册怎么约束,都是值得深思和探讨的课题。当然,注重合规的同时,妥善运作好俱乐部赞助、合作、赛事门票等运营事项,节流与开源,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特别感谢实习生周文杰对本文的贡献。



[1]http://www.xinhuanet.com/local/2017-12/06/c_129757637.htm。 

[2]除非另外注明,来源为《中超指标》(足球字〔2018〕892号),http://www.thecfa.cn/lstz/20181220/25957.html

[3]除非另外注明,来源为《中甲指标》(足球字〔2018〕893号),http://www.thecfa.cn/lstz/20181220/25956.html

[4]除非另外注明,来源为《中乙指标》(足球字〔2018〕894号),http://www.thecfa.cn/lstz/20181220/25958.html

[5] 《关于2017年夏季注册转会期收取引援调节费相关工作的实施意见》(职局字[2017]83号,2017年6月20日生效)第二条。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Google+
    您可能感兴趣

    2018年修订后的《食品安全法》,进一步明确了消费者因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受到损害后的索赔标准,其中第148条等规定中的“先行赔付”、“千元保底”、“十倍赔偿”,除了客观上保护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也格外刺激了“职业打假 更多

    2019/08/22

    导语:2014年3月1日生效的《公司法》司法解释(二)18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因怠于履行义务,导致公司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灭失,无法进行清算,债权人主张其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 更多

    2019/08/22

    通道业务或事务类信托,根据2019年8月7日最高法院民二庭发布的《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征求意见稿)》(下称“纪要(稿)”)第93条,

    2019/08/22

    根据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的统计,2018年经许可例外(License Exception)授权的全球出口贸易额约为200亿美元。2

    2019/08/20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