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观察,

投资热点中的法律问题:防坑指南之投资区块链游戏

中国 | 中文
所在网站 :    中国   |   中文
澳大利亚
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
德国
新加坡
西班牙
英国
美国
全球

2021年毫无疑问是“元宇宙元年”,而进入2022年以来,中国元宇宙市场投融资活动更加活跃。根据智研咨询的统计[1],2022年1月-4月中国元宇宙市场投融资金额已完成81.2亿元,超过2021年全年水平。在81.2亿元投融资额中,元宇宙游戏占比最高,为36.27%。随着“热钱”涌入元宇宙游戏,我们准备了防坑指南,提醒投资人在中国投资区块链游戏等元宇宙版块时谨防踩坑。

一、涉及虚拟货币及NFT交易的区块链游戏难以在我国复制

区别于传统游戏,元宇宙下的区块链游戏系建立在NFT的交易体系上。简单而言,区块链是底层的技术基础,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质化代币)是依附于现有的区块链形成的数据内容的资产性现实载体。每一个NFT可以绑定对应的资产,可以为数字艺术品、收藏品、游戏道具或游戏资产等,而NFT的唯一性、不可复制性以及不可分割性使NFT可以用于验证其绑定资产的真实性。

以境外大火的The Sandbox为例,游戏中有三大要素,土地(Land)、资产(Asset)和SAND币:

1.土地和资产为以太坊区块链上的NFT。其中,土地是游戏的核心,玩家在The Sandbox中创作游戏等均需建立在土地上。但游戏中土地的总量是恒定的,玩家只能通过参与官方土地发售活动以SAND币购买土地或在第三方NFT交易所如OpenSea以ETH或SAND币购买土地;

2.SAND币为游戏的虚拟货币即加密货币,限定总流通供应量,游戏玩家有多种途径获得SAND币,包括在游戏中赚取SAND币、使用法定货币在第三方加密货币交易所购买SAND币及使用其他虚拟货币在去中心化交易所兑换SAND币。

由此可见,境外主流的区块链游戏围绕着虚拟货币和NFT展开。因我国对虚拟货币进行强监管,投资人在中国投资此类区块链游戏时需注意,游戏中的虚拟货币和NFT元素在我国全面落地仍有障碍。

从虚拟货币角度,此类游戏涉及虚拟货币的发行(如The Sandbox发行SAND币)以及虚拟货币的交易(如以法定货币或其他虚拟货币兑换SAND币):

1.发行虚拟货币可能会被认定为ICO(Initial Coin Offering),而根据《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等规定,我国严格禁止发行代币筹集金钱的行为,可能存在被认定为非法集资、金融诈骗等法律风险;

2.虚拟货币的交易可能被我国监管所禁止。根据《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银发[2021]237号),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属于非法金融活动,严格禁止开展法定货币与虚拟货币兑换业务、虚拟货币之间的兑换业务、代币发行融资以及虚拟货币衍生品交易等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

从NFT角度,我国对NFT的监管环境强调NFT艺术品的收藏属性,对NFT的二级市场流通性持负面态度,如投资人拟投资的区块链游戏强调NFT的流通性及交易性,投资人需注意该游戏是否允许玩家转售NFT、转赠NFT等行为,NFT是否以虚拟货币作为交易货币或者定价方式。具体可参见我们发表的《上海官宣支持NFT交易平台,投资人如何筛选优质NFT平台投资标的?》一文。

此外,目前我国法律尚未对NFT的法律属性作出终局性的认定,因此投资人还需要考虑,NFT及其对应数字资产的所有权是否被中国法律认可,以及是否有足够的法律层面保障。

二、中国监管环境下的资质证照

除前述对虚拟货币及NFT的合规监管外,区块链游戏想在中国落地,还需符合我国的资质证照要求。

首先,我国尚未出台对区块链游戏的特别规定,因此,区块链游戏仍落入传统网络游戏的范畴,需取得在中国发行网络游戏所必须的资质证照,包括网络游戏出版单位取得《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网络游戏运营单位取得《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网络游戏本身须取得批准文号及出版物号等。鉴于我国强调网络游戏的防沉迷体系,区块链游戏需符合国家新闻出版署要求,建设防沉迷系统,包括落实向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服务的时间段要求、接入国家新闻出版署网络游戏防沉迷实名验证系统等。

此外,根据《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基于区块链的游戏需要额外完成区块链信息服务安全评估和备案登记。

三、投资人需提前设计退出渠道

除传统游戏公司A股上市难的问题外,元宇宙概念加持下的游戏公司更易引起监管的注意,因此投资人需额外警惕。

以某深交所上市公司为例,其于2021年9月官宣某“元宇宙”游戏后,深交所先后三次出具关注函,要求详细说明游戏的具体内容、研发情况以及是否存在蹭热点炒作股价的情况。在该上市公司2021年年报发布后,深交所又进一步要求说明其拟推出的元宇宙游戏的落地时间、运营模式、收费方式、具体内容及投入金额等。由此可见,监管部门仍对元宇宙持谨慎态度,严格提防借元宇宙概念炒作的行为。

因此,投资人投资区块链游戏时需提前设计好退出渠道,以保证自身利益。

https://caifuhao.eastmoney.com/news/20220518091039407328300

参考资料

  • [1]

    https://caifuhao.eastmoney.com/news/20220518091039407328300

最新文章
前沿观察
2021年9月,承载着促进粤港澳地区金融市场互联互通期许的“跨境理财通1.0时代”正式上线,其中南向通资金净流出额上限以及北向通资金净流入额上限均设置为1500亿元人民币。然而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广东省分行截至2024年1月23日24时的统计数据,跨境理财通南向通净流出500,519.66万元,已用额度500,519.66万元(占比3.34%);北向通净流入23,511.56万元,已用额度23,511.56万元(占比0.16%)。 为促进跨境理财通的试点便利化且提升投资额度的使用率,中国人民银行广东省分行、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市分行、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广东监管局、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深圳监管局、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广东监管局和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深圳监管局于2024年1月24日联合发布新修订的《粤港澳大湾区“跨境理财通”业务试点实施细则》(以下简称《实施细则2.0》),降低投资者准入门槛、扩大试点范围、优化营销以进一步推动粤港澳大湾区金融互联互通。《实施细则2.0》自2024年2月26日起施行。鉴往知来,方能曲突徙薪。《实施细则2.0》的施行昭示着投资更为便捷通畅的“跨境理财通2.0时代”的来临,在此背景下,本文将结合过往两年试点中的实务经验和市场观察,厘清跨境理财通的机制变迁、运行与业务合规要点,梳理实践中的遗留问题,以使委曲详尽,利害缕析。银行与融资,金融机构-银行

2024/02/29

前沿观察
Sora是OpenAI公布的全新的生成式人工智能模型,它是一个文生视频模型(Text to Video),能够根据输入的提示词,生成最长达60秒的逼真视频。Sora在发布后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讨论,虽然其生成的视频仍有瑕疵,遭到一些专业人士以及竞争对手谷歌等的吐槽,但是其生成的视频质量高,包含了高度精细的背景、复杂的运镜、丰富的角色,以及多变的风格和微表情等,使得人们对其的应用前景充满期待。与此同时,Sora也引发了一些关于版权、商标和数据合规等法律问题的讨论。我们很有兴趣做一个假设,如果Sora在中国提供服务,应当遵守哪些法律指引呢?经过梳理分析,我们发现实际上Sora可能会用上我国所有的新技术新应用立法(目前我国新兴领域立法体系主要关注网络安全和数据安全问题,因此生成式人工智能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不在本文中讨论)。本文以此作为思想试验,以Sora为调整对象,分析解构我国新兴领域立法规定及合规概要,希望可以让我们更深入地认识大模型,也可借此了解和熟悉我国的新兴领域立法体系。合规业务-网络安全与数据合规,数字经济

2024/02/29

前沿观察
近年来,得益于基础设施和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和广泛应用,量化交易规模持续上升,已成为包括公私募基金在内投资者参与证券交易的重要方式之一。从市场实践来看,量化交易在促进价格发现、增强流动性及提升交易效率等方面具有积极作用,同时也因为量化机构在技术、信息方面形成的相对优势,特定市场环境下也出现了如因高频量化交易行为所导致的市场波动等风险。在此情况下,监管机构就量化交易陆续出台了系列监管措施。无论是公募基金还是私募基金,在开展量化交易活动时,都必须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中基协”)、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监会”)等监管部门设定的公募或私募基金常规性监管框架内规范运作,同时还需遵循特别针对包括量化交易在内的程序化交易制定的信息报告制度等专门监管要求。本文将从量化私募基金的角度出发,对其及其开展量化交易活动的监管要求进行梳理、分析。私募股权与基金-私募基金股权投资,金融机构-金融市场监管

2024/0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