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30

数字偏见:证人通过远程视频作证是否存在“不公平”?

本文作者Edwina Kwan(关凯丽)、Jay Tseng(曾誌輝)。

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疫情”)期间,考虑疫情引起的实际困难,新南威尔士州高等法院(“法院”)撤销了一项为期8天审讯的开庭日期。具体来说,在Haiye Developments Pty Ltd诉The Commercial Business Centre Pty Ltd,案件编号[2020] NSWSC 732一案(Haiye案)中,法院以案件一方由于其三名关键证人居住在中国而遭受不公平为由撤销了开庭日期。

本文概述了法院在Haiye案中的调查结论,并分析了此案对疫情期间有证人位于澳大利亚境外并需要通过远程视频作证的诉讼当事方有什么意义。

案件中的关键问题

在Haiye案中,原告称被告存在欺诈行为,这一指控的基础是证人的口头证据和审判期间的可信度调查结果。

由于发生疫情,原告以其三名关键证人是居住在中国的中国公民为由向法院申请撤消开庭日期。被告对该申请提出了反对。

法院指出,原告提出的申请完全是由于疫情造成的。

法院认为该案中的关键问题在于:

  1. 由于疫情,证人是否可能从中国前往澳大利亚;及
  2. 是否应要求证人通过远程视频作证。

原告针对不应要求证人作证所作的论述

原告的关键证人是中国公民,且居住在中国。原告认为,这些证人无法以正常方式前往澳大利亚参加庭审,即使从技术上讲他们可以前往澳大利亚,证人出于健康原因也不想采取这种做法。原告进一步认为,证人不应被迫在承担健康风险和由于无法参加庭审而败诉之间作出选择。

原告还主张,中国法律并未允许这些证人通过远程视频参加庭审,即便法律中有相关许可,由于本案所涉及的问题,要求证人通过音频和视频远程提供证据和指示是完全不公平的。

从中国前往澳大利亚作证的可操作性

法院查阅了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最近发布的刊物,并考虑了中国证人在疫情期间必须申请签证进入澳大利亚参加法院庭审的可操作性。Robb法官认为澳大利亚政府准许证人进入澳大利亚参加法庭庭审。Robb J法官在作出这一裁定时指出,如果法院造成任何人为了避免无法亲自出席澳大利亚法院庭审的后果而被迫承担严重的健康风险,将是不正当和不公正的。

通过远程视频作证

在考虑是否要求位于中国的证人通过远程视频提供证据时,法院考量的是这种做法是否符合司法公正。法院关注的核心问题之一是,这种做法对诉讼中的当事各方是否存在不公平或不公正。

最后法院得出结论认为,通过远程视频对中国证人进行交叉询问是不公平的,其理由包括:

a.   法院未对这种做法在中国法下是否合法作出结论,但其认为,中国证人通过远程视频提供证据有可能违反中国的程序法,因此是不公平的;
b.  通过远程视频进行交叉询问存在困难。这些困难包括:
    1. 法院对证人信誉的评;
    2. 需要采用口译员将问题从英文翻译为中文,然后将证人的回答从中文翻译为英文;
    3. 口译员和证人之间存在物理隔离,将导致效率低下、延迟和不公平;
    4. 如果需要对文件进行交叉询问,通过远程视频进行将存在困难;
c. 法院命令证人通过远程视听提供证据的权力侵犯了外国主权并涉及国际公法问题; 
d. 建议在香港或台湾进行远程视频作证也是不切实际的,因为证人仍将面临与前往澳大利亚的相同健康风险;及
e.  该案较为“特殊”,因为原告对案情的主张全部建立在中国证人所提供证据的基础上。

基于上述原因,法院认为通过远程视频作证并进行审判对原告来说是不公平的,并据此撤销了开庭日期。

Haiye案的意义

由于疫情的发生,许多争议当事方将经常在家中通过远程视频开展业务和工作。许多澳大利亚法院也采取了各种措施,通过远程视频进行部分或全部法院程序。

尽管已有许多法院判决中提及疫情的影响,并强调正义之“轮”应继续前行(例如澳大利亚证券与投资委员会诉GetSwift Ltd案,案件编号[2020] FCA 504、Capic诉澳大利亚福特汽车公司(押后审理),案件编号[2020] FCA 486和Giam诉Patterson,案件编号 [2020] NSWSC 593),Robb J法官在Haiye一案中的判决提醒我们,有实际可行性的事物也存在局限性,尤其是当事各方必须得到公平对待。新冠疫情也不例外。

鉴于在疫情期间举行面对面审理对法院相关安排带来的挑战,以及州法院针对抗辩庭审采取的不同方法,当事方如果有意依赖居住在澳大利亚境外的证人提供证词,将面临一些特殊的问题。

给当事方的实践建议

Haiye一案提醒我们,案件在疫情期间进入审理阶段是存在风险的,尤其是为解决对案件结果有关键意义的问题而需要通过远程视频对居住在海外的证人进行交叉询问的情况。Haiye是第二个强调了通过远程视频对居住在中国的证人进行盘问存在不公平性的案例(参见Motorola Solutions, Inc诉Hytera Communications Corporation Ltd(押后审理),案件编号[2020] FCA 539)(Motorola Solutions案)。

考虑在澳大利亚法院举行线上庭审时应考虑的因素:

您的证人(或另一方的证人)位于澳大利亚境外,计划延迟庭审

从Haiye案和Motorola Solutions案来看,申请撤销开庭日期或押后审理以解决如何交付证据的问题是可行的。当事方应确保这些申请有真实的依据,否则很可能被下达不利费用裁决。

您的证人位于澳大利亚境外,计划继续进行庭审

您应对如何获取澳大利亚境外证人(或潜在证人)的证据进行评估。澳大利亚的所有法院程序规则均纳入了《关于从国外调取民事或商事证据的公约》(海牙《取证公约》)所要求的正式程序,该程序允许外国证人通过远程视频作证。但疫情可能对这一流程造成延迟。

当事方应考虑是否有可用的书面证据或其他证人可以提供案情相关证据。这些证人可以位于澳大利亚境内,或位于其本国法律不太可能阻止公民在澳大利亚法律程序中通过远程视频作证的国家。

另一个关键问题是确保整个庭审的公正性。应注意采取适当的策略和方案确保对手方无权根据证人所在位置或提供证据的方式对证据提出质疑。

另一方的证人位于澳大利亚境外,计划继续进行庭审

如果一方在对手方证人位于澳大利亚境外的情况下选择继续进行庭审,则应确保其有能力对对手方的证人进行有效的交叉询问。

如果在提供证据的过程中出现技术困难,可以考虑是否能够以未能遵循适当程序为由,对相关决定、命令或判决提出质疑。

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质疑一定会成功,其结果通常取决于事实和庭审情况以及提供证据的方式。一些较为明显的考量包括声音、图像、网络连接的质量以及作证环境的私密性和安全性,包括证人是否未经指导单独作证。

考虑通过国际仲裁解决争议

跨境争议中的当事方还应考虑通过其他方式,如仲裁来解决争议。

澳大利亚境外证人在法院程序中通过远程视频提供证据所面临的问题在仲裁程序中不太可能出现,因为在仲裁程序中,证人通过远程视频提供证据是很常见的。疫情只会增加这种情况的发生率,领先的仲裁机构在其提供的许多线上庭审指南和实用技巧中也经常提及这一做法。

金杜国际仲裁团队近期看到越来越多的客户正在尝试通过线上仲裁的方式解决争议。这一现象证明,在在疫情期间及未来,线上仲裁将成为全球所有国际仲裁实践中当事方远程解决争议的一大趋势。

新南威尔士州高等法院的完整判决书请参见此处

 

主要联系人

“一带一路”文章系列

我们带领您一起探索“一带一路”倡议带来的机遇,为您提供全面的专业服务。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您可能感兴趣

    近年来,随着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美国等国家在贸易管制领域的执法活跃度提高。

    2020/12/03

    近期发生的中美贸易战和新冠疫情等事件严重影响了全球经济,而新加坡由于其开放和依赖贸易的经济,受到的影响尤其大。

    2020/12/02

    2020年6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发《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引起了广泛关注与讨论,国家给予了海南建设自由贸易港很多优惠政策。

    2020/11/24

    海南地处我国最南端,西临北部湾与广西、越南相对,东濒南海与台湾对望,东南和南部在南海,与菲律宾、文莱、马来西亚为邻。

    2020/11/24

    与您的行业相关的服务。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增强您的体验并帮助我们改善网站。请参阅我们的隐私政策以获取更多信息。如果您继续浏览网站而不更改设置,我们将假设您愿意收到这些Cookie。您可以随时更改Cookie设置

    有关我们使用哪些类型Cookie的更多信息,请参阅我们的Cookie使用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