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观察,

新法速递——涉外民商事案件管辖规则梳理

中国 | 中文
所在网站 :    中国   |   中文
澳大利亚
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
新加坡
美国
全球

引言

2022年11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涉外民商事案件管辖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22〕18号,以下简称为“《涉外管辖规定》”)(将在2023年1月1日起施行),该《涉外管辖规定》对第一审涉外民商事案件级别管辖标准做了大幅调整。此外,最高人民法院于2022年1月24日发布《全国法院涉外商事海事审判工作座谈会会议纪要》(以下简称为“《涉外审判纪要》”),对涉外商事海事审判工作中存在的前沿疑难问题作出了相应规定,以统一裁判尺度。虽然《涉外审判纪要》并非司法解释,不能直接作为裁判依据援引,但表明了最高人民法院在裁判类似问题上的一贯尺度和标准,在实务中具有重要的指导作用。本文将从上述两文件出发,对近期涉外民商事案件管辖规则的新变化进行梳理。

一、调整级别管辖标准

此次新发布的《涉外管辖规定》中最大的亮点是在赋予各地中院与基层法院普遍的涉外民商事争议管辖权的基础上,明确了四大直辖市与江苏、浙江、福建、山东、广东五省的中级人民法院管辖诉讼标的额4000万元及以上的涉外民商事案件,而其他地区中院则管辖诉讼标的额2000万元及以上的涉外民商事案件。

较之旧司法解释《关于明确第一审涉外民商事案件级别管辖标准以及归口办理有关问题的通知》(法〔2017〕359号文)中将全国各地区中院管辖范围分为四类,在每一类中又依据中院所在地不同划分为两档的规定,新发布的《涉外管辖规定》大大简化了分类标准,虽然标的额与国内民商事诉讼在中院级别管辖方面仍有较大差距,但已经在原有的标准上大大提升。此外,《涉外管辖规定》还将曾经以集中管辖为原则,管辖权下沉为例外的局面改变为以管辖权下沉为原则,集中管辖为例外,使基层法院与中院获得了普遍的管辖权。

在高院的级别管辖方面,《涉外管辖规定》则延续并重申了2019年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调整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民事案件标准的通知》中确定的管辖标的额50亿元及以上案件的规定。在金额方面,涉外民商事诉讼与国内民商事诉讼相同。

因此,《涉外管辖规定》的出台不仅使当事人对法院管辖案件的范围有了更简明清晰的认识,还进一步回归了《民事诉讼法》第19条,以“基层法院管辖非重大涉外民商事案件”为原则的立法原意,做到在下放管辖权的同时亦兼顾不同地区的合理需求。

根据《涉外管辖规定》,我们将涉外民商事纠纷的级别管辖规则梳理如下图:

二、排他性管辖推定

在部分涉外诉讼中,当事人之间虽约定了争议应当交由某境外法院管辖,但部分当事人会以合同约定是“可以”而非“应当”交由某境外法院管辖为由,或者以合同中没有明确约定是“专属”或者“排他”管辖为由,主张管辖条款不具有排他性,不能排除与争议有关联性的境内法院对该案的管辖权,以达到将涉外诉讼提交至境内法院审理的目的。

在《涉外审判纪要》出台前,各地法院对此问题的态度并不一致。《涉外审判纪要》第1条明确了排他性管辖协议的推定:“涉外合同或者其他财产权益纠纷的当事人签订的管辖协议明确约定由一国法院管辖,但未约定该管辖协议为非排他性管辖协议的,应推定该管辖协议为排他性管辖协议。”因此,当事人若欲主张管辖条款为非排他性条款,需要证明在管辖条款中明确约定该管辖是非排他性的,否则法院会“推定”该等条款为“排他性条款”。

结合《民事诉讼法》及《涉外审判纪要》中的内容,我们将涉外民商事纠纷的地域管辖规则梳理如下图:

三、原则上认可非对称管辖协议效力

跨境商事、海事合同中,当事人经常约定一方(通常是债权人)可以在多于一个司法管辖区内提起诉讼或仲裁,但另一方(通常是债务人)只可以在一个特定司法管辖区内提起诉讼或仲裁。这种协议被称为非对称管辖协议(asymmetric jurisdiction clause)。

非对称管辖协议在国际商事交往中被广泛运用,因为它本身具有一定的合理性、灵活性,既提高了诉讼的可预见性,又有利于节约成本。但不同国家对非对称管辖协议的法律效力认定存在分歧,普通法系的司法管辖区总体上倾向于尊重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并认可非对称管辖协议的效力。

《涉外审判纪要》第2条明确了非对称管辖协议的效力:“涉外合同或者其他财产权益纠纷的当事人签订的管辖协议明确约定一方当事人可以从一个以上国家的法院中选择某国法院提起诉讼,而另一方当事人仅能向一个特定国家的法院提起诉讼,当事人以显失公平为由主张该管辖协议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管辖协议涉及消费者、劳动者权益或者违反民事诉讼法专属管辖规定的除外。”因此除了特定例外情况,《涉外审判纪要》已原则上认可了涉外海事商事领域的“非对称管辖协议”的效力。

上海金融法院2021年度典型案例(2019)沪74民初127号案[1]中即体现了《涉外审判纪要》中的精神。在该案中法院认为,当事人在订立担保合同过程中并无欺诈、胁迫等行为,也不存在危困状态、缺乏判断能力等显失公平之情形,担保方也不属于消费者或劳动者等需要特别保护的对象,因此认定该案中非对称管辖协议有效。

结语

随着我国对外开放的领域不断扩大,中国企业参与跨境交易的频率日益增长,所涉纠纷也逐渐增多。最高院近期出台的《涉外管辖规定》、《涉外审判纪要》等文件,适应了司法实践的发展,统一了裁判尺度,使当事人对法院管辖案件的范围有了更简明清晰的认识,对实务有重要的指导作用。

感谢实习生张潇、徐青岚对本文作出的贡献。

 扫码下载文章

上海金融法院(2019)沪74民初127号恒生银行有限公司与林某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民事判决书

参考资料

  • [1]

    上海金融法院(2019)沪74民初127号恒生银行有限公司与林某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民事判决书

最新文章
前沿观察
2024年5月17日,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证监会等四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办理证券期货违法犯罪案件工作若干问题的意见》(下称“《意见》”)。虽然《意见》的部分内容系“新瓶装旧酒”,但与2011年的旧版本相比,新《意见》对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的衔接、刑事案件的管辖、证据的收集审查与运用等问题提出了更具实操性的指引。 “零容忍”和“从严打击”是《意见》的主基调。而完善行刑衔接机制则是实现从严打击的重要保障。《意见》的实施将对新时期证券期货违法犯罪案件的办理产生重大影响。本文将结合《意见》的规定和我们以往的办案经验,以实践中高发的内幕交易案件为例,围绕行刑衔接的相关问题进行探讨。争议解决与诉讼-刑事调查及辩护,金融机构-金融市场监管

2024/05/24

前沿观察
近年,新能源企业高速发展,在面临境内市场日趋饱和、同质化竞争日益激烈的同时,也面临大国博弈持续加强、境外监管政策快速变化且日趋严格等诸多挑战。境内外多重环境压力影响下,通过跨境经营的方式开发境外日益增长的大量需求和避免受到关税、运费、国际政治环境等影响的新能源企业陆续涌现。 然而,因涉及在境外进行实质性的贸易或投资、生产,在日常经营中将时刻面临外部法律政策环境错综复杂、多国多法域合规交叉监管等跨境合规压力,加之境内新能源企业对跨境经营经验不足,大部分企业捉襟见肘。 鉴于此,建立起符合自身业务需求、同时符合跨境业务所涉国家和地区法律法规的跨境合规体系,以确保在跨境经营中合法、合规地开展经营活动,降低企业跨境经营合规风险,成为跨境经营新能源企业的刚需。公司与并购-出口管制与制裁,汽车、制造业及工业-汽车与出行

2024/05/23

前沿观察
5月初,2024(第十八届)北京国际汽车展览会(北京车展)圆满落幕。据统计,本届北京车展共吸引观众89.2万人次到场参观,其中国际观众2.8万人次 。智能化、自动驾驶无疑是本届北京车展的热门话题之一。 在北京车展开幕期间,埃隆·马斯克访问中国,并于今年4月6日,在社交媒体X上宣布将于2024年8月8日发布特斯拉无人驾驶出租车(CyberCab),之后的5月8日,提出计划在上海推出Robotaxi出行服务,这一系列举动引发业内和消费者对自动驾驶出租车商业化进展的进一步关注。 纵观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历程,人工智能的不断突破显著提升了自动驾驶的感知性能。从卷积神经网络(CNN)的引入,到循环神经网络(RNN)的应用,再到结合鸟瞰图(BEV)与Transformer模型的创新,自动驾驶技术都在不断进步 。AI大模型上车,也将有力助推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这些都为Robotaxi的商业化落地提供了技术基础。 目前从全球范围来看,基于不同的国家政策、资金投入、自动驾驶技术发展水平、商业逻辑验证等,Robotaxi商业化发展划分为多个梯队。就2023年度来看,中国和美国的进程相对较快,已在限定区域开放无主驾安全员的商业化运营; 德国、法国和阿联酋等国家分别启动了有主驾安全员的小规模商业化试点;英国、沙特等国家和地区目前以道路测试为主 。 本文将对美国、德国、阿联酋、英国和中国的Robotaxi商业化发展现状及其相关法律法规、政策进行梳理。公司与并购-公司合规体系,汽车、制造业及工业-汽车与出行

2024/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