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观察,

民诉法修改解读:跨境平行诉讼的赛跑机制

中国 | 中文
所在网站 :    中国   |   中文
澳大利亚
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
新加坡
美国
全球

标签:争议解决与诉讼-商业纠纷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决定》已于2024年1月1日起正式生效。本次《民事诉讼法》修改对涉外商事案件的处理产生较大改变,值得跨国企业和从事跨境交易的中国企业重点关注、做好准备。我们在2023年末开始通过系列文章介绍《民事诉讼法》修改对涉外商事案件管辖、及对跨境诉讼的影响,协助企业应对变化。本系列已发布《民诉法修改解读(一):中国法院对涉外案件扩大管辖》、《民诉法修改解读(二):与中国无实际联系,可以约定中国法院吗》、《民诉法修改解读(三):涉外案件如何避免构成应诉管辖》、《民诉法修改解读(四):中国法院新增两类专属管辖的涉外案件》、《民诉法修改解读(五):不方便管辖的变与不变》、《民诉法修改解读(六):加快域外送达流程、增加域外取证方式》。

一、条文解析:赛跑机制

本次民诉法修改后的三个条文涉及的跨境平行诉讼受理、中止和恢复机制系新增制度,目的在于对境外司法管辖权适度礼让,避免因平行诉讼导致当事人之间的纠纷解决更加复杂。

新民诉法为跨境平行诉讼提供了赛跑机制。当事人在发起诉讼时首先会竞争“受理在先”,其次还会在推进诉讼过程中竞争“判决在先”。根据新民诉法第二百八十条、第二百八十一条、第三百零二条规定,可以将跨境平行诉讼在我国法院的处理总结为以下流程:

(一)第一次中止诉讼

当外国法院已经受理案件后,当事人又在中国法院起诉时,如果中国法院具有管辖权,则中国法院应当受理。中国法院受理后,被告有权申请中国法院中止诉讼程序,等待外国法院作出判决。

根据第二百八十一条第一款规定,中国法院在决定是否中止诉讼时将审查三个要素:

  • 外国法院受理案件是否有管辖权。如果当事人之间存在选择中国法院管辖的协议,则外国法院受理案件缺乏管辖权。如果当事人约定由外国法院解决纠纷或者没有达成任何管辖协议,但外国法院受理案件的纠纷类型属于民诉法规定中国法院专属管辖的纠纷(延伸阅读民诉法修改解读(四):中国法院新增两类专属管辖的涉外案件),则中国法院也认为外国法院受理案件缺乏管辖权。如果外国法院缺乏管辖权,则中国法院并无必要礼让。民诉法修订草案曾规定“且根据本法的规定外国法院判决可能被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承认的”(正式稿已删去)作为中止诉讼的前提条件,也是认为礼让的前提是避免出现矛盾判决。假如外国判决根本无法获得承认,则并不会在我国出现矛盾判决,无必要礼让。
  • 中国法院和外国法院谁审理明显更为方便。如果中国法院审理案件明显更为方便,则无需礼让。如何判断中国法院“审理明显更为方便”?我们认为可以参考新民诉法第二百八十二条[1]规定的不方便管辖的构成要件,以及司法实践形成的对是否方便的判断因素,例如,适用法律是否为中国法、送达是否便捷、证据是否为中文、证据是否集中在中国、保全和判决执行是否可以在外国实现,等。(延伸阅读民诉法修改解读(五):不方便管辖的变与不变
  • 中止诉讼是否必要。值得注意的是,因条文规定法院“可以”裁定中止诉讼,当事人申请中止后,中国法院对于是否中止仍享有裁量权。因此,我们认为中国法院还可能结合当事人关于中止诉讼是否会造成的无法弥补的损害、在中国进行保全(财产、行为、证据)的紧迫性等意见作出综合判断。

(二)第一次中止后恢复诉讼

由于中止诉讼将影响当事人及时在我国获得司法救济,因此第二百八十一条第二款规定了应当恢复诉讼的情形。如果外国法院在先受理案件后未采取必要措施审理案件,或者未在合理期限内审结,当事人可以申请法院恢复诉讼。

对于当事人而言,申请恢复诉讼需要证明外国法院的诉讼程序符合上述两项条件之一。问题在于应当按照我国民诉法还是外国诉讼适用的程序法判断“未采取必要措施”和“合理期限”?目前新民诉法在第二百八十一条、第二百八十二条均未说明。我们认为,中国法院应不会仅依据外国诉讼法进行判断,否则将导致恢复诉讼的权利被架空。第二百八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先受理原则的原因之一是假定在先受理案件的法院将更快给予当事人救济,但如果外国法院诉讼程序冗长(不论系因外国程序法规定的期限更长还是因为外国法院拖延),则中国法院应当恢复诉讼,为当事人提供更及时的救济。

(三)第二次中止诉讼、驳回起诉

在跨境平行诉讼的赛跑中,除了起诉受理阶段会出现中止诉讼外,在外国判决承认执行阶段还会出现第二次中止诉讼。新民诉法第三百零二条规定,如果在中国法院诉讼过程中,外国法院率先作出判决、裁定并且当事人向中国法院申请承认和执行该外国判决、裁定,则中国诉讼可以中止,等待中国法院审查该外国判决、裁定是否应当在中国获得承认和执行的结果。

如果在先做出的外国判决、裁定被承认和执行,则中国诉讼将直接被驳回起诉。如果外国判决、裁定未被承认和执行,则中国诉讼将恢复。可见,是否承认外国判决、裁定将对跨境平行诉讼的竞赛结果起到决定作用。下篇我们将介绍《民事诉讼法》修改对外国判决承认与执行的影响。

二、企业常见问题:如何赢得跨境平行诉讼赛跑?

对于可能发生平行诉讼的案件,企业应尽快在中国法院提起诉讼,避免外国法院先受理、先作出判决后进入承认和执行环节。此外,在中国起诉可以快速保全相对方在中国的财产,能够起到施压作用,有利于通过谈判解决纠纷,避免双线作战的高昂成本。

即使对于外国法院已经在先受理的案件,仍建议尽快向中国法院提起诉讼。在中国起诉受理后即使被中止,也不影响已经采取的保全措施。换言之,在诉讼中止期间,财产保全措施的效果并未中止,仍可以产生持续压力,为谈判增加筹码。此外,如果中国诉讼最终先于外国诉讼作出判决,则可以阻却外国判决在中国获得承认与执行[2]。

三、企业常见问题: 如何判断境外案件和国内案件属于同一纠纷?

需注意,平行诉讼规则仅适用于“同一纠纷”,当事人对案件是否属于同一纠纷时有争议。由于诉讼请求和争议焦点在法律上的复杂性,有时判断起来也并不容易。司法实践中[3],法院普遍认为对“同一纠纷”的判断可以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七条第一款关于“一事不再理”原则及判断标准的规定:(一)后诉与前诉的当事人相同;(二)后诉与前诉的诉讼标的相同;(三)后诉与前诉的诉讼请求相同,或者后诉的诉讼请求实质上否定前诉裁判结果。

下篇我们将介绍《民事诉讼法》修改对外国判决承认与执行的影响,敬请期待下周金杜研究院的推送。

感谢黄雅冰律师、沈悦、刘书扬、实习生谭潇、实习生张溪对本文作出的贡献。

扫码订阅“金杜律师事务所”,了解更多业务资讯

人民法院受理的涉外民事案件,被告提出管辖异议,且同时有下列情形的,可以裁定驳回起诉,告知原告向更为方便的外国法院提起诉讼:(一)案件争议的基本事实不是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人民法院审理案件和当事人参加诉讼均明显不方便;(二)当事人之间不存在选择人民法院管辖的协议;(三)案件不属于人民法院专属管辖;(四)案件不涉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主权、安全或者社会公共利益;(五)外国法院审理案件更为方便。裁定驳回起诉后,外国法院对纠纷拒绝行使管辖权,或者未采取必要措施审理案件,或者未在合理期限内审结,当事人又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

新民诉法第三百条 对申请或者请求承认和执行的外国法院作出的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人民法院经审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裁定不予承认和执行:(一)依据本法第三百零一条的规定,外国法院对案件无管辖权;(二)被申请人未得到合法传唤或者虽经合法传唤但未获得合理的陈述、辩论机会,或者无诉讼行为能力的当事人未得到适当代理;(三)判决、裁定是通过欺诈方式取得;(四)人民法院已对同一纠纷作出判决、裁定,或者已经承认第三国法院对同一纠纷作出的判决、裁定;(五)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基本原则或者损害国家主权、安全、社会公共利益。

最高人民法院在 (2019)最高法民申5605号民事裁定书中认为,一事不再理原则的基本内涵是指对于同一纠纷,当事人不得重复起诉,人民法院亦不得重复审判。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在 (2017)京04民特39号民事裁定书中认为,仲裁施行“一裁终局”制度,即对于“同一纠纷”,仲裁审理并作出裁决后,不再受理当事人基于该纠纷的仲裁申请,其核心是对“同一纠纷”的判断。对此,可以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七条关于“一事不再理”原则及判断标准的规定,从当事人、诉讼标的、仲裁请求三个方面予以分析认定。

参考资料

  • [1]

    人民法院受理的涉外民事案件,被告提出管辖异议,且同时有下列情形的,可以裁定驳回起诉,告知原告向更为方便的外国法院提起诉讼:(一)案件争议的基本事实不是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人民法院审理案件和当事人参加诉讼均明显不方便;(二)当事人之间不存在选择人民法院管辖的协议;(三)案件不属于人民法院专属管辖;(四)案件不涉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主权、安全或者社会公共利益;(五)外国法院审理案件更为方便。裁定驳回起诉后,外国法院对纠纷拒绝行使管辖权,或者未采取必要措施审理案件,或者未在合理期限内审结,当事人又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

  • [2]

    新民诉法第三百条 对申请或者请求承认和执行的外国法院作出的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人民法院经审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裁定不予承认和执行:(一)依据本法第三百零一条的规定,外国法院对案件无管辖权;(二)被申请人未得到合法传唤或者虽经合法传唤但未获得合理的陈述、辩论机会,或者无诉讼行为能力的当事人未得到适当代理;(三)判决、裁定是通过欺诈方式取得;(四)人民法院已对同一纠纷作出判决、裁定,或者已经承认第三国法院对同一纠纷作出的判决、裁定;(五)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基本原则或者损害国家主权、安全、社会公共利益。

  • [3]

    最高人民法院在 (2019)最高法民申5605号民事裁定书中认为,一事不再理原则的基本内涵是指对于同一纠纷,当事人不得重复起诉,人民法院亦不得重复审判。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在 (2017)京04民特39号民事裁定书中认为,仲裁施行“一裁终局”制度,即对于“同一纠纷”,仲裁审理并作出裁决后,不再受理当事人基于该纠纷的仲裁申请,其核心是对“同一纠纷”的判断。对此,可以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七条关于“一事不再理”原则及判断标准的规定,从当事人、诉讼标的、仲裁请求三个方面予以分析认定。

最新文章
前沿观察
《促进和规范数据跨境流动规定》(以下或称“数据跨境新规”)第6条规定,自由贸易试验区(“自贸区”)可以制定需要纳入数据出境监管流程范围的数据清单,经省级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批准后,报国家网信部门、国家数据管理部门备案后生效。2024年5月9日,中国(天津)自由贸易试验区管理委员会、天津市商务局联合公布《中国(天津)自由贸易试验区数据出境管理清单(负面清单)(2024版)》(“《负面清单》”)是全国第一个自贸区数据出境管理负面清单。 本文将首先对《负面清单》进行内容解读,并就企业如何根据《负面清单》履行合规义务给出建议。同时结合当前实践,进一步探讨自贸区负面清单制度的实施与方向,对《负面清单》提出展望及思考。合规业务-网络安全与数据合规,数字经济,电信、传媒、娱乐与高科技-数据及隐私权保护

2024/05/16

前沿观察
2024年5月11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市场监管总局”)正式出台《网络反不正当竞争暂行规定》(“《规定》”),距离2021年8月发布《禁止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规定(公开征求意见稿)》已近三年, “姗姗来迟”的背后可以想见是反复的研讨、争论与修改。作为我国反不正当竞争领域首部专门面向互联网生态的法律规定,《规定》在现有立法基础上,针对互联网不正当竞争更新迭代的老问题以及层出不穷的新问题,进行全面系统的规制,再次体现互联网领域数据、算法与反不正当竞争以及反垄断问题的多维交织与深度融合。同时,《规定》亦是在呼应美欧等司法辖区强化互联网平台竞争规制的国际趋势,体现出互联网竞争法治建设的中国方案。 我国互联网领域反不正当竞争的相关规定集中体现于现行《反不正当竞争法》第12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1条、22条。其中,《反不正当竞争法》第12条通常又被称为“互联网专条”,于2017年《反不正当竞争法》修订时被首次纳入,其中分别规定了流量劫持、恶意干扰和恶意不兼容三类互联网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设置兜底条款。 后续出台的司法解释又对流量劫持和恶意干扰的认定作了进一步解释。 然而,现有法律体系在复杂多变的商业行为面前时而仍捉襟见肘,导致法律适用过程中更多适用兜底条款。 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检查《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实施情况的报告显示,互联网领域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屡禁不止且不断增多,如虚假宣传、商业诋毁、销售假冒伪劣产品等老问题在互联网场景下花样翻新,而如“广告屏蔽、流量劫持、数据杀熟、网络链接、骗取点击、捆绑软件、恶意侵犯”以及“知识产权碰瓷、勒索性维权、黑公关、有偿删帖”等新兴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隐蔽复杂且层出不穷。 可以理解,本《规定》的出台正是对法律实施现状的有效回应与及时补强。与此同时,2022年底公布的《反不正当竞争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事实上已经新增诸多有关互联网不正当竞争的条文, 全国人大常委会日前发布的2024年度立法工作计划中,《反不正当竞争法》赫然在列,预期正式颁布之后将与《规定》形成相得益彰的效果。合规业务-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数字经济,电信、传媒、娱乐与高科技

2024/05/16

前沿观察
2022年6月23日,欧洲议会和欧洲理事会通过了欧盟《国际采购工具》((EU) 2022/1031,下文简称“《IPI法规》”)。该法规已于2022年8月29日起实施。 2024年4月24日,欧盟委员会(“欧委会”)对中国医疗器械公共采购市场的做法和措施启动了首起IPI调查。 自2012年欧委会首次提出IPI法规草案以来,历时十余年该草案终于成为欧盟法律,并在颁布后不久即开始针对我国发起调查,欧盟意图通过《IPI法规》打开或改善中国公共采购市场的决心不可谓不大。因此,有必要研究《IPI法规》的运作机制和关键条款,为我国企业更好地参与欧盟公共采购项目提供参考。争议解决与诉讼-国际贸易与投资争端,医疗健康与医药-医药与医疗器械

2024/05/15