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观察,

中国自动驾驶汽车道路测试——箭要上弦

所在网站 :    中国   |   中文
澳大利亚
比利时
中国
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
德国
意大利
日本
新加坡
西班牙
阿联酋
英国
美国
全球

作者:肖马克(国际合伙人) 赵新华(资深律师) 王哲峰(主办律师)

自动驾驶技术可能带来的道路安全、经济和环境等方面的显著效益正被许多国家所认可,人们对自动驾驶技术亦充满了期待。然而自动驾驶汽车在真正投放市场前,必须经过严格的技术及道路测试以确保其安全性。 

目前,包括美国、德国、英国、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国都颁布了自动驾驶汽车测试的相关法规或指南,但中国在该领域还没有正式的立法或指南。北京公安部门对中国互联网科技巨头百度公司CEO在北京公开道路上使用自动驾驶模式驾驶汽车进行被调查的事件凸显出目前中国自动驾驶汽车道路测试正处在技术推进和法律合规的十字路口。中国需要尽早对自动驾驶汽车道路测试进行立法。 

本文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主要介绍目前一些领先国家(包括美国、德国、英国、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在自动驾驶汽车测试方面的主要规定。第二部分主要介绍目前中国在自动驾驶测试方面的现状。第三部分简要分析中国制定自动驾驶车辆测试规定及指南的重要性及中国可以借鉴的外国实践经验。

领先国家在自动驾驶汽车测试方面的主要要求

1. 准入条件 

准入条件指的是对自动驾驶公开路试所设置的前置条件,主要内容包括: 

(1)技术要求 

该类要求包括自动驾驶汽车的车辆标准、必要的驾驶切换系统、行驶情况记录系统及特定的安全功能标准。具体包括: 

车辆标准:美国内华达州、加州法规均要求拟进行测试的自动驾驶汽车必须满足相应的安全标准、技术性能标准等。[1]

自动驾驶和人为驾驶的切换系统:美国内华达州、加州以及新加坡的法规均要求自动驾驶汽车必须装有方便操作员[2]重新控制自动驾驶汽车的驾驶模式切换系统。[3]

行驶状况的记录系统:美国加州以及新加坡的法规要求自动驾驶汽车应装有记录系统,以捕捉和储存数据。[4]其中,加州的法规特别要求该记录系统能够至少捕捉和存储交通事故发生前30秒的传感器数据,且该数据为只读数据,须保留3年。[5] 内华达州法规则要求车辆须装有显示自动驾驶系统运行状况的视觉指示器。[6]

安全功能:美国加州、内华达州以及新加坡的法规均要求自动驾驶汽车应装有在自动驾驶系统出现故障时提醒驾驶员接管汽车的警告装置。[7]其中,加州法规还要求自动驾驶汽车应具备自动驾驶模式是否开启的车内提示装置以及驾驶员能自如地开启和关闭自动驾驶模式的功能等。[8]

(2)自动驾驶汽车测试的事先计划

有些国家要求测试者在进行公开路试之前必须先制定全面的事先计划。总体而言,测试者应提前向相应的主管部门,如内华达州、加州为机动车管理局、密歇根州为州务卿提出申请。公开路试必须在获得批准之后方可进行。又如澳大利亚的法规要求测试者在进行自动驾驶公开路试之前必须先与当地相关的道路交通主管部门进行沟通,以确认是否需要申请许可或者豁免。[9] 对于需要申请许可或者豁免的,申请者应提供测试的细节包括测试地点、测试所使用的技术等,以便监管部门了解测试可能会遇到的交通风险,并评估测试者相应的应对措施、测试对于基础设施和网络的要求、与公众及其他利益相关者的关系(可能涉及与应急服务部门之间的安排)、在测试中可能进行的调整和改变(测试者可能在测试中更新软件或升级硬件)等。[10]

2. 测试场地 

测试场地范围指的是自动驾驶公开路试仅能在特定路段进行。 

在澳大利亚,测试者应当在测试申请中列明测试的场地范围。[11]在新加坡,测试场地范围是固定的,测试者须严格地在特定路段内进行测试,如果其希望超出该路段范围,须事先提出书面申请。[12]

自动驾驶汽车的测试对场地的要求相较于传统汽车的测试要高得多。除了安全要求外,测试场地不仅需要模拟复杂的交通场景以考验汽车本身驾驶的稳定性,并且将利用测试的结果丰富场景数据库的储备。除此之外,测试场地还应当为自动驾驶汽车产业链中的各环节研发企业提供合作的平台,以解决数据通信、安全保障等一系列问题。 

作为过渡,许多国家已经建立了自动驾驶汽车测试的专门场地,较为著名的试验场包括美国的MCity试验场、GoMentum Station试验场、Castle Air Force Based试验场、Smart Road试验场,瑞典的Asta Zero试验场,英国的City Circuit试验场等。 

3. 随车人员配备 

该类要求涉及在测试自动驾驶汽车时是否应配备驾驶员或其他操作人员。 

美国内华达州、密歇根州、加州,英国的法规均要求配备操作员,并且该操作员在紧急状态下能控制汽车。[13]在此基础上,加州的法规还特别规定了操作员的资质,其必须是自动驾驶车辆制造商指定的雇员、代理人或其他人员,且持有相应类别的驾照。[14]英国要求测试车辆的驾驶人应具备相对高超的驾驶水平,符合该等要求的驾驶员既应具有良好的驾驶记录、特定年数的驾龄、灵敏的预判能力等的驾驶员,也应熟悉技术及驾驶模式切换系统。[15]根据实际情况,自动驾驶汽车在测试时可能需要配备两名随车人员,一名负责驾驶,还有一名负责协助测试工作。[16]

然而,对于随车人员配备要求可能会逐渐放宽。例如加州立法部门2016年出台了特殊的试点法案,尝试允许没有任何驾驶员的自动驾驶汽车在特定区域内进行测试。[17]英国则认为自动驾驶汽车的本质是没有驾驶员的,所以预计会针对自动驾驶的公开路试法规进行进一步的修订。[18]

4. 保险 

多数国家要求自动驾驶汽车的测试者须事先购买保险以应对测试过程中可能发生的事故责任。 

美国密歇根州法规要求在进行自动驾驶公开路试之前,测试者必须向州务卿提交该测试车辆已经投保的证明文件。[19] 而内华达州与加州的法规则进一步明确地要求测试者必须购买保险金额为500万美元的保险,并向机动车管理局提交相应证明。[20]

澳大利亚法规同样要求测试者购买适当的保险,例如第三方责任险、产品责任险等,以确保事故发生时受伤害的一方能获得充分赔偿。[21]

新加坡法规则要求,测试者在进行公开路试之前必须为测试车辆购买责任保险,并确保在整个测试期间均有效。[22] 

英国交通局认为,英国道路交通法中要求汽车投保的规定也适用于公开路试中。如果汽车未投保,发生事故,自动驾驶车辆制造商应对人身及其他损害承担赔偿责任。[23]

5. 保证金 

保证金要求是指测试者在进行公开路试之前,必须向主管部门缴纳保证金或者提供担保。 

各国对于保证金数额的规定不一。内华达州法规要求测试者须向机动车管理局缴纳500万美元保证金或者其他等额担保。[24] 有些国家的法规则较为灵活,如新加坡法规要求测试者须根据具体情况缴纳保证金。[25]

6. 原车厂责任 

由于自动驾驶汽车(至少在起始阶段)一般是基于普通车辆改装而成的,因此对于测试中的事故,原车厂是否应承担责任就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美国内华达州、密歇根州的法规规定,在车辆被改装成自动驾驶汽车的情况下,原车厂对于该改装车辆所造成的损害是免责的,除非该损害是由车辆在生产制造时就存在的缺陷所引起。[26]

7. 数据与信息 

大数据已经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主要体现在记录、保存、提交和保护来自公共道路测试的数据和信息等方面。 

新加坡法规对此规定得较为全面,其要求所有自动驾驶汽车都必须安装黑匣子以收集和记录测试中的信息,包括日期、时间、GPS坐标、速度、自动驾驶模式、制动、因自动驾驶模式失灵导致操作员接管的次数、天气情况等。[27]这些信息在整个测试过程中必须保存,在测试完成后三年内不得删除,且相关部门可根据需要随时调取。[28]数据信息保护要求主管部门对商业上的敏感信息采取适当的手段进行保护,防止这些信息被公开。[29]

澳大利亚法律法规也对数据与信息作出了详细的规定。若测试车辆发生了严重的事故,测试机构必须在24小时内出具一份包含了事故发生的时间、地点、驾驶状态(自动模式还是人工模式)、交通状况、道路及天气情况、车辆驾驶信息(速度、刹车功能等)、传感器信息等的初步报告。事故发生后七天内向道路交通部门提供一份详细的报告。[30] 而对于一些小型事故或是特殊情形(如驾驶员重新掌控汽车、公众对测试车辆的投诉),测试机构需提交月度报告。[31]此外,对于一些敏感的商业信息、数据,道路交通部门应予以保密。[32]

德国虽尚未规定和自动驾驶汽车测试相关的立法,但是根据其最新的道路交通法,上路的自动驾驶汽车必须配备黑匣子,并且必须记录发生事故时到底是自动驾驶系统还是操作员在掌控汽车、系统在发生事故以前是否有要求操作员接管、是否出现了系统故障。如果自动驾驶汽车没有发生事故,信息的保存期限为六个月;而如果自动驾驶汽车发生了事故,信息的保存时间为三年。[33]

英国也要求测试车辆配备记录装置,以记录车速、车辆是手动还是自动模式、车辆警示系统是否开启、传感器信息等。[34]同时,英国还要求自动驾驶车辆制造商保证用于测试的车辆需要有一定的抗干扰能力,以防止黑客等未经授权而对系统进行攻击。[35] 

8. 安全要求 

安全要求涉及测试中安全管理计划的制定、对于道路交通安全法规的遵守、事故报告制度等。 

澳大利亚要求测试者制定安全管理计划,列出测试中主要的安全风险以及降低风险的措施,例如自动驾驶系统的安全性、系统故障的风险、测试对于道路基础设施可能造成的风险、是否有操作员在车内等。[36] 

美国加州法规要求:

  • 测试者应遵循道路交通安全规定(如自动驾驶汽车上路数量限制、登记注册要求、驾驶许可特殊要求,以及撤销许可、或禁用驾驶许可的要求);[37]
  • 发生交通事故时,自动驾驶车辆制造商应在十个工作日内向机动车管理局上报事故报告,事故报告将在机动车管理局网站上公示;[38]
  • 制造商每年向机动车管理局提交年度报告,详细说明测试期间因自动驾驶模式失灵导致操作员接管的次数、以及测试条件、路况、地点描述等信息。[39]

英国则要求进行测试的自动驾驶汽车必须遵守所有相关的英国道路交通法律法规。[40]

目前中国自动驾驶汽车道路测试现状

目前中国已经建立了一些自动驾驶汽车专门检测场地,并已着手相关标准体系的建设,但中国在道路测试方面还未出台正式的法规或指南。 

1. 自动驾驶汽车专用测试场地 

目前中国已经在不少城市设立自动驾驶汽车(智能网联汽车)测试场地,包括国家智能网联汽车(上海)试点示范区,同济大学智能网联汽车综合测评基地,常熟中国智能车综合技术研发与测试中心。此外,北京、武汉、贵阳等众多城市也都着手规划建设专门的智能网联汽车测试园区。 

另外,国家智能联汽车(上海)试点示范区、北京亦庄智能汽车与智慧交通产业创新示范区、重庆智能汽车集成系统试验区i-VISTA等都已先后投入建设或筹备,上述示范区或试验区测试的内容还进一步提供对通信、网络、基础信号设施的测试。

从以上可以看出,中国正积极完善自动驾驶汽车封闭测试环境的建设,这将为自动驾驶汽车的前期测试提供良好的空间和基础。 

2. 自动驾驶汽车专用测试标准 

中国要求车辆在申请投入市场前必须通过具有法定资质的检测机构的检测。目前的传统检测项目包括动力性能检测、燃料经济型检测、制动性能检测、操纵稳定性检测、发动机检测、底盘检测、ABS系统性能测试、CAN总线测试等方面。 

然而,传统汽车的测试显然无法满足对自动驾驶汽车的测试与评价要求。2017年6月,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了《国家车联网产业标准体系建设指南(智能网联汽车)》的征求意见稿("指南意见稿"),并有望在近期正式颁布。根据指南意见稿,中国拟制订95项新标准,其中9项标准已立项或申请立项,以及12项标准正在调研中。 

已立项或申请立项的标准主要集中在目前已较为成熟的技术方向,如盲区监测系统、车道保持辅助系统、电子稳定性控制系统等,而自动驾驶汽车(智能网联汽车)的核心技术方向和内容,如车载T盒、车辆横向和纵向组合控制系统、远程信息服务通信终端等仍处在调研阶段,真正出台可能尚需时日。 

3. 公开道路测试 

百度事件的发生反映出中国在公开路试监管方面还相对滞后。中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于2003年颁布,虽然经历了2007年和2011年的两次修订,但关于自动驾驶汽车的适用性显然不可能在当时的立法考虑范围内。目前中国现有相关交通法规禁止公开路试,比如: 

机动车制造厂和其他单位不得将公路作为检验机动车制动性能的试车场地;[41]

已注册登记的机动车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机动车所有人应当向登记该机动车的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申请变更登记:…更换车身或者车架的…;[42]

机动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不得有下列行为:…试车或者学习驾驶机动车。[43]

中国自动驾驶汽车道路测试监管体系的合理构建

1. 尽早出台测试规范或指南 

从其他国家出台的有关自动驾驶汽车测试的法规或指南可以看出该等法规或指南对消除自动驾驶汽车测试的障碍并统一测试的标准和要求有着重要意义,其将有助于自动驾驶车辆制造商确保自动驾驶汽车在投放市场前通过必要的测试标准。 

我们了解到目前中国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部正在联合制定专门的智能网联汽车公共道路测试的管理规范("道路测试规范"),旨在为自动驾驶汽车投入公开路试提供法律基础。一经颁布,该道路测试规范将为未来中国自动驾驶车辆的公共道路测试提供坚实的路径指引。 

2. 借鉴他国的最佳实践 

从前述领先国家的自动驾驶汽车测试的相关法规或指南来看,今后中国出台的道路测试规范或相关指南应包括上述提到的准入条件、安全标准、测试申请、测试场地或道路要求、驾驶员或操作员配备、保险要求、保证金要求、路试信息的记录及测试车辆号牌管理等内容。 

一个全方位的自动驾驶测试监管体系可以使得某个区域成为自动驾驶汽车测试活动的中心。美国加州作为美国为数不多的率先建立自动驾驶车辆测试立法的先驱之一,已成为众多汽车制造商及科技企业进行自动驾驶汽车测试的首选之地。目前大约有包括大众、奔驰、谷歌、特斯拉、宝马、苹果及中国的百度、上汽在内的37家公司获得加州自动驾驶汽车测试牌照,[44] 这表明了自动驾驶行业对加州监管体制的信心。中国在制订相关法规或指南时可借鉴和学习加州的相关规定,这将有助于中国成为全球自动驾驶技术的领导者。

结语

自动驾驶汽车道路测试是自动驾驶汽车从实验室理论走向真正市场的关键一步。不少国家已经在该领域占得领先地位。尽管中国在封闭测试场地建设方面已有较大推进,但在自动驾驶汽车道路测试及整体测试监管规范方面还相对滞后。 

在制定自动驾驶汽车测试法规或指南时,中国应考虑借鉴领先国家或地区的监管经验,以便为中国成为全球自动驾驶汽车发展的领导者奠定良好的基础。


[1]Nevada Senate Bill No. 313(2013), sec. 4.1., Nevada Senate; California Senate Bill No. 1298(2012), DIVISION 16.6.(c)(1), California Senate.

[2]操作员可以是驾驶员,也可以是不在车辆内但能够控制车辆的人员。

[3]Nevada Senate Bill No. 313(2013), sec. 4.2.(a), Nevada Senate; California Senate Bill No. 1298(2012), DIVISION 16.6.(c)(1), California Senate; Singapore Road Traffic (Amendment) Bill No. 5(2017), section 6C (1)(g), Parliament of Singapore.

[4]California Senate Bill No. 1298(2012), DIVISION 16.6.(c)(1)(G), California Senate; Singapore Road Traffic (Amendment) Bill No. 5(2017), section 6C (1)(i), Parliament of Singapore.

[5]California Senate Bill No. 1298(2012), DIVISION 16.6.(c)(1)(G), California Senate.

[6]Nevada Senate Bill No. 313(2013), sec. 4.2.(b), Nevada Senate.

[7]California Senate Bill No. 1298(2012), DIVISION 16.6.(c)(1)(C), California Senate; Nevada Senate Bill No. 313(2013), sec. 4.2.(c), Nevada Senate; Singapore Road Traffic (Amendment) Bill No. 5(2017), section 6C (1)(g)(ii), Parliament of Singapore.

[8]California Senate Bill No. 1298(2012), DIVISION 16.6.(c)(1)(A)(B), California Senate.

[9]Guidelines for Trials of Automated Vehicles in Australia(2017), Part2, Austroads &National Transport Commission.

[10]Guidelines for Trials of Automated Vehicles in Australia(2017), Part3, Austroads & National Transport Commission.

[11]Guidelines for Trials of Automated Vehicles in Australia(2017), 2.2, Austroads &National Transport Commission.

[12]Application for Approval to carry out Autonomous Vehicle(AV) Trials(2015), Annex C, Para.2, Land Transport Authority(Singapore).

[13]Nevada Senate Bill No. 313(2013), sec. 3., Nevada Senate; California Senate Bill No. 1298(2012), DIVISION 16.6.(b)(2), California Senate; Michigan Senate Bill No. 169 (2013), Sec. 665.(2)(b), Michigan Senate; Regulation 107, 10.24, The Pathway to Driverless Cars: A detailed review of regulations for automated vehicle technologies, Department of Transport, February 2015 .

[14]California Senate Bill No. 1298(2012), DIVISION 16.6(2)(a), California Senate.

[15]16.15, The Pathway to Driverless Cars: A detailed review of regulations for automated vehicle technologies, Department of Transport, February 2015 .

[16]4.22, The pathway to driverless cars: a code of practice for testing, Department of Transportation, July 2015.

[17]California Assembly Bill No. 1592(2016), California Assembly.

[18]Regulation 107, 10.24, The Pathway to Driverless Cars: A detailed review of regulations for automated vehicle technologies, Department of Transport, February 2015 .

[19]Michigan Senate Bill No. 169 (2013), Sec. 244.(7), Michigan Senate.

[20]Nevada Senate Bill No. 313(2013), Sec. 2.5., Nevada Senate; California Senate Bill No. 1298(2012), DIVISION 16.6.(b)(3), California Senate.

[21]Guidelines for Trials of Automated Vehicles in Australia(2017), 4.1, Austroads & National Transport Commission.

[22]Singapore Road Traffic (Amendment) Bill No. 5(2017), section 6C (1)(b)(i), Parliament of Singapore.

[23]3.5, The pathway to driverless cars: a code of practice for testing, Department of Transportation, July 2015; Regulation 107, 13.6, The Pathway to Driverless Cars: A detailed review of regulations for automated vehicle technologies, Department of Transport, February 2015 .

[24]Nevada Senate Bill No. 313(2013), Sec. 2.5., Nevada Senate.

[25]Singapore Road Traffic (Amendment) Bill No. 5(2017), section 6C (1)(b)(ii), Parliament of Singapore.

[26]Nevada Senate Bill No. 313(2013), Sec.5., Nevada Senate; Michigan Senate Bill No. 169 (2013), Sec. 817., Michigan Senate; Michigan Senate Bill No. 663 (2013), Sec. 2949b., Michigan Senate.

[27]Application for Approval to carry out Autonomous Vehicle(AV) Trials(2015), Instructions to interested applicants 8 ,Land Transport Authority(Singapore).

[28]Application for Approval to carry out Autonomous Vehicle(AV) Trials(2015), Instructions to interested applicants 9 -11 ,Land Transport Authority(Singapore).

[29]Singapore Road Traffic (Amendment) Bill No. 5(2017), section 6C (2), Parliament of Singapore.

[30]Guidelines for Trials of Automated Vehicles in Australia(2017), 6.1, Austroads & National Transport Commission.

[31]Guidelines for Trials of Automated Vehicles in Australia(2017), 6.2, Austroads & National Transport Commission.

[32]Guidelines for Trials of Automated Vehicles in Australia(2017), 6.4, Austroads & National Transport Commission.

[33]Section 63 a, German Road Traffic Act (Straßenverkehrsgesetz, StVG).

[34]5.6,5.7, The pathway to driverless cars: a code of practice for testing, Department of Transportation, July 2015.

[35]5.10-5.15, The pathway to driverless cars: a code of practice for testing, Department of Transportation, July 2015; 15.16, The Pathway to Driverless Cars: A detailed review of regulations for automated vehicle technologies, Department of Transport, February 2015 .

[36]Guidelines for Trials of Automated Vehicles in Australia(2017), 5.1, Austroads & National Transport Commission.

[37]California Senate Bill No. 1298(2012), DIVISION 16.6 (d)(3), California Senate.

[38]Application Requirements for Autonomous Vehicle Tester Program( California), 见 :https://www.dmv.ca.gov/portal/dmv/detail/vehindustry/ol/auton_veh_tester

[39]Application Requirements for Autonomous Vehicle Tester Program( California), 见:https://www.dmv.ca.gov/portal/dmv/detail/vehindustry/ol/auton_veh_tester

[40]3.2, The pathway to driverless cars: a code of practice for testing, Department of Transportation, July 2015.

[41]《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2条

[42]《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律实施条例》第六条。许多用于测试的自动驾驶车辆通常都是由整车改装的,因此通常需要更新。

[43]《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16条

[44]https://www.dmv.ca.gov/portal/dmv/detail/vr/autonomous/testing

感谢原公司证券部实习生王争鸣对本文的贡献。

最新文章
前沿观察
文章缘起于公募REITs税务处理新规出台后的一次内部讨论,在纠结辗转中一直没有诞生,却迎来了不少REITs因反向吸并的税务负担过重而解除原有交易的消息。

2022/07/30

前沿观察
2022年7月27日,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北京市监局”)公布了其对某校外儿童英语培训企业的行政处罚决定。

2022/07/29

前沿观察
在资产融资(Asset Finance)业务中,飞机融资与船舶融资是最为重要的业务板块。

2022/0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