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观察,

欧盟《外国补贴条例》执法动向、趋势预测及应对建议

中国 | 中文
所在网站 :    中国   |   中文
澳大利亚
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
新加坡
美国
全球

标签:公司与并购-跨境投资和并购汽车、制造业及工业

《关于可能扭曲欧盟市场的非欧盟成员国政府补贴的规定》(下称“《条例》”)是欧盟于2023年7月为应对非欧盟国家对其在欧盟境内从事经济活动的企业提供补贴而出台的政策工具。该条例剑指中国关键领域对欧出海企业,旨在加大对该等企业获得政府补贴的监管力度、消除这些企业因获得政府补贴而获得的所谓“不公平的竞争优势”。根据《条例》,中国企业在欧盟境内从事特定经济活动(如投资并购、参与招投标等)达到一定门槛标准的,须在并购交割前或投标过程中向欧委会履行申报义务,披露企业在申报前3年内接受政府补贴的情况。[1]此外,欧委会也有权主动审查《条例》适用前5年内授予的、在其适用后仍具有扭曲效果的外国政府补贴。[2]本文简要分析《条例》生效以来的执法动向及趋势,并对中国企业提出初步应对建议。

一、最新执法动向

自《条例》的通报义务于2023年12月生效以来,已有大量企业按要求向欧委会通报了其所获得的财政资助,通报数量远超欧委会预期。根据欧委会官方消息,由于《条例》相关的工作量激增,今年3月,欧委会竞争总司内部专门成立了一个新的部门负责《条例》与并购交易有关的执法工作。从欧委会披露的通报情况来看,最常见的“财政资助”与交易的融资来源有关,包括:向企业注资、出资,从金融机构获得的贷款、国家提供的担保、对特定项目的直接财政补助、税收优惠(特别是针对研发费用和投资项目的税收优惠)等。[3]

此外,近两个月,欧委会更是频繁基于《条例》对中国企业出手,先后已对三家中资企业在欧盟境内的投标项目开展《条例》项下第二阶段深入调查,已经导致其中一家企业被迫退出竞标[4];欧委会调查官员还于近日对一家安全设备生产行业的中资企业在欧盟境内的运营场所开展了突击现场检查。

从欧委会目前公布的三起调查立案决定来看,欧委会初步认为被调查企业获得了政府拨款、退税、财政激励、优惠的融资安排、低价提供原材料和服务等方面的补贴,这些补贴使得被调查企业在欧盟市场内获得了不正当的竞争优势。在调查公告中欧委会还指出,补贴金额总额大于投标合同总价值也是其立案的主要原因之一,而集团总部对欧洲子公司的经营性支持、财务支持等,也是欧委会将这些投标企业的集团总部纳入调查范围的原因之一。[5]

二、未来执法趋势预测

无独有偶,欧委会于2024年4月10日发布了所谓《关于中国经济扭曲的国家报告》(下称“《报告》”)。该《报告》是欧盟为了对中国出口商品采取歧视性反倾销措施而定制的“法律借口”,上一次发布该报告是在2017年。相较于2017年版本,最新的《报告》专门针对电信设备、半导体、轨道交通、新能源、电动汽车行业进行了分析。这些行业的中国企业在近年来取得的技术进步和市场扩张,以及在国际市场上展现出的显著竞争力,已经引起了欧盟的深度关注,这些行业的中资企业在欧盟境内的经济活动将面临更高的关注。

结合我们对《条例》立法背景的理解以及欧委会在过去几个月中执法实践的观察,欧委会对重点行业中资行业的调查可能主要关注以下方面:

  • 被调查企业获得的财政资助的具体情况,特别是与触发审查的经济活动有关的财政拨款、融资、担保、税收优惠等财政资助的情况;
  • 企业集团公司对被调查企业的经营支持及财务支持有关的情况;
  • 与触发审查的经济活动有关的定价问题,例如投标价格、股权转让定价等;
  • 被《条例》视为最可能具有扭曲效果的补贴,包括:救助中短期濒临破产企业的补贴、无限额度或者无期限的担保、不符合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官方支持出口信贷安排》的出口融资措施、直接促成特定并购交易的补贴、可能使企业能够提供具有不正当优势的投标的补贴;
  • 被调查企业如何进行有关财政资助的数据收集工作、如何确保数据信息完整等问题。

三、企业应对建议

从已经发生的调查案例来看,欧委会在收到企业的通报材料后有可能提出进一步的信息请求,该等请求范围非常宽泛,企业在收到信息请求后的回应时间也极为有限。鉴于欧委会有权直接针对未能配合欧委会信息提供请求的企业作出不利推定,企业在整个调查过程中表示出配合的态度非常重要。因此,我们建议在欧洲有经济活动的中国出海企业提前做好如下准备工作,妥善应对潜在调查:

(1)定期统计、评估自身获得政府补贴的情况,梳理2018年以来获得的政府补贴并统计金额;

(2)在具体投标、并购项目等欧洲境内的经济活动开展前,全面评估《条例》对该等经济活动的影响,提前考虑交易时间线、资金来源、交易先决条件、交割条款等相关安排;

(3)鉴于欧委会还有权直接对欧盟境内企业的办公现场进行突击检查,企业也应当尽早制定全面应对方案,并形成内部机制和流程,确保能在面对突发检查时第一时间启动相关方案,有条不紊、妥善应对。

感谢熊瑄对本文作出的贡献。

扫码订阅“金杜律师事务所”,了解更多业务资讯

《补贴条例》第21条,第29条。

《补贴条例》第53条第1款。

观察者网《欧盟再对竞标中企下手,欧盟中国商会谴责:FSR已成为“经济胁迫新工具”》https://www.guancha.cn/internation/2024_04_04_730649.shtml?s=zwyzxw

参见三起调查的立案决定:Summary notice concerning the initiation of an in-depth investigation in case FSP.100147 pursuant to Articles 10(3)(d) of Regulation (EU) 2022/2560 (C/2024/1913), Summary notice concerning the initiation of an in-depth investigation in Case FSP. 100151, pursuant to Articles 10(3)(d) of Regulation (EU) 2022/2560 (C/2024/2830), Summary notice concerning the initiation of an in-depth investigation in Case FSP. 100154, pursuant to Articles 10(3)(d) of Regulation (EU) 2022/2560 (C/2024/2832).

参考资料

最新文章
前沿观察
近年来,虚拟货币市场发展繁盛,在种类繁多的虚拟货币中,比特币基于其去中心化和稀缺性的特点独占鳌头。自由隐蔽的交易方式促进了比特币交易市场的发展,也使得其成为不法分子进行犯罪交易的优选,比特币逐渐与“洗钱”“避税”等词语关联。有鉴于此,我国自2013年起至今,对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一直持禁止态度。禁止比特币的交易流通对我国金融安全起到重要作用,但也使得司法案件中的涉案比特币出现执行、变现困难的现实问题。本文将在对比特币法律性质进行梳理的基础上,结合司法实践情况,对比特币的司法执行问题进行探讨,以期与各位读者共同交流。数字经济,银行与融资-金融科技

2024/06/13

前沿观察
随着人工智能科技的飞速发展,利用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简称AI)生成与某个特定自然人的声音极为相似的虚假语音变得越来越容易。这一技术被称为“声音克隆”(Voice Cloning),也称“深度伪造语音”(Deepfake Audio)。常见的声音克隆有两种形式:文本转语音(Text to Speech)及语音转换(Voice Conversion,也称Speech to Speech)。“文本转语音”指利用AI将用户输入的文本转化为与特定自然人声音高度相似的语音。“语音转换”指在说话内容不变的情况下,利用AI学习并模仿特定自然人A的声音(包括音色及韵律),从而将特定自然人B(原本的说话人)的声音替换为特定自然人A(转换后的说话人)的声音。 艺人是AI声音克隆的主要对象。2024年5月13日,OpenAI发布最新多模态大模型ChatGPT-4o,并且在发布会上重点介绍了ChatGPT-4o的语音对话能力。知名演员斯嘉丽·约翰逊(Scarlett Johansson)随后惊讶地发现ChatGPT-4o用于对话的语音助手“SKY”的声音竟然与自己的声音高度相似,以至于新闻媒体和自己最亲密的朋友都无法分辨出二者的区别。据斯嘉丽透露,OpenAI曾数次请求斯嘉丽为ChatGPT的产品配音但均被拒绝。甚至在本次发布会前几日,OpenAI还曾联系斯嘉丽,希望能够获得声音授权。尽管OpenAI声明SKY的声音源自另一位配音演员,但斯嘉丽认为OpenAI涉嫌未经许可克隆自己的声音,要求OpenAI下架SKY。 极具特色和辨识度的声音是艺人的个人品牌。如何在鼓励科技创新的同时妥善保护艺人的声音权益,已经成为各国法律亟需回应的问题。本文将介绍中美两国立法和司法实践中对艺人声音的保护规则,通过对比研究,探讨两国声音保护规则的共识、差异及需要进一步关注的问题。知识产权-知识产权争议解决,数字经济,人工智能

2024/06/12

前沿观察
股权投资有风险。这种风险不仅仅来自于市场波动等不可控的外部因素,也可能来自公司内部,例如股东之间是否志同道合,投资理念与风险偏好是否相近等等。 所有股东在所有问题上观点一致,是不切实际的。事实上,公司经营必须允许一定程度的分歧存在,并可以通过资本多数决来解决公司意志的确定。然而,资本多数决本身无法消除分歧,有些分歧很可能会进一步发展为股东之间的矛盾、对立甚至压迫。 如果相关分歧还触及到股东的根本利益,例如控股股东以所谓的公司利益最大化为由在符合分红的条件下长期决议不分红,或控股股东认为应调整公司发展方向而出售公司主要财产等,则对于持反对意见的股东而言,这些通过资本多数决形成的公司决策可能已经违背其进行该笔股权投资的初衷,甚至违背了谋求营利这一基本目的。有何解决办法?面对这类情况,中小股东应当知晓除了股权转让、公司解散,行使退股权也是一条可以选择的退出路径,即在符合法定条件的前提下通过要求公司回购自己股权,进而退出公司。争议解决与诉讼-公司纠纷

2024/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